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汪峰翻唱《下坠》,原唱时剑波意外走红

汪峰翻唱《下坠》,原唱时剑波意外走红

2020-11-30 14:06:53道略音乐产业



时剑波,国内优秀音乐人,1993年开始写歌,曾为谢霆锋、迪克牛仔、佟大为、小宋佳等人创作歌曲。回到南京后,他成为了一名幕后音乐人,继续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2018年1月26日,汪峰在《歌手》上翻唱了这首《下坠》(时剑波2001年创作的歌曲),因此时剑波这个名字瞬间被大家熟知,并成为了议论度最高的话题。


他说:其实回过头来看,有很多事情确实很幸运,但也一定是因为有千千万万个因,才会有现在这个果。《下坠》是我17年前写的,现在以这样的形式被大家重新听到,也是时机到了。所以现在我可以做的,就是去种这些千千万万好的因,至于这个果什么时候熟,不知道,但它肯定会熟。


洞洞

采访洞洞

编辑洞洞

在录制此次《歌手》节目时,汪峰把时剑波特意邀请到了现场。演唱结束后,汪峰说道:“有千千万万像时剑波这样能写出很优秀歌、但是几乎是默默无闻的音乐人,其实我知道那样的感受,每天写歌无人问津,唱歌的时候别人不理解,自己初期发表作品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知道。我希望在《歌手》的这个舞台,可以选择一些非常非常棒的好歌,也许它的原创和创作者并不被大家熟知。”


当晚在节目中有这样一段时剑波和汪峰的对话:


时剑波:《下坠》是怎么来的,我那个床塌了,本来正睡着觉,床塌了,忽然就醒了。

汪峰:本来就不顺。

时剑波:对,我抱着琴,弹着弹着琴弦还断了,六根弦只剩四根弦了,我就用那四根弦的破吉他写了这个歌。

汪峰:所以这首歌唱完之后,我会到QQ音乐上看关于这首歌收听量到底有多少。

时剑波:这个没有办法比,QQ音乐上面是零,评论是零。

汪峰:那你没放在上面吗?

时剑波:有啊,但是评论是零。

汪峰在《歌手》上演唱时剑波的《下坠》


那么,时剑波究竟是谁?如果在百度上搜索“时剑波”并没有太多的资料出现,在百度百科上的介绍也很简单:生于河南某国企一普通职工家庭,小时受钢琴训练,后来开始爱上吉他。仅此而已。


1999年,时剑波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随即放弃工作,开始动荡的职业酒吧歌手生活,辗转南京苏州等地; 2001年,在南京成立“铁皮房子”乐队,进行原创音乐的编排及演出; 2003年,录制第一张个人小样; 2004年,到北京寻求发展,被十三月创始人卢中强发掘,后以一名音乐人正式出道。


以下为时剑波那段时期参与的部分词曲作品:


2006年12月 轮回乐队 唱片《期待》/ “沉沦” “不败的神话” 作词

2007年03月 佟大为 唱片 《大世界.小作为》/ “一念之间” 词曲

2007年06月 迪克牛仔 唱片《风飞沙》/ 主打歌 “可以不流泪” 词曲 编曲 制作人

2008年03月 小宋佳 唱片《能不能幸福》/ 主打歌 “女人的梦” 及 “如果我离开” “春晓”词曲 编曲 制作人

2009年04月 谢霆锋 唱片《最后》/ 主打歌 “可以可以吗” 词曲 (谢霆锋主演电影《证人》主题曲)

2008-30岁地参悟  图片摘自:时剑波豆瓣相册


2011年,时剑波从北京回到南京,再三考虑后依然选择坚持自己的想法,转变成为了一名幕后音乐制作人。后期合作的音乐人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其中包括好妹妹乐队、霍尊、赵雷、阿肆、留声玩具等。


时剑波还有一个自己的乐队,叫做“英水帝江”,乐队成员将中国古文化与恍如早期cold meat的工业暗潮风结合起来,加之民族乐器的配乐和极有气势的诗赋朗诵,形成独特的风格,带给听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英水帝江”乐队成员  图片摘自:时剑波朋友圈


现在的时剑波还是和往常一样低调、不张扬、待人亲和,他说很喜欢因为创作所带来的喜悦感。如今的生活里,他会给乐队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也时常参与和监督编曲、录音和混音等工作,正是这样,他也尽自己所能帮助着国内的一些独立音乐人。这是一份乐趣,也是一份责任。


以下为时剑波退居幕后为众多音乐人创作的部分歌曲:


2014年10月 卡列宁 唱片《短歌行》/ 主打歌 “突如其来的夏天”(feat李志) 及 “月光下” 编曲 

2016年02月 好妹妹乐队 单曲 《一封家书》/  编曲 (陈赫、姚晨主演电影《一切都好》宣传曲)

2016年05月 好妹妹乐队 单曲 《谎话情歌》/  编曲 

2016年10月 好妹妹乐队/陈粒 单曲 《38号大迪曲》/  编曲 制作人(佟大为、陈妍希主演电影《外公芳龄38》魔性减压曲)

2017年04月 陈老实 单曲《兔子姑娘》/ 编曲 

2017年11月 赵雷  单曲《少年锦时》/ 编曲 (11.18赵雷北京“浮游”演唱会Live)

2017年12月 蚂蚁先生 唱片《这个世界很民谣》/ “百家湖,我们的车窗升起了雾” “三亩水田”  “柠檬小姐,南京的夏天是否同样难熬” 等多首歌曲  担任编曲

2017年12月 网易云音乐 石头计划 第八张EP 《爱后自愈反应》/ 单曲 《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的样子》(杨格MONO) 以及 《等再会如期》(铅笔) 制作人


2017/6/17自拍  图片摘自:时剑波朋友圈


如果说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一场幸运,那么以下则是关于这场幸运的访谈全文。


洞洞:1月26日晚,你的原创作品《下坠》在《歌手》上被汪峰翻唱,凭此曲也获得当期排名第二,仅次于Jessie J,当时是怎样的契机促成了这一次的合作呢?


时剑波: 嗯,是这样的。其实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音乐人。他有一天和我说,汪峰团队在收集歌单,要在一个节目上进行翻唱,大概是在十二月份。他就把我的歌推荐了过去,因为当时收集歌单的量很大,最后能不能用这首歌我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怎么在意这个事情。


这一期节目是在1月26日播出的,录制应该是提前一周,周四,1月18日,大概是在周一或者周二,他们说可能会用我的歌,具体要等到周三走台的时候导演最终才能确定,后来就跟我说:定了。


然后峰哥亲自给我打电话,讲道这一次会有新的编曲,特别棒,并邀请我去现场。当他这么一说,就很感兴趣,就去了。没成想,后来就把我的故事给拍了,还成了一个点。


洞洞:在《歌手》上,你提到《下坠》这首歌的创作来源是:睡觉的时候,床塌了,忽然就醒了,然后抱着吉他写了这首歌。可以具体讲一下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吗?


时剑波:其实这只是一个导火索,前面还有很多事情。之前在酒吧唱歌,酒吧出了一些状况,就没有再去了,所以收入来源就没有了。刚好在那段时期,女朋友又和我分手了,就觉得自己还挺惨的。


那时候也快到春节了,买了车票准备回老家,那一年南京车站滞留了很多人,那天还下着雨,就是说我淋着雨去,结果还没挤上车。当我回到住的地方之后,床就塌了,特别郁闷,起来弹琴,弦又断了。你知道那种体验吗?


当时是在一个非常压抑的状态下,可能是人生第一次遇到对我打击这么大的事情。那时候是2001年初嘛,23岁不到。当诸事都不顺的时候,就想把这种压抑全部宣泄出来,所以这首歌就是在一种很纠结的状态下写出来的。


洞洞:之前这首歌在QQ音乐上的评论是0,而现在评论已经飙升到了2万,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你的心态有没有什么变化?


时剑波:心态没有什么变化。其实我觉得是这样,第一,峰哥在这个节目上非常挺我,我要非常感谢他。第二,湖南卫视这个片子剪的是真不错,特别真实,包括我在节目上说话时,后期配的音乐也特别对,当然传播力度也是相当厉害。


网上的评论我看了一些,很多人都说:欠我一条评论。我觉得这种话一个人、两个人说也就算了,但是当有一万个人对你说的时候,心里真的是很感动。我没想到,当我知道这个节目播出后可能会有一些影响力,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而且大家这种评论的说法出奇的一样,我估计这些评论的人的年龄都不大,在这些年轻人当中,他们的心里还怀有那么大的善意,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因为你知道,网络上有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可能之前对于年轻人的看法有一些保留的意见,我觉得这个时代培养出来的自私的人越来越多。但是通过这件事情,我真是觉得,年轻人里面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心里的善念是非常强的,这也是我很感动的一件事情。


至于评论量过不过万,对我来说,接下去依然会继续做音乐、继续过我的生活,我该怎么样还是会怎么样。而且现在关注度这么高,我的压力肯定也是有的,其实2017年我已经在筹备自己的新歌,现在有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事的话,我觉得应该尽快把新歌做出来。因为别人对我已经有所期待,那我肯定更希望把新歌做好。


换一个角度来说,我们总不能活在别人的评论中吧。但是当这个事件出来之后,网上所有的评论对我来讲都是一种很积极的方面,我总要有一些同样的回馈,而我的回馈就是把音乐做好,这样也是大家最希望都看到的。当然,我和峰哥也聊了这个事情,这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我不希望让大家觉得我只有《下坠》这一首歌,也不能靠一首歌吃老本,网上总共也只有三四首我自己唱的歌。我需要出新歌,把新的感悟分享给大家。而且这十几年下来我也确实存了一些歌,去年也开始着手做了,接下来所有的一切应该都是很自然而然的吧。哪怕没有这件事情的出现,我想的是也是要把音乐做好,至少对得起自己。


洞洞:早期你的作品被十三月的创始人卢中强发现,后以一名正式音乐人出道,也曾为谢霆锋、佟大为、小宋佳、迪克牛仔等人创作歌曲,但是后来为什么选择退居幕后了呢?


时剑波:有几个原因吧。第一,那几年身体不好,生了一场病,真的是身心俱疲,我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安稳的生活状态,能够好好的调整一下。第二,那段时间,我感觉到音乐行业准备要重新洗一次牌了。从我个人创作角度来说,当年去北京的时候写了很多作品,有很多歌都没有被主流市场认可。


其实我还有很多的想法,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会认为我就是一个主流的写流行歌的人。但是,一直做同一类型的歌,会限制我的表达。不仅仅只是那些旋律上口的流行歌,其实我希望能做出更多好听且有突破和创造性的音乐,给大家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也算是对中国音乐的发展做一点贡献。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现在会写歌的人越来越多了,有很多人会找我来做编曲和制作,我自然会把侧重点放到这一方面。市场环境在变化,那么我也要做出一定的转变。而且,也是为了帮助这些独立音乐人,并且也可以不断的提升自己。


洞洞:听说你现在有叫“英水帝江”的乐队,作品里面不仅有工业电子的氛围效果,而且也掺杂了大量民乐元素,可以具体讲一下这个乐队吗?


时剑波:最初做“英水帝江”是赵元的想法。我听了几个他做好的曲子之后,萌生了加吉他的想法。在尝试了之后,他觉得很恰当,融到歌里也特别贴切。所以后来就一直这么做下去了。


而且我们都对中国传统文化都很有兴趣,那么肯定是大量的融入这些概念。在后期,也不单单是中国了,其他的一些世界上其他民族的音乐我们都会加进去。我们希望这样的音乐的色彩可以更加丰富饱满,并且时常会有新鲜的元素融入,这样对于做音乐的人来说其实是一件特别快乐、特别惊喜的事情。


洞洞:都说一个好的Livehouse演出场地对于当地城市的音乐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在南京,大家所熟知的只有李志的欧拉艺术空间,对于其他众多城市Livehouse的匮乏和不专业,你觉得怎样才能改善这种问题?


时剑波:这是属于市场的一个问题,回答起来挺难的。如果说想把Livehouse做的更好,首先要花很多钱买专业的设备,但是Livehouse现在都不景气,所以很有可能会赔钱。一般开Livehouse的人都是带着一种情怀、抱着一种理想的,他绝对不是为了赚钱,因为真的是赚不到钱,为了控制成本,中国绝大多数Livehouse的设备也可能都没有那么好。


现在国内乐队在Livehouse巡演的平均票价大概在80-100元左右,通常场地也不会太大,也只能容纳几百个人。如果是特别知名的乐队,门票会全部售空,如果是不知名的乐队,可能只能卖出几十张票,甚至是几张票。演出结束后,场地分到的钱特别少。


如果说怎么样能让Livehouse做得更好,那么一个前提是,当地的年轻人对这种看现场音乐形成了一种消费习惯,甚至可以这么说,是一种生活态度,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现场买一张票,再点一杯喝的,这样环环相扣,当最后这些所有条件都成熟的时候,这件事情才会变的健康。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目前来说,国内绝大多数地方还没有形成一个这么好的氛围。


洞洞:如今,独立音乐的发展相对于之前有了一个较好的局面,但总的来讲,还是有一些仍然默默创作但却不被人所熟知的独立音乐人,想对他们说点什么?


时剑波:你知道,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也是天上掉馅饼,刚好砸到我而已。如果没有《歌手》这个事情,我还不是和他们一样嘛。但是如果真的从很客观的角度来提一些建议的话,我想说的是关于音乐和生活的态度。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首先我们要让自己活下去,需要有一种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当具备了这些条件之后,就可以去享受自己的音乐。一个真正很享受音乐的人,他会不断吸取新的音乐知识或者灵感,让玩音乐的过程变得更加的快乐,那么后面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了。


举个例子,我见过一个重庆女孩,她唱歌很好听,长得也特别漂亮,不断有人想找她签约,但她一直都拒绝了。她有自己的事业,赚了钱去旅游全世界,时不时的在旅游途中发一个唱歌的视频。而且我和她聊过,她说自己很喜欢唱歌,但她不想把它当作一种职业。因为对她来说,只要每天都可以唱歌,就已经很快乐了。所以,我觉得如果玩音乐无关名利,但依然在认真地玩音乐,那是真正爱音乐的人。


就个人状况来讲,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总觉得音乐才是最重要、最牛逼、最伟大的事情,但是忽略了家人,对他们的关心照顾不够。前几年父亲去世了,我内心非常惭愧,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自私。现在我觉得,只要音乐可以融入到你的生活中,能给你的生活带来快乐,能给你的人生带来一些色彩,能让你比不懂音乐的人多一种觉知的能力,这已经很幸福了。


再多说一点,我现在越来越体会到一个人的气场对他所能与碰到的人或遇到的事情影响是非常大的,这种气场是自己心里调整出来的,取决于对自己怎么看、对世界怎么看。当看清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才会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而这些决定了你的格局。这些东西所带来的变化不用去设想和期望,做好了之后便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而一些幸运的事情都会降临,或早或晚,但最终一定会来。


洞洞:最后给大家分享一下2018年在音乐上以及生活上的想法吧!


时剑波:想把自己的专辑做完,现在歌曲大部分都是以前写的,现在还差词需要改一下,编曲也已经做了4首。至于以后的巡演,再说吧,具体看市场反响怎么样,如果市场反响好,多去演一演,如果市场反响不大,也就当作玩一玩吧,但我还是依然会继续把音乐做下去。


如果说生活上面,也没什么其他的爱好,平常很喜欢看球。希望瓜帅(瓜迪奥拉)在曼城可以取得成功。因为我特别喜欢欣赏他在足球方面的才华,太棒了,这种就像是在音乐方面最顶尖的音乐制作人!



-  The End  -

愿你有温暖的性格 清澈的心


2018“亲子中国”博览会

北京·4月

聚焦亲子娱乐,推动跨界合作

亲子商业:30家商业中心、文旅地产现场坐镇洽谈

创新运营:6位亲子商业地产负责人分享如何创新运营  

项目推介:优质项目路演,商业中心亲子小镇集中招商

闭门对接:文旅集团、地产对接顶级亲子娱乐资源

童教育:探讨如何引爆儿童业态的千亿级市场

市场拓展:6位行业领袖分享如何实现品牌市场突围

资本关注:20位行业投资人坐镇,对接优质项目

商业对接与30家亲子主题商业地产洽谈合作

儿童戏剧:剖析儿童剧发展新模式,推动跨界合作

年度数据:发布儿童剧报告、榜单,探讨发展新趋势

国际交流:8名国内外知名专家分享如何制作爆品剧目

跨界合作:对接剧院、商业中心等机构,拓展合作渠道

免费推广:免费入编《2018中国亲子产业指南》

定向推送:所有项目汇编成册,推送给参会机构 

免费加入:亲子类机构/项目均可免费加入,不限数量

设有80个展位,持续对接300多家儿童戏剧、儿童教育机构及30多家商业中心与文旅地产集团

报名参与:

编辑“亲子 +姓名+公司+职务+手机号”

1.通过本公众号后台回复

2.微信/手机:186 1833 8455(小童)

3.电话:010-6480 2007



道略音乐产业ID:miresearch

专注音乐产业研究、监测音乐市场动态

微信/手机:185 1323 2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