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小说连载《门徒》73-大桥小水贼

小说连载《门徒》73-大桥小水贼

2022-05-13 16:21:16功夫者

点击上方“功夫者” 可以订阅哦!




★ 小编在此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功夫者APP最新版本将在7月15号上线,下载功夫者客户端,用手机学天下功夫,我们不见不散,记得下载

大家好,从今天开始,功夫者会连载新锐都市武侠作者,支离疏先生的作品:《门徒》。讲述都市习武者-林泉,遭遇妻子背叛,抛家舍业,远走四方;人在江湖争斗不断,为安身立命不得不挺身而出,伤人入狱在生活中挣扎的故事。


73-大桥小水贼


孙麻子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明知道对方不是善人还要铤而走险,不能不说是“财帛动人心”的原因。

黑暗中林泉冷哼一声,但什么也没说。行走江湖,最险恶的终究是人心,说变就变,所谓“察言观色、听声辩位”的本领,说的就是这种预见危险的能力,而不是什么武功。

将孙麻子胳膊一抬,给他的肩膀“摘了勾”,然后林泉从他身上掏出打火机,再次将蜡烛点起来。

暗影中林泉的脸庞异常冷峻,一旁不说话的伍青盯着孙麻子,显然火气不小的样子。对于林泉身上背的事,孙麻子知道的不多但已经足以令他料想得到危险程度了——能让一个老江湖都动心的价钱,加上背后出价的人,足以证明经眼前这个青年是个亡命凶徒!

“都有谁想要我的命?”

林泉的声音缓缓传来,每个字落在孙麻子耳边都令他惊颤。

“我就知道是运城的严振嗣,可不是要你的命。”

孙麻子后半句话更像是为自己开脱。

“还想抓活的,这小子真当我是掉了牙没毛的老虎,拿我当面团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跟我说说,这一票他出多少钱。”

林泉的手指屈着,指关节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发出唯一的响声,让这里的气氛更加的阴暗幽森。

“活的五十万,伤的三十万。”孙麻子哆哆嗦嗦地说着,不时用眼瞟着两人。

“少他娘的废话!死的呢?”伍青闻言发怒,伸手就要打眼前这混蛋。

“二十万!”孙麻子本能一躲,但胳膊已经脱臼,一倒就倒在了地上。

林泉忽然身形离座,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刀子,是之前从孙麻子衣服的里面翻出来的,刀刃现在架在他的颈动脉上。

“严老板没和你说,我身上还背着别的事,比他家的事更大的事!?”

两排洁白的牙齿离得孙麻子如此之近,但孙麻子却忽然眨了眨眼,问了一句。

“你身上还有什么事?”

真是老江湖的本性难改,死到临头也得打听点消息。

“省城有个肖家,就是不清楚你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有没有听过了。”

“你说肖援军?道上混的,还有谁不知道他?”

“他家的一个公子死了,你听说了没有?”

“你说得哪个?”

“肖正正。”

孙麻子眼睛当时就圆了,看着林泉的面孔再也没了之前的精神,脑袋一垂就蔫了下去,这是彻底认输、心服口服的意思。

小贼遇上大盗,基本就是这德行。

林泉和伍青两人对视一眼,互相一笑,这种首鼠两端的货色,就只能是这么对待才能让他服服帖帖。不过若说真的就此相信他,也肯定是不行的,只是权宜之计而已。

根据孙麻子的指点,几个人出了村子一路向南,但因为走的都是田间小路,多花了一些时间。不过林泉两人倒不大在意,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

很快几人就看到了一条向南方延伸出去的铁轨,夜色中迷迷茫茫也看不清晰,但可以确定一定是通往对岸去的。

这是风陵渡黄河铁路,向前不远就是风陵渡黄河铁路大桥,70年建成通车,桥长1196米,24孔,高山水面15米,桥北为南同蒲线风陵渡车站,桥南为孟塬车站与陇海线连接。是沟通华北与西北的重要桥梁。

不过这座桥早过了使用年限,原本就是可拆卸的,如今火车经过时候必须限速在时速25公里以下,缓慢异常。

至于为什么不走另一侧的公路大桥,自然是不用说的,那里设卡子太容易,林泉一上桥恐怕就落到了人家掌握之中了。但这不代表铁路这一段就多么平静,对一个老江湖来说,他有的是办法在林泉两人眼皮底下脱身,只不过现在时机还没到。

“孙麻子,你什么也别多想,这一路你就好好陪着我们到陕西。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我也知道你,你最好是老实点!”

走在铁路上,伍青在后面语气平静地说道,但其中的杀气明明白白,孙麻子心中一凛。他还真的不是没有安排,不然哪有那么容易就和这俩人合作了?

林泉和伍青并排,胳膊脱臼的孙麻子现在只能任凭摆布,想跑都跑不了。不过林泉却不敢放松警惕,老江湖帆船往往都是在希望来临的时候。

河北地界有句老话说得好:拜了九十九座庙,就差最后这一炷香(一哆嗦),往往就在这时候出状况导致功亏一篑。

这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不错的。

“路”不是很长,但几人走得也不是很快,已经到了桥上,下面的黄河水泛上来的清冷水汽令林泉他有一种身在水里的错觉。

尽管夜色昏暗,前面的人影还是清晰可辨的。

一共四个,两柄斧头,两把长刀。

四个人面无表情,一副等候多时早已经不耐烦的样子。为首一个看到林泉几人的身影走来,斧头不断敲击着身边的铁架子,发出嘈杂的声响。

孙麻子脖颈一缩,向后退了半步,却被伍青向前一推,推向了几人。

“哥几个,怎么地?不去水里捞鱼,跑岸上抓蛤蟆来了?”很明显伍青认识眼前这几个人,而且点明了几个人原本是水贼的身份。

这是给林泉的信号。

江湖上说道“贼”、“匪”一类,不同于普通人的叫法,是带有古意的称呼的。这两种人在江湖上属于大盗,轻则祸害相邻,重则称霸一方,遇上了基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必然是白刃相见。

“这年头日子不好过,收上来的庄稼填不饱肚子,比不上你伍大爷,这不指望您赏碗饭吃么?”为首的一个膀大腰圆,看上去饭量也的确不小,是个能吃的货。

不过这人有意无意看了林泉一眼,被林泉敏锐地觉察到了。他现在外强中干,内心自然有意无意间加倍谨慎。这一眼说明了几人的来历,八成是孙麻子和他们不知用什么手段通了消息。

伍青哈哈一笑,背着手故意站到了林泉前面,身后却亮出两把子午钺,和林泉在井陉见到的余满楼的那一对别无二致。

看来这次有四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但林泉心中却忽然想起胡先生的话和老僧的叮嘱,最关键是自己现在根本也没有能力和人大动干戈!

“哥几个要是不嫌弃,我手上倒是缺几个人手,大买卖不敢说,踏实本分养家糊口还是做得了保证的,就是不知道几位有没有兴趣?”

这话就是明摆着骂人了,都是江湖上行走的人,谁是怎么回事各自心里都有计较,挑明了说就是为了寒碜对方。

“伍先生的买卖是好买卖,可惜我们哥们一身酸筋懒骨,怕是什么也干不了。”

双方说着话,暗里却都各自向对方移动着,寻找最佳的出手时机。林泉知道对方是要拿下自己,并且说不定是要拿个活的回去,手里握了握之前在孙麻子身上搜到的匕首,心中一样做着盘算。

孙麻子心中却是恨不得破口大骂,因为他的位置正在双方的中间,但很明显两边都没人理会它的存在,或者将他当成了缓冲带。这不动手还好,一动手肯定没人管他的死活。偏偏这两拨人是什么货色,他心里最清楚不过,不打起来是绝无可能!

这时候伍青伸出一只手推了孙麻子一把,人也跟着向前走了一步,嘴里却说:“几位就跟我走吧,这外面风大雨大,哪如在家舒坦?”

孙麻子向前一个踉跄,对面顿时紧张起来,但也知道最前面的是谁,没有妄动。

这时候伍青的身影却忽然消失不见,只有后面的林泉孤零零站在原地。不用或几人也知道上了当了,但这个时间哪有机会反应?

一瞬间就倒了一个,但是手里的家伙没有撒手。

不过这一个只是摔倒,挣扎了两下就站了起来,但是他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晚了。

林泉从后面蹿了上来,因为仅仅相距几步的距离,前面又有个孙麻子遮掩着,更加上伍青先发制人,就没人太注意他。

孙麻子的匕首偏小,但却很锋利,一下就戳中了一个人的手腕,长刀撒手。林泉贴身切向那人身体,毫不费力就将人撞了出去。而这时候,另两个正和伍青转圈。

其实八卦掌不是仅有转圈的功夫,只是人们了解一点皮毛就以为是全貌,之后以讹传讹成了习惯,但这个是八卦的一个特点倒也不错。伍青行动之敏捷,两个汉子完全不能成为他的对手,三几下的功夫就被他放翻一个。

这时候正是第一个倒下的站起来的时候,并且很不巧站在了林泉面前,而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左右是个水贼,林泉一步跨出。一撞一推,就把这一个扔下了桥。

另三个都是一愣,伍青趁机拿下了最后一个,当时就“唰刷”两下刺伤了对手。

孙麻子一件事情不妙,这一转眼的时间四个汉子就被拿下了,他也转身撒丫子就要跑。林泉追上去一把给抓了回来。

随后又听到一声落水的响动,是伍青也丢了一个下去。现在就还两个躺在地上,而且瞪眼瞅着他俩,看样子是不想起来了。

两人身上都有伤,但其实伤的特别轻,根本算不上什么。

“谁也别着急,一个一个来,还有你孙麻子,反正你们水性也好,下去也淹不死。”

欢迎打赏支持原创作者,茶资足矣 

7-15新版功夫者app正式上线,欢迎大家关注吐槽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功夫者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