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工农文学》公众微信第九期

《工农文学》公众微信第九期

2020-11-27 10:57:24工农文学

一段戏

一篇 文


我们不是懒汉——给儿孙一个历史交代 

                                                 


        我们这一代人,大体包括上世纪30年代、40年代、50年代出生的人,年长者有机会参加解放战争,大部分生活和工作在计划经济的时代,属于新中国的建设者。这是中国胜利地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和后来的对印自卫反击战,从不能制造一个螺丝钉到制造自己的汽车、火车、飞机和两弹一星,在国际社会挺起腰杆的时代,是在西北大沙漠建起原子弹试验基地、在北大荒荒原建起大庆、在金沙江崇山峻岭建起攀枝花等一系列现代工业城市的时代,是产生黄继光、王崇伦、王进喜、雷锋、赵梦桃和吴桂贤的时代。这是英雄的中国人民,无数的工人、农民及其知识分子,在国家长期分裂、战乱、贫困落后的废墟上,以伟大的牺牲精神,投身艰苦劳动和开创新中国的最初辉煌篇章的时代。今天的一切,基础都是在那个时代奠定下来的。

检验一个人懒汉与否的一个简单标准,不妨看参加重体力劳动的表现。相比于在一线劳动的工人、农民,我这样的普通知识分子算不了什么;他们真正是是共和国的脊梁,是最艰苦劳动的承担者和最大财富的创造者。但是在我个人的经历中,从中学、大学到走上工作岗位,每年冬春、夏收和秋收参加农村的劳动,也已经成为常例。大学以后作为工作队员的农村整风整社、四清,同时也参加劳动。

1956年初中毕业,暑假参加一家重工业工厂的基建,挖土方。这是记忆中第一次重体力劳动。每天8小时,完全没有机械,只用铁锹,赤日炎炎,挥汗如雨,在欢歌笑语中拼命干活,比赛出力。两个月,每人发45元,名称为伙食补贴。第一次自己劳动挣钱,伙食免费,没有定量,其实无须补贴,全数交给家里。当时在学校吃饭,每月伙食费6以午饭为例,两勺菜、一个3两的馒头,不够的时候随意加小米饭。相比于这个6元,45元,感觉已经很多很多了。

今天一些文章,把1958年的大跃进看作玩闹和笑话。作为一个亲历的过来人,我倒认为那是中国党和自己的人民一道怀着美好愿望,又一道在错误中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经济规律的学校。

大炼钢铁。我参加的工作是运矿石。百斤上下,肩扛背驮,翻两座山,运到冶练处,再把练出的铁块,也是百斤上下,扛到山下的汽车站。肩膀红肿,垫一件旧衣服,没有一个人叫苦。练出的所谓铁,不过一块黑疙瘩,质量不敢恭维。那是放开肚皮吃饭,使出力气干活的日子。同学中的冠军,一顿饭可以吃64两的馒头。


大练钢铁

1959年冬季,大学一年级,天津郊区一处叫赤龙河的地方,挖渠。中年教师和白发苍苍的老教授,一道参加劳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宽大水渠,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数不清多少人,挥动铁锹,两边堤坝或上或下,抬筐、挑担川流不息。水渠完工,一位中文系教师题诗,有众英雄划地为川的名句。50年以后,一位毕业留校、也已经退休的同学见面,说我们挖的水渠还在继续发挥作用,只是两岸树木早已遮天蔽日。

1960年秋冬,正是国家经济最困难、粮食最紧张,新潮家宣传饿死3000万的时代。我们20岁左右,经常吃不饱,主食之外,要增加野菜充饥。拉犁两腿发软、冒虚汗,饿得直不起腰就趴着拉、跪着拉。我的老师、同学没有一个叫苦,没有一个饿死,也没有听说附近村子里的农民饿死。

毕业以后分配在一家理论研究机关工作。那里集中一批共产党的高级知识分子。8小时工作制,每天晚饭以后直到夜里10时左右,办公室都亮着灯光。没有特别的组织安排,大家都自觉地在业余时间读书写作和讨论理论问题。今天的机关,无论大小,都雇有专门的服务人员负责卫生,或者把这项工作包给社会的家政公司。那时所有的工作人员 从部级领导干部到科员、干事,都自己打扫自己的办公室,轮流参加或分片负责机关公共卫生工作。

1969年下放五七干校。一批知识分子,在滹沱河的荒滩上清除杂木野草,开辟良田,第一年水稻亩产即900斤。自己种粮、种菜、养猪、盖房,锻炼得扛起200斤一袋的大米毫不吃力,创造扛起250斤一袋绿豆的纪录。此前1965年在广西农村四清,一位当地的青年女社员向我挑战,结果她挑起200斤的担子健步如飞,我被100斤的担子压得气喘吁吁。这也可见五七干校的成果。老一代理论家和我们一起挑大粪、起猪圈。经历延安整风的老大姐负责养鸡养鸭。在机关时候的失眠、神经衰弱、腰腿痛、慢性胃病一扫而光,也没有听说有人患高血脂、糖尿病、痛风和癌症。1975年起陆续恢复工作。那是扎扎实实当农民的七个年头。

 

我的妻子在文化部的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在半人深的泥塘积肥,一次搬6块各15斤的土坯盖房。那里集中许多卓有成就的文化名人,一样参加劳动。

就我个人而言,从来不认为参加体力劳动有什么不好,更不认为读了几本书,再参加劳动有多大委屈。我的幸运在于,没有和几千万同时代人一起,后来被卷进下岗失业的泥潭,而是终于可以工作到法定年龄,正常退休。失业是对人的基本生存条件的毁灭和对人的起码尊严的最大侮辱,是一种可怕的社会病证和人间的苦难之源。曾经和一位对五七干校生活深恶痛绝的老友讨论。我说,请你选择,要么失业、买断工龄、自谋出路,自由了。要么上五七干校、劳动、有时候要挨批判,但是保留工资、免费医疗和原先分配的住房。他回答:挨批判也不过批判从严处理从宽,过一段平反甄别就是了,和失业完全不同,倒是宁可上五七干校。

谈到所谓计划经济养懒汉,我就和身边的年轻朋友探讨:回去问问你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你懒还是他们懒?年轻朋友并不认为长辈比自己懒。

儿孙们记着,可以批评你们的父亲一代、祖父一代、曾祖父一代有别的错误,但是你们没有资格享用长辈们创造的财富,同时指责老人们是懒汉,你们没有权利侮辱养育了你们、为你们的生存和发展付出牺牲、创造了基础的长辈。

      卫建林,笔名何唯,男,汉族,1939年9月生于山西省闻喜县。1964年8月参加工作,1978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


一句话

    

宁肯少些,但要好些。

                          ——列宁


一张图


     

        一九二〇年五月一日,苏维埃政府宣布这一天作为全国的“星期六义务劳动日”。  上午十点钟,列宁来到克里姆林广场,搬运木头,打扫垃圾。     

       

一首诗


大庆之歌组歌歌词

 

1. 铁人队伍永向前

大庆的精神是我们的旗帜,

英雄的铁人是我们的典范,

继承好传统,

创业谱新篇,

三老四严代代传,

铁人队伍永向前。

 

奋斗战胜了昨日的艰难,

开拓成就了今日的灿烂,

描绘新蓝图,

迎接新挑战,

三老四严代代传,

铁人队伍永向前。

 

2.  踏着铁人脚步走

    薛柱国

高举红旗去战斗  

踏着铁人脚步走   

雄赳赳气昂昂   

泰山压顶不低头   

为革命献石油   

胸怀祖国望全球   

为革命挑重担    

我们是无产阶级的硬骨头        

 

高举红旗去战斗   

踏着铁人脚步走   

雄赳赳气昂昂   

泰山压顶不低头   

为革命献石油   

胸怀祖国向前走   

为革命挑重担   

我们是新时代的火车头

 

3. 我为祖国献石油

     薛柱国


锦绣河山美如画

祖国建设跨骏马

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

头戴铝盔走天涯

头顶天山鹅毛雪

面对戈壁大风沙

嘉陵江边迎朝阳

昆仑山下送晚霞

天不怕  地不怕

风雪雷电任随它

我为祖国献石油

哪里有石油

哪里就是我的家

 

大庆红旗映彩霞

铁人精神传天下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着我们

自力更生建设国家

茫茫草原立井架

云雾深处把井打

地下原油见青天

祖国盛开石油花

天不怕  地不怕

放眼世界雄心大

我为祖国献石油

石油滚滚流

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4. 满怀深情望北京

    张天民

晴天一顶星星亮

荒原一片篝火红

石油工人心向党

满怀深情望北京

满怀深情望北京

要让大草原石油如喷泉

勇敢去实践  哪怕流血汗

心中想着毛主席

越苦越累心越甜

 

天寒地冻不觉冷

热血能把冰雪融

石油工人英雄汉

乐在天崖战恶风

乐在天崖战恶风

用我大吊钳推着地球转

挥手起风雷  顽石要打穿

毛主席领我们向前进

革命前程多灿烂

     

《工农文学》顾问:      

《工农文学》顾问(按姓氏笔画为序):

孔庆东: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马青柯:中国红色历程研究会会长、中国毛泽东研究院院长、毛泽东文化展览馆馆长、华夏经典文化研修中心主任、国家审计署工会原副主席,延安儿女联谊会原会长。著名作家杨沫之子。

陈志昂:原中央电视台台长助理兼文艺部主任、艺术指导。现任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委员兼研究员、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兼表演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人民音乐》编委,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常务理事,并任《中流》杂志副主编。

张永健:中国新诗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新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华中师范大学汉口分校文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范正美:原黑龙江省革委常委、教授。

武彩霞:红色藏品收藏家。

郭松民:原空军飞行员、法学硕士、独立评论员。

段保林: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涂途:原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葛文: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作协专职作家、河北省文联委员。

葛元仁:著名作家。


《工农文学》杂志社:

《工农文学》社长:李定凯

《工农文学》主编:王学忠

《工农文学》编辑部主任:文星

《工农文学》编委(按姓氏笔画为序):

文星 王学忠 王伟 孙清华 李定凯 念人 杨金英 赵剑斌 陶冶

《工农文学》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园荷清苑5-2-601

《工农文学》投稿邮箱:gnwx2016@163.com

《工农文学》微信号:GNWX20180501


读者服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