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进口片中文配音版回暖 情怀使然OR经典传承?

进口片中文配音版回暖 情怀使然OR经典传承?

2021-01-26 07:19:41Mtime时光网



近两年,内地电影市场上,一度被边缘化的进口片中文配音版又有了回暖的迹象。从去年5月刘纯燕代言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票房大卖,到今年年初为《功夫熊猫3》度嘴订制的全明星国配阵容引发热议,再到春季档沿袭70、80后童年经典翻译风格的上译配音版《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的集体追看,无论是译制导演、配音演员,还是媒体及观众,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了国语配音的升温热度。


《功夫熊猫3》中文配音版预告片


前不久才下线的《疯狂动物城》和《奇幻森林》的配音版也在众多观影小伙伴的朋友圈里收到不少点赞。

而眼下,由张国立、徐帆回归配音的《海底总动员2》已经在收获孩子们的笑声了(2003年,二人配音的《海底总动员》广受好评)。尽管目前断言中文配音的进口片已迎来全面复兴尚为之过早,但国配译制片近年来重获关注,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海底总动员2》中文配音特辑


新迹象:从一二线城市消失到有人问津

国配译制片的消失,从2010年前后就驶入了快车道。当时北京四环内民营电影院的中文配音版影片就已经寥寥无几,而号称生活着一半常住人口的五环外,各类新生代影院里的译制片时隔不久也成了稀罕物。如今的北京,常年只放配音版的影院,恐怕就只剩下中国电影博物馆和中国电影资料馆了。其他一二线城市的情形亦大致如此。

坦率的说,在今天市场的整体格局中,译制片被边缘化的窘境仍未得到太大改善,但目前其重获关注的事实,又恰恰说明事情正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说到底,译制片的些许回暖,与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急速扩张及影片类型的日益多元化是密不可分的。

①多国电影百花齐放,非英文影片各具特色


王宝强配音《我的个神啊》


尽管这几年的买断片市场日渐萎靡,但相比之前以欧美片为主导的格局,如今的批片已经初现百花齐放的姿态,印、韩、日、俄、泰等多国影片各具特色。虽然这些影片的影响力和票房占比还远未成气候,但相对于以英文为主的欧美片,非英文作品的中文配音版仍有不小的市场,甚至部分影片还以中文为主打。比如去年上映的印度影片《我的个神啊》,宣传的主诉求就是王宝强参与配音。

另一方面,从观众的接受度来说,诸如《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这样的日本动画电影以及《斯大林格勒》、《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等俄罗斯战争片,不少习惯于观看原音版的电影观众对中文配音版也并不十分排斥。

②CG动画风起云涌,角色配音渐成刚需


《奇幻森林》让动画电影与真人电影的界限变得模糊,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需要找真人演员来代言


2015年,中国内地引进北美动画影片达7部之多(其中,《超能陆战队》为2014年出品);北美15年公映的10部新片中,有7部影片获准国内公映(其中,《鼠来宝4:萌在囧途》延期至2016年1月国内公映)。此外,英、法等欧洲动画电影也全面开启了中国的登陆之旅,更令很多年轻观众欣慰的是,时隔三年日本动画电影也全面解禁。“一般来说,动画电影都会相对多排一些配音版,一方面是题材本身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要考虑小朋友的需求”。北京金逸影城市场部负责人张姣姣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今年4月《奇幻森林》的大获成功,动画电影与真人电影之间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动物说话、机器人发声、精灵歌唱、鬼妖叫嚣都已是见怪不怪,这些用电脑CG制造出来的“虚拟形象”,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都需要找真人演员来代言,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中文配音演员达不到进口片演员本人发声的真实感”这一门槛。

③怀旧风潮强劲,童年情结难舍


《哆啦A梦:伴我同行》一个主打元素是请央视91版《机器猫》中阿蒙(哆啦A梦)的代言人刘纯燕再次担纲配音


近几年来,海外的影视怀旧风愈刮愈烈,其中的一个趋势就是将上世纪的经典动漫作品进行重新改编加工,搬上大银幕。如《变形金刚》、《蓝精灵》、《圣斗士星矢》等。而有些国民级电影,如《机器猫》,虽然在日本年年上映,但引进国内也只是近些年的事。对于这些影片的中文配音,一些70后、80后往往会“另眼看待”。2015年5月28日在大陆上映的首部机器猫CG剧场版动画《哆啦A梦:伴我同行》,票房高达5.31亿人民币,当时引进方的一个主打元素便是请央视91版《机器猫》中阿蒙(哆啦A梦)的代言人刘纯燕再次担纲配音,这种加持效应显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擎天柱伴一代人长大


这样的情况虽不普遍,但却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变形金刚》系列真人电影每次上映时,我都要去影院刷好几遍,其中肯定有一遍得是中文版吧,虽然平时已经看惯了原音版,但毕竟打小就是听着动画片里的擎天柱说普通话长大的,这份情结永远都无法替代。”来自AC模玩网的申先生是中国著名的变形金刚收藏家,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还大有人在。

④三四五六线市场的迅速扩张

去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创纪录的440亿人民币,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归于数字化后二线以下城市的影院及银幕数的飞速增长。在一二线城市影院渐趋饱和且房租人工高企的情形下,三四五六线城镇的影院建设高潮迭起,与之相匹配的,是这些地区的电影观众消费需求的强力释放。事实已证明,在这些地区,中文配音版仍占有相当份额的市场,沈阳耀莱影城的刘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这里排片,配音版的影片数量不在少数,甚至部分影片或者部分时段上的配音版数量还能占到一半,这点和北上广还是有些区别的”。 


曾辉煌:配音演员人气不输明星

与当下的情形截然不同,译制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可谓是全民追捧。提起那时候的译制片热,即使是现在的一些原音党也颇为感念。“文革”结束后,建国以来各个时期累积的译制片,包括盛传的内参片得以逐步解禁 ,这些译制片中不乏精品之作,不仅影片本身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且大都是长译和上译的艺术家们精打细磨出来的。对于此前十年一直在看八个样板戏的中国观众来说,那种震撼可想而知。当时,一些礼堂和文化宫的译制片场次真正是一票难求,场场爆满。

①改革开放唤醒行业复苏,人才聚集实现佳作井喷


《追捕》等片当年风靡全国,图为DVD封套


得益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外国电影的引进也开始步入正轨。1978年举办的日本电影周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追捕》、《远山的呼唤》等影片曾是许多40 —60后的难忘“映像”。从此,海外电影得以源源不断的输入内地。与此同时,一个封存已久的人才库重新被打开,艺术工作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夺回逝去的青春”、“莫让年华付水流”的信念成为了老中青三代艺术工作者迸发艺术创作热情的源动力。因为赶上了“前所未有的好时代”,人才济济加干劲十足, 80年代译制片创作空前繁荣、佳作纷呈。曾是上译厂第一代配音演员的杨文元先生,在下放青海劳动20多年后,终于在上世纪70年代末,回到了他熟悉的话筒前。和杨先生一样,一大批建国以来便聚集起来的从艺“老将”直到改革开放初才真正焕发出艺术的青春。

曾几何时,上译厂各个年龄段的配音演员让普通观众如数加珍,人气甚至不输同期走红的影视歌星。《悲惨世界》、《尼罗河上的惨案》、《佐罗》等令人津津乐道的译制经典,即便今天再次聆听,仍然能让人感受到中文的韵律美和意境美。这些中文配音版的大银幕之作,对于当时国门初开、文化生活匮乏的国人来说,不啻是一道又一道丰盛的视听大餐。

②影视动画相继发力,译制作品精益求精


“一休”光第一集配音就打磨了一个月


同一时期,电视台播出的译制影视剧和译制动画片也是相映成辉。1979年,中央电视台开办《电视译制片》栏目,同年,第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动画片《铁臂阿童木》的引进被提上议事日程。如何让这些外国的影视角色说出一口好听的普通话,让引进单位煞费苦心。除了积极向长译、上译求教取经之外,大批广播播音员、话剧舞台剧演员加入到译制剧的配音行列中来,潜心研究,艰辛求索,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靓丽的声音“形象”。为《聪明的一休》中一休小和尚配音的李韫慧女士谈及当年的往事依然记忆犹新:“光是一休第一集,我们就配了差不多一个月。而且配音之前,每个演员还要向导演汇报对所配人物的理解与认识。”显然,这种慢功出细活的状态,都打上了计划经济时代的烙印,是今天完全不可想象的。

从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期,中国观众得以在十来年的时间内,尽享半个多世纪以来全球累积的影视精品,加之相对非功利化氛围与心态下的严苛精加工再创作,最终使得译制佳作层出不穷地呈现在观众听众面前,成为几代中国观众难忘的年代记忆。这一从七十年代末一直延续到九十年代中期的文化风潮,是特定历史条件下各种因素迭加助力的结果。 


世纪初的没落:草台班子制造译配垃圾

历经八十年代的辉煌之后,九十年代中后期内兴起的一场带有鲜明时代烙印的视听技术变革将译制片带入了寒冬,进入新世纪后,译制片的发展更是伴随着国内院线的大萧条迎来了行业的整体没落。而政策法规的不健全以及执法的缺失,让劣质配音版和原声字幕的音像制品大行其道,令本已每况愈下的主流译制片市场雪上加霜。

①版权淡薄监管不力,盗版猖獗贻害深远


《珍珠港》等片是因盗版损失大量国内票房的悲剧典型


1993年,中国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家用VCD播放机,1995年,中国家庭的VCD播放机保有量开始呈几何级数增长,新世纪伊始,几乎家家都有超强纠错功能强大的VCD、DVD播放机,大街小巷数元钱一张的廉价盗版电影光盘几乎随处可见。在长期以来版权意识淡薄和政府监管疏失之下, COPY正版碟和影院盗录成了盗版商的常态营生。当时,一部火爆的好莱坞影片或港产片刚刚上映,市面上就会有盗版光碟随之而来;新片首轮上映尚未结束,正版影碟尚未全面上市,广大民众便已可以轻松容易的在家中欣赏到该片的全貌。2001年的《珍珠港》、《剑鱼行动》、《木乃伊》以及之后的《怪物史瑞克》等,就是因盗版损失大量国内票房的悲剧典型。铺天盖地遗祸无穷的盗版丰富了很多中国家庭的小荧屏,足不出户无限制纵览世界大片的甜头从此深入人心。
   

《剑鱼行动》


在门可罗雀的电影院里,观看译制片的人数骤减,更为糟糕的是,大量音像出版社,盗版影碟商常常雇用大批的“草台班子”为新近的外国大片配音,生产出了数量惊人的译配垃圾,有的劣作甚至还在地方电视台频频亮相,令广大观众大倒胃口。数量有限,译制水准精良的官方译制片逐渐被这些泛滥成灾的配音毒品所淹没。而成长在这一时期的年轻人,由于从小接触的就是草台配音,对80年代正版译制片的辉煌历史缺少充分客观的了解和认识,由此对译制片产生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偏见和排斥,也就不足为奇了。与此同时,“原音加字幕”这样一种更为省时省事的播放版本开始兴起。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到新世纪的头十年,既有的观众逐渐接纳了这一新模式,而新生代影迷更是在这种“原声碟”中泡大,这成了压跨译制片市场的又一块落井之石。

如今,这些对译制片满怀成见的95后、00后逐渐成为了中国大陆地区影院的主流观众群体,他们普遍具有相对较高的英文功底,有的甚至能在影院公映的原版片中发现公映中文字幕的翻译错误。实事求是地讲,中文配音的节奏、发音、语调都和外语原声有着不少差异。久而久之,这些年轻的主流观影群体对译制片更为排斥。原声至上、拒绝配音版的观念根深蒂固,这也成为当下各家影院大幅削减配音中文版场次,甚至根本不排译制片的直接原因。

②内外因素雪上加霜,体制变革迫在眉睫


电影拷贝数字化成了译制片加速消失的又一致命一击,图为《怪物史瑞克》海报,当年该片国内票房受盗版影响严重


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电影拷贝数字化成了译制片加速消失的又一致命一击——如果说此前因为有大量的中文胶片拷贝存在,影院因为调剂周转运行的原因,不得不放映一些中文版的话,那么现在无缝接驳数字密钥时再无后顾之忧,影院为了排片方便干脆取消了中文配音版的排片场次,令人深感无奈。

糟糕的情势引发了连锁反应,配音版的没落,直接导致了影视配音行业待遇持续走低,译制片演职员和影视剧演职员收入差距不断拉大,译制单位所暴露出来的内部管理弊端也日益突出。进入新世纪,打造了译制片繁盛期的一大批艺术家开始陆续退休,不少已经挑大梁的优秀中青年译制片从业者也陆续离岗。上译、长译等国内配音大户都有大批人员或出国、或经商或京漂,或从事表演和主持等其他行业——观众们熟悉的张涵予、黄渤、郝蕾、徐光宇等演员都是从幕后的配音演员转到前台从事影视表演的。久而久之,配音行业的专业队伍变得人心不稳,而这还在其次。人才梯队的青黄不接更让人忧心忡忡。

不得不提的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海外电影引进速度加快,上映档期紧急,留给译制方的时间被一再压缩。于是,传统的翻译、润色、校对、装填、排戏、校正、补录等环节或精简或忽略。许多演员都来不及去细细理解自己要配的角色,甚至对全片也缺乏起码的认知,便匆匆上阵。一些年轻的配音演员普遍存在行当不全,音色单一的问题,这对走向低谷的译制片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但将这些责任全部怪罪到译制方和配音演员头上,的确是有失公允的。

经历了繁盛期的译制片在世纪初走向衰落,这令每一位中文配音电影爱好者都深感痛惜,行业的萧条不仅源于外部因素,自身暴露的问题同样也不容小觑,新时代的电影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要想重新赢得国内观众的喜爱和信任,法律行规的健全,机制体制的变革与创新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希望与出路:需求有,复兴难?


对于配音版的前景,业内人士看法不一,但对现状都表示出普遍的忧虑。《奇幻森林》的翻译和配音演员陈喆先生的观点是:“需求有,复兴难”。影视学者余泳先生也持相同观点:“毕竟都是市场决定的,院线的排片完全是根据观众的需求,配音版要想再现八十年代的辉煌,不太容易”。

事实上,即使是中文配音版需求相对较高的三至六线城镇,译制片市场也在日益萎缩。近期上映的漫威超级英雄片《美国队长3》,在许多三线以下的城市,也是全面的西风压倒东风,配音版遍寻不见。这种趋势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①观念扭转:机械对口型还是艺术再创作?


《疯狂动物城》中文配音效果不错  


其实,一些原音爱好者也是当年的译制片爱好者,这点很多人不否认。“只是无法接受现在的配音,真的不是一种享受,倒并非一味的排斥。八十年代的《虎口脱险》、《伦敦上空的鹰》,我有时候还不时拿出来听听看看,真的很经典”。中国配音网的译制片爱好者如是说。著名配音执导程寅先生也坦言:“不能去怪观众挑剔,说来说去,片子没做好,时间长了,观众自然而然就会做出选择”。在搭建《疯狂动物城》的中文配音班底时,译制导演张云明先生大胆的启用了一批新人,力求“一种动物一种个性声音”,最后出来的效果确实不错。可见努力总会有回报,至少这一次没有出现原音党对这一版配音的大肆“口诛笔伐”。

毋庸置疑,配音是一门艺术,而不是可有可无的一个流程。众所周知,在欧美许多国家,对于自己生产的电影,相关的配音都是极其严谨的,创始人迪士尼先生为自己旗下的动画片配音多年,《狮子王》和《玩具总动员1》依然被封为教科书级的英文配音典范。而对于进口电影,许多欧洲国家也必须配成自己国家的语言进行放映。不少法国观众甚至认为只有配成法语的片子才能呈现出最佳的观赏效果。


在《花木兰》中,陈佩斯演绎的木须龙堪称一绝


我国的译制片也同样展现过非凡的艺术魅力,经历过译制片黄金年代的国人曾经深切感受过那种艺术美的享受:“邱岳峰他们,用声音穿越时空,遨游世界……他们时而呐喊,时而低吟,时而高谈阔论,时而冷眼旁观”(崔永元语)。还记得在迪士尼动画《花木兰》的大陆国语配音中,陈佩斯演绎的木须龙堪称一绝,幽默、清亮的嗓音将这个中国题材里的可爱角色塑造得极为传神,被公认超越了台版吴宗宪乃至英文原版的艾迪·墨菲的配音。这就是配音这一再创作艺术手段的魅力所在。

还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崔永元到日本拍摄《电影传奇》时要采访《追捕》中“真由美”的扮演者中野良子,日本接待方很惊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摄制组千里迢迢从中国跑来京都只采访一个人气很一般的普通演员?因为他们不了解这部电影当年在中国引起过多大的轰动,而受欢迎的原因除了当时国人“少见多怪”之外,还因为这部片子出色的配音,让这部在日本观众眼中十分平庸的影片焕发了生机。

毋庸讳言,要让新生代的观众认知和体会到配音版的艺术魅力,或者说,至少不是一上来就抵触与反感,还是需要不断地出精品,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②人才培养:机制健全与法制保障


为希亚·拉博夫配音的姜广涛曾称配《变形金刚》真人版电影时劳务费只有1500元  


姜广涛曾公布过他配《变形金刚》真人版电影时的劳务费只有1500元人民币。而在日本,曾在经典动画《EVA》中为女主角绫波丽配音的林原惠年收入却高达7000万日元(约合420万人民币),这与国内配音演员微薄的酬劳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如果国家不从产业政策与配套资源向影视配音领域进行倾斜,如果配音演员的付出与获得不成正比,那么优秀配音演员改换门庭便是迟早的事。

需要保障的不仅是配音演员的薪资待遇,还有每部片子留给译制方“细琢磨”的时间。进口片特别是分账影片的引进程序,包括审片标准、物料进口、译制配音等环节的时间没有充分保障的话,那么匆匆定档——匆匆配音——匆匆上映将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这种体制与机制的弊端,乃至法规政策的不透明,导致译制片始终处于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生产中,“创造精品促繁荣” 自然将是遥遥无期。这个黑锅,译者、译制导演、配音演员不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国家一些好的经验,自然也该多多借鉴。比如,非本土母语的外国电影上映时,必须保证一个最低比例的配音版场次放映;又比如,本国的电视频道上播出的外国电影,必须是配音版。这些措施应该是适用于中国当下市场且一举两得的——既不影响原音片爱好者的偏好,又给喜爱配音版的观众选择的权利。

③需求细分:动画、小语种、烧脑片、老少观众

至于说到配音版的需求,在前文已有涉及。随着动画及CG特效电影的大行其道,为“虚拟形象”代言的频次将越来越高,这也为中国配音演员与外国配音演员同台竞技提供了难得的契机。特别是中国本土的原创动画的崛起,为配音演员提供了广阔的发挥空间,也能够让观众更快地熟悉配音演员、认可配音演员。所谓日本的“声优”明星,说到底其实是其背后以一个庞大发达的动画产业作为支撑——大量的优质电视动画片和动画电影需要有合适的“代言人”画虎点晴,让这些本就赏心悦目的动画角色因为精彩声音的再演绎而变得更为出神入化,栩栩如生。我们无法想象,中国本土的国产动画片一直不见起色,而配音演员能独善其身。

其次,中文配音不光是针对英文影片,今后中国观众将看到更多语种的海外电影,除了西班语、法语外,可能还会有冰岛语、拉丁语等,各种国家或民族的语言都可能出现在电影中,需要配音演员用普通话去诠释。作为观众,我们不可能对各国语言都精通,也不可能只靠盯字幕就能看懂银幕背后的“门道”。


配音版是世界观宏大的电影及烧脑片拨开云雾的利器,图为《魔兽》吴彦祖角色对比照  


对于影视剧配音的前景,也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谨慎乐观。上海电影译制厂青年译制导演詹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配音版一直都是有需求的,因为它是观影时解放视神经的享受(不需要盯着字幕错过画面细节)、是烧脑片拨开云雾的利器(把话清晰有条理的交代清楚,给观众理清头绪,防止你来不及看字幕导致一脸大写的懵)、是孩童和老年人的最佳伴侣(你让不识字的小朋友和眼疲劳的老人家追着字幕眨眼睛,未免太过虐了)。无论何时,热爱自己的母语都是正确的事情。所以我相信中国的译制片配音会越来越好。” 


近年来的配音佳作
霍比特人·超能陆战队

蚁人·圣斗士星矢·魔兽

尽管近年来的配音版作品质量参差不齐,有些甚至引发争议,但部分译配上乘的精彩佳作,仍然为观众展现了新世纪译制配音工作者高超的专业水准:


从《魔戒首部曲》到《霍比特人:五军之战》,配音版保持了高度一致性  


从2002年4月8日首次登陆国内的《魔戒》首部曲开始,到2015年1月23日大陆公映的收官之作《霍比特人:五军之战》,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配音演员们一直在为这套宏大、系统、紧密相连的西方魔幻史诗巨片赋予中国化的全新生命。在廖菁和张伟导演的努力下,六部影片保持了高度的连贯性,一套班子从第一部配音配到第六部,跨越了整整13年,参与配音的演员非常敬业,为了拿捏好各自角色的特点,几乎每一个人都对原声的配音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揣摩,周志强饰配的甘道夫音色浑厚苍劲,陆揆一人演绎的健步侠阿拉贡和小怪物咕噜音色天差地别,正气凌然和邪恶粗鄙的配音反差令人惊叹其多变的塑音功力。

2014年2月28日国内上映的迪士尼人气动画《超能陆战队》的配音版同样由八一电影制片厂诚意打造。曹旭鹏和郝海翔担纲配音的小宏和大白与原声的意境可谓完美贴合,其他几位主要人物配音也是音色各异,获得广泛赞誉。


《超能陆战队》配音版由八一电影制片厂诚意打造


2015年10月16日,漫威超级英雄电影《蚁人》国内首映,电影通篇充满美式风格的幽默风趣笑料,在上海电影译制厂中青年配音演员的倾情演绎下,这些笑点穿越了中美文化的差异壁垒,被平实、标准的普通话诠释得恰到好处,毫无违和感,作为影片中的嘻哈配角,蚁人的草根朋友路易斯堪称一大亮点,其高难度连珠炮似的大段搞笑妙语被青年演员赵路饰配得极为出彩,令人印象深刻。

2016年2月26日登陆国内院线的日本怀旧热血动画《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更是凭借经典的金句译法和传神的配音令广大怀旧党满心欢喜,担纲译制导演和主配的詹佳以及参与其他人物配音的上译厂演员都是《圣斗士》的忠实粉丝,他们基于童年的怀旧情结和高涨的创作热情投入译制工作中,将片中人物饰配得惟妙惟肖,令许多同龄观众找到了久违的感觉。


悬疑烧脑类片《但丁密码》被认为是中文配音版的上佳对象


无论何时,优秀的译制片都能对观众更加深入地理解影片起到良好的辅助作用,同时也是保护中文、推广母语的一种有效方式。尽管在当下的院线中,国语配音版的进口片排片量极为有限,但地道标准、贴合原声语气的国语配音能够在目前再次引发关注,的确令人欣慰。

近期,著名游戏改编之作《魔兽》在国内大规模热映,一位男性魔兽玩家在朋友圈留言道:“已经十年没在电影院看过配音版了,可这一次我必须看!因为媳妇要跟着去看,我想象不出,不看配音版,咱们那些术语和致敬梗,她能不能看明白?”

或许,这只是一句戏谑之辞,但却不无道理。接下来,今秋还有一部烧脑大片《但丁密码》将要引进,如果届时能将此片打磨成译制精品,那么建议观众在看过英文原版之后,可以考虑再看一遍中文配音版,也许到时会对配音版有新的感受。 


作者:关中阿福 豫章林翔


时光网出品



↑↑↑长按二维码,或扫描指纹即可关注时光网



求评论!求吐槽!求嘚瑟!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冰川时代5》定档8月23日上映

萌物上演末日逃亡 传"谍影重重5"定档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