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现代版《少年包青天》,第零回

现代版《少年包青天》,第零回

2020-10-01 15:58:18阿凡提的疯言疯语

最近开了个脑洞,想仿照现代版《福尔摩斯》(《神探夏洛克》),一样,写一个现代版《少年包青天》。

尤其是看了《唐人街探案2》后,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我心目中的年轻的包拯就应该像昊然弟弟饰演的秦风一样,带一点小的呆滞,内心却热烈充满了智慧;而公孙策呢,则像吴磊弟弟一样,有一点狡黠、傲气,但总归是平易近人的好朋友一样的人物,所以我按照借鉴了这两个人的人设,来构思这个故事。

但具体是校园日常,还是悬疑凶杀的推理小说,目前还没有头绪,欢迎大家多交流。

以下是正文:

 

 

 

“你知道吗,那个公孙磊,参加全国青年逻辑竞赛,拿到了全国冠军,还上了CCTV 直播呢!”校园路上,一位少女怀春般说起校园最近的风云人物。

“知道知道,就那个大一的公孙磊嘛,才18岁,我当时全程看了直播,长得和韩剧偶像一样,还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最高分考进来的,我从没想过原来这种偶像剧才有的人物会出现在我们校园啊!”另一位少女也如同谈论自己梦中情人一般说起这位校园风云人物。

“虽然我是个大三的‘老女人’了,但也想吃一回这口嫩草。”

“嗯……我觉得和他谈恋爱——不太可能。我听说他父亲是XX市市委书记,还是副省委,家教估计特别严,普通人连接触他都很难——欸!你看,那不就是公孙磊嘛,就是他!”

前面一位高高瘦瘦的小学弟骑着单车飞驰而来,看见前面这两位怀春的少女正盯着自己,于是挥了挥手,不漏齿的露出微笑,便飞速的驶过了。

他的气质充满了智慧,即便你与他相隔一段距离,你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睿智和博学,用中国的古话说,这可能就是书香门第的气质。

他的眼神能够让任何人都觉得他在注视自己、关心自己,他不去做偶像反倒进了最沉闷的数学系,真是演艺圈的损失。

“啊……原来……他比……电视上……还要帅啊……”少女激动地话都说不清楚。

 

院办公室。

院长拿起桌子上中央电视台发来的冠军证书,讨好式的说道:公孙磊同学啊,你这次为院里争了这么大一个光,校领导指示我要高度表彰你,你希望院里怎么奖励你啊?

你可以感受到公孙磊身上那种傲气和目中无人的气质,但他却长了一张平易近人的学弟脸,他淡然说道:我不需要什么表彰,我觉得这只是一次水到渠成的冠军,我并没有付出多少。

院长说道:不如,就按照之前院里另一个冠军得主那样表彰你,给你两万元奖学金,以及给你提前评上“年度优秀学生”。

虽然公孙磊嘴上说得轻松,但其实背地里还是付出了许多,所以当他听到就这么几百人的院里还有人得到过这个全国冠军,这是让他异常震惊的。

公孙磊完全关心表彰的事情,脱口而出:您说院里还有一位学生也得到过这个全国冠军?

院长笑眯眯的说道:有是有,不过我看他就是运气好,他那届参赛水平都很差,才让他浑水摸鱼搞了个冠军,哪像你,你才是天选之人,绝顶聪明,也就公孙市委能培养出你这样的人中龙凤……

院长没完没了的奉承,让公孙磊极不耐烦,他鞠了一躬,便自顾自的退出了院长室,院长完全不介意公孙磊的无礼,还在不断地说道:也就是公孙磊同学你啊,鞠躬都这么气度不凡,我看你以后一定是国之栋梁,市委书记真是基因好啊……

出了院办公楼,走在校道上的公孙磊喃喃自语:居然还有人拿过这个全国冠军,这怎么可能,这全国青年大赛,参赛的大学生就没几个,全是研究生和博士,这对手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以为……这到底是何方神圣,我还真想见见他。

公孙磊站在校道上沉思时,路边站了好几个盯着他发花痴的女生,公孙磊早已习以为常,对着其中一个女生问道:学姐你好,你知道我们院里之前那位全国青年逻辑竞赛冠军是谁吗?他在哪个班级或者宿舍?

女生低着头说道:其实……我也是刚刚大四啦,也不是什么学姐,四舍五入其实和你也差不多大啦,所以有些事也不是不可以啊,我只是熬夜比较多而且比较喜欢吃所以才显得有那么一滴滴老而已——不过小磊学弟你愿意这么叫我也是完全OK啦——那个啊,他叫包昊拯,大三的应用数学2班,应用数学应该都在C-10号楼,你去问问应该就能找到他了。

公孙磊微微一笑,也没有说谢谢,便转身离开了,他满脑子都是这位包昊拯,他实在是很好奇,这个能和他一样拿到全国冠军的学生,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多方打探后,公孙磊找到了包昊拯的宿舍,传闻他是个不怎么上课时常挂科而且有点内向的学长,这让公孙磊越发好奇这个包昊拯了。

到了宿舍门口,发现有两个没穿上衣的男生正在玩着一款射击类电脑游戏,其中一个胖子意识到有人来了,站了起来,他看着公孙磊红唇皓齿、剑眉星目的模样,像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样,漏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公孙磊问道:你好,请问包昊拯学长是在这个宿舍吗?

胖子羞答答(?)的回答:是——是啊。

随即他转身对着阳台大喊:昊拯,有人找你!

阳台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估计是新科全国冠军吧,你让他进来。

胖子示意让公孙磊进来,公孙磊也带着傲气走进了这间宿舍,刚进宿舍,他对着宿舍仔细环顾了一圈,便走向了阳台。

阳台上有个长相质朴但难掩帅气的学长,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手上拿着一本奎因的《X的悲剧》。

包昊拯抬起头,看着公孙磊,对他微微一笑,露出了他的小虎牙,说道:小学弟,你来找我做什么啊。

公孙磊仔细打量了他,说道:就想来看看这前任全国冠军是什么样,我现在大概已经知道了。

包昊拯也微笑着说:我也已经知道这个现任全国冠军是什么样的人了。

公孙磊说道:你知道了些什么?

包昊拯放下了手中的书,把两只手半举着,修长的手指伸了出来,每说一点便弯曲一根手指。

“第一,他家境很好,估计是官宦子弟;第二,他应该擅长钢琴;第三,他应该摔伤过,如果估计没错是骑马摔伤的;第四,他喜欢吃辣;第五,他今天应该骑过自行车;第六,他应该有件外套落在院办公楼了。”

公孙磊笑了一声,说道:确实是有全国冠军的派头。

包昊拯挑着眉说道:那学弟你……你你看出了我什么?

这个包昊拯似乎还有点小结巴。

得知公孙磊来了宿舍,这间宿舍围了越来越多的人,甚至还有些女生不顾寝管阻拦,跑了进来,都围在窗户或者门边,围观这两个青年才俊。

公孙磊双手背着,转身对着学院的风景,说道:第一,你家境应该不好;第二,你的父母应该有一个医生;第三,你喜欢跑步;第五,你喜欢足球;第四,你养了一条狗;第六,你这条狗应该已经死了。

公孙磊说话有点不太顾及他人的感受,可能是一贯的养尊处优让他没有注意到这点。

但包昊拯也全然不关心这些,露出了他的小虎牙笑着说:你也很厉害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围在宿舍里的人越来越多,四人宿舍围了不下30人。

公孙磊居高临下的看着躺椅上的包昊拯,说道:第一,你手上这本《X的悲剧》,是本盗版书,无论是借的还是买的,看盗版书的人家庭条件都好不到哪里去;第二,因为你家庭情况不太好,所以你手边这瓶治胃病的药是印度产,除了父母是医生特别了解而且有特殊渠道,谁会为了省钱弄这种廉价却好用的印度药;第三和第四,这太简单了,你们宿舍就四个人,却有两双尺码不同、有一定磨损的足球鞋和跑鞋,就刚刚在宿舍的这两个人玩游戏的学长,一个胖一个瘦,怎么看都不像爱运动的样子,所以剩下来的两个人一定喜欢跑步和足球;第五和第六,你手机锁屏壁纸是拍摄一条狗,照片却有些年头,你把它作为壁纸,说明你很喜欢他,很大可能是自己家养的,而照片却有些年头了,你的手机是刚刚发布的红米手机,却还在用这张壁纸,说明目前已经不能给它拍新的照片了,也就是说它已经死了。”

这些都是公孙磊从进宿舍到阳台这电光火石间便推理得出的结论。

外面的围观人群窃窃私语,“这个学弟好牛逼啊!”,“小学弟真的又帅又有才华啊”,“这一个叫公孙一个姓包,这不就像公孙策和包拯那样嘛!”

包昊拯轻轻地鼓掌,说道:小学弟你真的好厉害啊。

公孙磊注视着包昊拯,说道:这连逻辑推理都算不上,你也是全国冠军,也不值得你称赞吧。

包昊拯说:我没这么厉害,你是福尔摩斯,我不是。

公孙磊有点无名火,说道:过度的谦虚反倒像是恭维,我说了六点,你也说了六点,这一回合,算不分胜负。

包昊拯露出了他的小虎牙,憨厚质朴的脸色出现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说道:那你能说说,我是怎么看出你的特征吗?

公孙磊笑了一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第一,我身上穿着名牌,但是却不是当季新品,还有反复水洗过的痕迹,说明我家庭条件还可以,但不能过度挥霍,十有八九是官宦子女;第二,我手指指尖扁平起茧,说明我擅长钢琴;第三……第三点……嗯……先说第四点吧,我嘴边上火,肯定是喜欢吃辣,然后就是第五和第六,今天没有下雨,所以背后不可能有骑单车后的泥水,还有外套也……

本来一贯自信的公孙磊,说着说着,也很难继续下去了,有几点让他一头雾水,让他完全不知道包昊拯怎么得出的结论,他尝试去推理,但已然毫无头绪。

有点傲慢的公孙磊吞吞呜呜的说道:第三点、第五点和第六点,我,我不知道,我推理不出来。

包昊拯说道:那你这个现任冠军可不如我这个前任冠军啊,这可很难说是不……不分胜负啊。

公孙磊虽然傲慢,但愿赌服输哦,说道:你确实棋高一着,今天是你更胜一筹。

包昊拯的瘦子室友说道:这昊拯给力啊,技高一筹啊。胖子却说道:也未必,这昊拯看起来老实,小花招特别多,我看他就是欺负我的小学弟。瘦子反问道:怎么还成了你的小学弟了??

包昊拯微笑着,他的小虎牙让人感觉他完全没有恶意,说道:这还需要推理吗,我都说了,你是福尔摩斯,我可不是。你这么有名的小帅哥,你还没入学就全是女生在讨论你,这些都是我在学校贴吧看到的,学校都有你的后援会了,你以前骑马摔伤的照片还被学姐拍了下来发在学校贴吧。

公孙磊仿佛遭到了戏弄一般,说道:好,那好,那第五点和第六点你怎么看出来的。

包昊拯从躺椅旁的竹篮边拿出了一件破洞牛仔外套,说道:因为你去见院长的时候,我正好也在院办公楼办理补考手续,我看着你停单车然后进院长室的,估计是你觉得不得体就把外套脱了,然后放在了房外的座椅上,出去的时候却忘记拿了,我就随手给你带来了呗。

公孙磊从小便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这次却有种被人狠狠戏弄了的感觉,但他依然克制着自己,说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要来找你。

包昊拯摊了摊手,说道:补考办公室就在院长办公室隔壁,你说的什么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你上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我也看了,那是怎样的傲气和臭屁啊,你听说院里有我这么个前任冠军,你还不来找我?我就顺手把衣服带了回来,摆好龙门阵等你了。

公孙磊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这算什么推理!

包昊拯依然笑着说:可我们从没说今天是比推理啊。

公孙磊从小到大可以说从没被这样戏弄过,气得说话都有点不连贯,说道:好,算你厉害,今天算我输了。我记住你了!

包昊拯说道:我也没说我们今天是在比赛,你也没输啊。

公孙磊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哼”了一声,转身便要走,但却被包昊拯一手抓住,他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还有什么事!

包昊拯保持着他一贯的微笑,将手边的衣服递了过去,说道:你的衣服还没拿。

公孙磊涨红了脸,说道:那我谢谢你!说罢,便从人群中穿了过去。

在公孙磊走后,人群也逐渐的散了,胖子和瘦子也围了上来。

瘦子说道:昊拯你行啊你,刚来就给这小子一下马威。

胖子说道:昊拯啊你,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戏弄他,是不是有点过啊。

包昊拯没有回答他们,收起了他的笑容,若有所思的说道:公孙磊……嗯,这个名字倒比我的名字好记。



欢迎大家关注、分享本公众号,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公众号:aftfengyanfeng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