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我心有疾,名为相思(苏荆盛以南)小说全文阅读

我心有疾,名为相思(苏荆盛以南)小说全文阅读

2021-02-22 16:43:10西瓜小说酱

第1章

夜凉如水,稀疏的月光透过窗帘,在房间里拉出一道朦胧的光。


开门声骤然打破了这份宁静,伴随着一股强烈的酒精味,盛以南步伐踉跄的推开了门。


苏荆一下子被惊醒了,还没来得及起床,他便重重的扑了过来,带着烫人的温度,立刻覆上了她的口。


“唔……”苏荆手忙脚乱的护住微微隆起的肚子,用力歪过头躲开了他的吻,“盛以南,你喝醉了。”


他并没起身,一开口,灼烫的气息便直直的打在她的脖颈,“就是因为喝醉了,所以才有心情碰你。”


说完,他下巴微沉又要吻她,可苏荆却更加用力的转过头,没有说话,但却在用行动拒绝他的索取。


盛以南的气势骤然冷冽起来,及其不悦的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黑暗中,他的眼神格外的清冷,带着几分酒后的迷乱,看的人心里打怵。


“别忘了,你是我五百万买来的。”


一句话,瞬间瓦解了苏荆挣扎的心。


当初苏家破产,父亲自杀,所有的债都落到了苏荆头上,她走投无路,只能明码标价用自己偿还。


即便盛以南就是搞垮她家的幕后策划者,可苏荆没有别的选择。


看着她护在身上的手落下,盛以南蹙了蹙眉,一低头,用力噙住了她的唇。衣衫褪下,朦胧中,沉身占有了她。


这个孩子苏荆原本是不打算要的,但是盛以南说了,只要她愿意生下孩子,他就给她自由。苏荆不想一辈子都暗无天日,所以她同意了。


有节奏的起伏着,周围都是他身上的酒味,吸进苏荆的鼻息间,连带着她的脑子也跟着混沌起来,一张口,软绵绵的呻/吟就溢出了喉咙,苏荆急忙紧紧咬住唇,隐忍的承受着来自他的侵袭。


盛以南起落的幅度更大,低头覆在她耳边,喑哑道:“叫出来,我可不想五百万买块木头。”


叫。


苏荆骄傲了二十年,但从她把自己卖掉开始,她就再没有什么骄傲可言了。


伸手紧紧抓住身侧的被单,苏荆紧紧皱起眉,微微张开口,隐忍的哼了一声。这一刻,盛以南忽然加快了速度,苏荆的声音立刻绵长起来,似痛苦又似畅快的呻/吟出声。


……


汗液冷却下来之后,衬托着夜色更加冰凉。


盛以南靠坐在床侧,指尖夹着支烟,侧眸瞧了眼苏荆,不温不热的说:“苏荆,明天我给你安排新的地方住,你从这里搬出去。”


“恩。”


苏荆淡淡回了一句,什么都没多问。盛以南的眉心皱了皱,又添了一句:“我要结婚了。”


这话一出,房间里的空气骤然凝滞起来。


苏荆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嘴边的话忽然堵了一下。或许是因为爱吧,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


“好。”


她回答的干脆,就像这两年来一样,只要他说的,她全都答应,不多问,不多管,本本分分的做个被买来的奴隶。


甚至,她连喜怒都没有。


盛以南的怒气一下子冒了出来,伸手将烟蒂掐灭,翻身而起。


“真他/妈的像个死人!”

第2章

盛以南是商界的新贵,几年时间便亲手筑起了一座属于他的商业帝国。


他要结婚的消息,第二天就上了当地的报纸。苏荆吃早饭的时候看了几眼,准新娘叫艾芷,是个很漂亮的世家小姐,以前苏荆和她打过照面,不过没说过话,并不熟悉。


很快,盛以南安排的佣人就来了,将她所有的东西都打包起来,搬到楼下的车里,再然后,盛以南来了。


苏荆什么也没问,跟着他下了楼,拉开车门坐上车,连一个留恋的眼神都没有。盛以南皱了皱眉,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张黑色的银行卡递了过去。


“市郊比较偏僻,我结了婚可能不会经常过去,你拿着卡,需要什么自己买。”


苏荆点了点头,接过银行卡塞进口袋里,依旧没有说话。


盛以南的脸色更加难看,最后用力甩上车门,冷冰冰的对司机说:“开车。”


然后,车子启动,苏荆能感受到轻微的颤动,但就在这一瞬间,她忽然转过头看了眼盛以南,隔着打开的车窗,低声问:“以南,你会……抽空来看我吗?不用经常,偶尔就好……”


这句话说出口的一瞬间,苏荆就后悔了,她一直以为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可现在要离开,才突然发现,她在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盛以南。


可是很显然,这个问题让盛以南很不耐烦,他声音异常冰冷,“苏荆,我说过了,我要结婚了。”


……


苏荆恍然间楞了一下,纵然她怀着盛以南的孩子,可他结了婚,就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他的时间,都会用来陪伴他的妻子。


而她,什么都不是。


这个时候,只见远远的驶来一辆敞篷超跑,艾芷穿了一条价格不菲的裙子,一边转动着方向盘,一边向盛以南这边摆手。


苏荆转头去看盛以南,只见他眸子里的冰冷立刻消失,转而换上一种温情,如寒冬中温暖的阳光,一脸宠溺的向艾芷走过去。


苏荆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利刃狠狠刺穿,匆忙按下按钮合上车窗,逃一般对司机说:“走吧。”


车辆缓缓启动,两侧的树木开始不断的后退,苏荆到底还是没忍住,转头往后看过去。


盛以南依旧站在刚刚的位置,艾芷跳下车的时候,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娇俏又可爱的搂着他的脖子。


曾几何时,她也曾天真的幻想过,可是现在,她早已没有了爱的资格,更加没有了爱的勇气。


……


苏荆以为,在生下孩子之前,她都会平静的生活。但没想到,只过了两天,艾芷就找了过来。


她开门的一瞬间,一个耳光立刻狠狠地扇了过来,“啪”的一声,侧脸火辣辣的疼,就连眼前都有些恍惚。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艾芷趾高气昂的问,高高在上一般,眼神轻蔑的看着苏荆。


若是以前,苏荆大概会回她两个耳光。但是现在,苏荆早已没了当初的锋芒和锐利,她习惯了隐忍,习惯了承受。


点了点头,她的声音依旧低沉:“知道。”


“知道就好!我告诉你,以南就要和我结婚了,像你这种丧家犬,根本没有资格和我抢男人,苏荆,你别以为,肚子里揣着个小东西,就能留住以南!”


听到这话,苏荆下意识的捂住小腹,往后退了两步,“我没想跟你抢盛以南。”


“没想跟我抢,那你还怀上这个小东西!”艾芷的火气又燃了起来,上前一把抓住苏荆的衣领,狰狞着脸低吼道:“我告诉你,苏荆,你最好赶紧给我滚,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肚子里的小东西,还能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第3章

苏荆突然很害怕,因为她现在一无所有。唯一能依赖的盛以南,也即将成为艾芷的丈夫。


她怕艾芷真的会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做什么,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慌张,她转头,压着嗓子说:“我生下孩子就会走的,艾芷,如果你不想让我留在盛以南身边,那就该让我顺利生下孩子。”


这是实话,也是她唯一能保护自己孩子的方式。


但艾芷一下子就被激怒了,怒斥道:“用不着拿以南来压我,我告诉你苏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讨厌你!”


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最可怕的,没人会知道,一个女人为了得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会想到多么恶毒的招式。


苏荆还没回答,只听门外隐隐约约的响起脚步声,一瞬间,艾芷的表情便从咄咄逼人变成了无辜委屈,身子猛地向后倾斜下去。


她还抓着苏荆衣服的领口,出于本能,苏荆一只手快速护住小腹,另一只用力去甩开艾芷的手。


“砰!”


开门声和艾芷摔倒的声音完全重叠,盛以南进门的那一刻,正好看到苏荆用力推开艾芷,然后,她猛地摔倒,顺着楼梯便滚了下去。


盛以南立刻大步而来,匆忙将艾芷抱进怀里,她额头撞在台阶边缘,涌出来的鲜血立刻便染红了盛以南的衬衣。


苏荆的步子骤然退后,解释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只见盛以南猛地抬头,阴鸷的向她瞪过去,“苏荆,你他妈疯了是不是!”


她没有。苏荆想说,艾芷不是她推倒的,可盛以南的样子太过可怕,她一时之间,只能往后退步,双手紧紧捂住小腹,一脸抵触的看着他。


“好疼……以南,我好疼啊……”艾芷缩在他怀里,脸上沾染了血迹,原本精致的妆容一下子变得污秽,鲜血淋漓的像极了一个受害者,“以南,你不要责怪苏荆,她只是受不了我们要结婚的事,所以才想杀了我的……”


杀?


一股冷意立刻袭上了苏荆的背脊,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盛以南怀里的女人,只用了一句话,艾芷就将这件事推到了更为危险的地步。


苏荆的心入坠冰窟,看着盛以南,颤抖着嗓子说:“我没有,盛以南,我没有推她。”


“你没有推?苏荆,我亲眼看见你推了艾芷,你还想抵赖?”他眼神冰冷,凌厉到不容拒绝:“给艾芷道歉!”


苏荆不想让盛以南误会,可她更想保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怕盛以南不信她,更怕惹怒了艾芷,她会不依不饶的纠缠自己。


低了低头,她倏然红了眼眶:“对不起。”


盛以南冷冷剜了她一眼,抱起艾芷离开时,背对着她冷冷的说:“苏荆,最好不要再有下一次,否则的话,你知道我的手段。还有,艾芷即将是我的妻子,你最好尊重她一点。”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苏荆心如刀割,循着他的背影抬起头,艾芷就缩在他怀里,小鸟依人楚楚可怜,可那双眼睛里,却在冒着阴戾的光。


苏荆忽然明白,她根本不是艾芷的对手,想要活下去,她就只能离开盛以南。

第4章

苏荆心如刀割,循着他的背影抬起头,艾芷就缩在他怀里,小鸟依人楚楚可怜,可那双眼睛里,却在冒着阴戾的光。


苏荆忽然明白,她根本不是艾芷的对手,想要活下去,她就只能离开盛以南。


-----------


傍晚的时候,艾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苏荆刚一接听,只听一道阴恻恻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现在你信了没有?苏荆,再不从以南身边消失,我就杀了你肚子里的小东西!”


这句话给苏荆的冲击很大,她手一抖,电话立刻从手心滑落,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连带着心里的恐惧,也被放大了好几倍。


就在这时,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狂跳的心,胎动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强烈,苏荆感受着这条鲜活的小生命,忽然打定了主意。


她必须走,哪怕是逃,也要走。


吃过晚饭,趁着佣人去收拾厨房,苏荆什么都没带,只揣着盛以南给的那张银行卡便出了门。市郊的晚上格外漆黑,昏黄的路灯根本找不清眼前的路。


可没走出多远,迎面开来一辆黑色轿车,苏荆靠着路边走,那辆车行驶到她身边,骤然停了下来。


车门被猛地推开,她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被人拽进了车里,随即,车门用力合上,伴随着她的惊呼声,一下子融进了夜里。


颠簸中,腿脚都开始发麻,看着车里的三个壮汉,苏荆不敢贸然反抗,过了很久,才试探的说:“你们不要伤害我,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钱。”


话音刚落,她面前的男人便嗤了一声,“你能给我们多少钱?我不妨告诉你,有人已经给了我们一百万,买你肚子里的孩子。”


这些人的目标……是她的孩子!是艾芷!一定是艾芷!


苏荆只觉得骨头缝里都泛起了冷意,紧紧攥着的手微微的颤抖着,最后,一咬牙将口袋里的银行开掏了出来,“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甚至三倍的钱,只要你们放了我,这张卡里的钱,你们可以全部拿去。”


黑卡,里面有多少钱谁都明白,三个绑匪一时之间面面相觑。


这让苏荆看到了生的希望,急忙又说:“你们绑我为的不过就是钱,既然我可以给你们这么多钱,你们还用得着趟这趟浑水吗?相信你们应该知道盛以南吧,他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如果今天你们对我动手了,以盛以南的能力,你们为什么不选择拿钱安逸,偏要去惹一身危险呢?”


这番话一定是苏荆这辈子说的最有勇气的话,很显然,盛以南的名字也足够震慑这几个绑匪了,他们商量了一下,拿走了苏荆手里的银行卡,车子停在路边,然后将苏荆推了下去。


……


直到被人送到公安局,苏荆都还惊魂未定。


警察问的话她一句也没回答,最后借用手机给盛以南打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最后才被接通,隔着手机,盛以南的声音中满满的不耐烦:“干什么?”


“我……”苏荆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最后,深深的呼出口气,低声说:“刚才有人绑架,现在我在公安局,以南,我很怕,你……能来接我吗?”


这话一出,电话中的气氛忽然凝滞,最后,只听盛以南冷着嗓子说:“等着。”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但就在这一瞬间,苏荆隐约听到,盛以南那边缓缓响起的音乐。


是结婚进行曲。

第5章

没过多久,盛以南就来了,穿着一身板正的黑色西装,胸前还别着一朵花,上面写着两个刺眼的字。


新郎。


看到他,苏荆那颗惴惴不安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扑过去便湿了眼眶,“以南,我好怕……那些人是冲着孩子来的,我真的很怕……”


盛以南眉心紧皱,对于她的哭诉无动于衷,只是伸手将她从怀里拉开,冷声问:“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只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群记者蜂拥而至,瞬间便将苏荆和盛以南围了起来,闪光灯骤然亮起,随即,有人将话筒伸了过来。


“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盛总,她肚子里的孩子和你是什么关系?”


“一边是正在举行婚礼的妻子,一边是怀了孕的情人,盛总,这是不是证明,您和艾芷小姐的婚礼,只是商业联姻?”


……


与此同时,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艾芷穿着洁白的婚纱,从人堆里挤了进去,在看到苏荆拉着盛以南的手臂时,上前便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啪!”


艾芷妆容精致的脸上愠怒一片,指着苏荆便骂了起来:“你这个贱女人!我就知道你不会甘心看着我成为盛太太,所以才刻意演戏,闹这么一出是不是!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咒骂着,她扬手再次向苏荆打过来,可就在这时,盛以南猛地抬手,紧紧握住了她扬起的手。


艾芷一下子被他的眼神吓住了,正在咒骂的嘴骤然停住,眼神中闪过一丝惶恐,不安的看着他。


盛以南是何等的傲然,艾芷现在无疑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怒目瞪着她,盛以南薄唇轻启,说的冷漠:“我跟你的婚事暂时取消,艾芷,现在就给我滚回艾家去!”


他现在取消和艾芷的婚礼,在外人看起来,好似是为了苏荆。


可只有苏荆才知道,他只是不喜欢艾芷那样趾高气昂的女人,盛以南的威严从来都是至高无上的,这也正是她为什么能长久的留在他身边的原因。


因为她足够听话,也足够卑微。


婚礼突然取消,记者的问题更多,盛以南金刚怒目,猛地抬头瞪了一眼,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浑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他转过头看着苏荆,眼神中酝酿着滚滚怒气,最后,一字一字问:“苏荆,以前我还真是小瞧了你,编造什么绑架,然后引来一堆记者,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刮目相看!


这是他对她赤/裸裸的讽刺,苏荆怔忪,好一会儿才忽然明白,盛以南……是在说,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她为了阻止他和艾芷结婚,所以才刻意设计的!


“我没有……”


苏荆想要解释,可刚说出这三个字,只见盛以南无比厌恶的瞪了她一眼,冷冷说:“苏荆,你心思竟然这么恶毒,就算我今天和艾芷结不了婚,也永远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不过就是我买来的一个玩物而已!”

第6章

看着盛以南凛然离去,苏荆久久的回不过神。


他……说她恶毒,他说一辈子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他还说,她只是一个花钱买来的玩物。


苏荆其实一直都知道,只是在这样的场合,听盛以南亲口说出来,她还是觉得心如刀割。


她终究还是爱他……哪怕忍辱负重,将这份感情深埋心底,可她还是爱着他,深深的爱着他。


“啪!”


脸颊上又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可苏荆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只是呆呆的抬头,看着艾芷指着她的鼻子骂。


“现在以南走了,我看还有谁会护着你!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一边骂着,她用力拽着苏荆的头发,抬手又是几个耳光抽过来,苏荆只觉得眼前直冒金星,头皮被扯得生疼,脸上也像着了火一样的刺痛,可最疼的,还是她的心。


盛以南就像一块玻璃,她爱的越深,玻璃就在她心里刺的越深,到现在,已经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耳边嗡嗡的响,艾芷骂够了,最后扬手将苏荆甩开,她向后趔趄了两步,最后撞在墙上,软绵绵的滑倒在地,浑身上下都是被打的青紫痕迹,狼狈至极。


闪光灯不断亮起,苏荆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的发白,最后猛地一黑,再也撑不住的昏了过去。


……


恍惚之中,苏荆做了个冗长的梦。苏荆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从前她第一次见到盛以南时,小鹿乱撞的和他说话,看着他一步步走向商业巅峰,将整个苏家踩在脚底下。


最后,画面定格在一张支票上。


支票上的数字是五百万,盛以南就是用这张支票,将苏荆变成了一个没有尊严的奴隶和禁囚。


再醒过来的时候,苏荆人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鼻息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她刚一动,就被护士按住了。


“别动,要不然你肚子里的孩子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孩子!


苏荆成功的抓住了护士话里的重点,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问:“孩子,孩子怎么了?”


“恩,你身体太弱,已经有先兆流产的迹象了,这段时间你千万要小心,最好是能卧床休养。”


护士的话,苏荆一字不漏的收进耳朵里,整个人都进入了紧绷的状态。自动爸爸自杀之后,她在这个世界上便是孤孤单单的,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依靠,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在医生的叮嘱之后,苏荆才拎着一大袋子的安胎药离开医院。


回到家之后,苏荆先给盛以南打了电话,然后做了一桌子的菜,坐在餐桌前等着他回来。


她想离开,所以就必须和盛以南谈判。可是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直到凌晨一点,盛以南才踏着凌乱的步子推开了门。


扑鼻而来的酒味,苏荆皱了皱眉,但还是走过去扶住了他,正想说话,他身子却猛地一软,摔下去的一瞬间,苏荆还没来得及松手,由着惯性一下子摔在他身上。


担心着肚子里的孩子,苏荆急忙想要起身,可刚一抬头,却被盛以南按住了后脑勺,随即,他的吻便如火如荼的袭了上来。

第7章

盛以南!”


有史以来,苏荆第一次拒绝他的求欢,在盛以南吻上来的那一刻,她用力挣扎着站了起来,带着恐惧连连后退,“盛以南,你现在不能碰我!”


“不能?”盛以南眼底燃着火焰,因为喝醉了酒,混沌的眼神让人看不出喜怒来,但他一开口,却带着让人窒息的阴鸷,“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说不能!苏荆,我告诉你,只有我想要的,根本就没有得不到的!”


说完,迈着长腿几步到了苏荆面前,她向后退,他跟着压过来,直到苏荆的背脊靠在墙壁上,退无可退的被他压在墙壁之间,他才带着怒气和醉意笑了起来,“你逃啊!苏荆,你不是本事很大啊,继续逃啊!”


她若是有什么本事,当初就不会把自己当做物件卖给他!


眼眶倏然红起来,可盛以南没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猛地低头噙住了她的唇,不由分说的撬开贝齿,攻城略地的闯进了她的口中。


“唔唔!”


苏荆挣扎,伸手用力去推他,可这只能更加激起盛以南的怒火,单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腕按在头顶,他吻得更深,另一只手,抓住她胸口的衣服用力一扯。


“嘶啦——!”


清脆的一声,苏荆只觉得胸口的皮肤接触到空气,冷意立刻袭入四肢百骸,在他的手覆在她胸口的那一瞬间,苏荆浑身一个颤栗,张口便狠狠咬住了他的唇!


一瞬间,血腥味四散开来,黏腻的鲜血顺着苏荆的牙关流进嘴里,可她却不敢松口,她怕一松开,盛以南会更加狂暴起来……


但到底苏荆还是小看了盛以南,尽管嘴唇被咬的血流不止,可他也只是愣了一下,一双眸子的醉意快速消散,随即,换上了一如既往的冷冽。


“苏荆,你还真是有种!我倒要看看,等会儿你会不会哭着求我放过你!”


说完,像是感觉不到唇上的伤口一般,更加凶狠的吻着她,连带着两人口中的鲜血,更加衬托着他的疯狂!


衣服被彻底撕开,一件件被他剥落,最后,盛以南猛地将她大横抱起,几步上了楼,一把将她丢在床上,随后,他重重的压了过来。


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全身上下都在火辣辣的疼着,苏荆好像告诉盛以南,她坏了他的孩子,可她只要一张口,就会被他疯狂折磨的只剩下呻/吟。


最后,苏荆彻底没了力气,没有力气挣扎,也没有力气哀求。


她真的累了……也认命了,只能在心里期盼着,这场炼狱能快些结束。


“苏荆,只要你不求饶,我绝不会放过你!”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一般4-6元/本

微信nan170207 (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