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今年春节,一位叫Paula的姑娘住我家

今年春节,一位叫Paula的姑娘住我家

2020-11-23 07:17:41慧成美妈

题记去年底,家中小女第二次向常熟世界联合书院(UWC)提出请不回家的外国学生寒假来HOMESTAY的申请。这次她的心愿得到了满足。一位叫做Paula的尼日利亚小姑娘来到我们家,在春节期间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想,这不仅对她而言,还有对我们家,都是一次难忘的经历,遂录文如下以记之。

         如果不是Paula的到来,我们可能会一直把非洲想成一个很遥远、很原始、是一个除“非洲”这两个汉字所表达的一个流于字面的地方名之外,于我们并没有多少实际意味的地方。好在Paula来到了我们家。所有这些虽不包含恶意但却也显得简单粗暴的印象就像是黏附在非洲这片大地上的灰尘,被Paula的巧手一点点地抹去。非洲其实离我们不远,那里的人们也一样在努力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也一样在坚持追逐他们的人生幸福。就像Paula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梦。Paula,就是这样追逐着梦,来到了中国,来到了我们一家人的身边。

         咋见人高马大的Paula时,我们有个小担心:安排给她的榻榻米房间是不是有些过于迷你了!不过,家里没有其它的房间可以给到她,只有请她克服了!但显然房间大小她全然不放在心上,在熬过“寒冷”的第一夜后,她坦诚告诉我们的是:她怕冷。所以赶紧给她增加了褥子与被子。小姑娘也很有心,在待在屋里一段时间后突然走出来对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我们说,她之所以待在房间里,是因为她的房间里开着空调,并不是不喜欢和我们待在一起。这使我们认识到自身的一个文化特点,在湿冷环境下长大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冬天,也就没有在冬天把空调全开的习惯。但这样的环境对于Paula而言显然是并不舒适的。我们谢谢她的告知,同时也告诉她:她可以按她计划做想做的事情,在我们家里没有规矩,所以她待在她屋里没有问题,我们理解。其实理解的不仅是她的善意解释,更是一个来到遥远国度里的孩子的艰难适应与坚强。

         人高马大的Paula让我们很难把她当成和我们女儿一样的孩子看待,虽然她们同龄。她问的问题以及待人接物常常是一个小大人的样子,不,就是一个有着求知欲与社会责任感的大人。她会问诸如“听说中国人拥有的房子是有期限的,为什么?那等到期限到了会发生什么”等等之类的“宏大”问题,这样的问题听懂对于我们来说都已经有些吃力,要用英语来解释为什么则更加困难。更关键的在于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现状,我们并未认真地探究过这里面的为什么,因此即便要用中文来回答这样的问题,对于作为成人的我们而言也是并不简单的。这又使我们对自己有了新的认知,其实我们很多时候是不太愿意去思考和寻求答案的,这样的自知其实让我们直觉很惭愧。但她并没有因为我们答不上来而感到失望,她反过来安慰我们:每个国家都是不同的,她只是好奇。

        但当我们要把她看成大人的时候,她却又的的确确是一个孩子。一个有些挑食,对她不喜欢的菜不愿伸一筷子、而对于喜欢吃的会加油吃好多的孩子。开始的时候,家里琢磨着她会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比如不喜欢猪肉,那么喜欢牛肉?会不会喜欢海鲜之类;蔬菜呢?喜欢吃色拉还是清炒的菜蔬?好在做美食是家里老人的拿手好戏,几顿下来就摸清了Paula的喜好,她喜欢吃宫保鸡丁和八宝饭。在美食面前,小家伙还会撒娇,要家里老人教她做。这下就得动员到全家人的英语力量了!若只是我,这便是件难事,虽然闺女她奶奶使了劲儿地解释做法,闺女她妈妈却是无法把这烧菜的步骤准确地翻译出来。结果就是,我们给Paula做了个承诺,回头查着字典写成英语菜单给她发过去。说到这儿,其实这承诺还没得到兑现,难为情。

         Paula来到我们家里也给我们家女儿放下学业到处走走吃吃寻到了充足的理由。比如逛逛苏州园林,看看金鸡湖畔的音乐喷泉,去吃吃匹萨汉堡西餐打打牙祭,再跑到上海滩看夜景和老城隍庙吃小吃等等。两个小姑娘凑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其中Paula还跟我们一家人回到了乡下度过了春节假期间最重要的除夕与春节。Paula对于乡下村民如何过春节,如果祭拜祖先,都非常好奇,当然乡下的村民也一样对她好奇,偷偷打量着她,一不小心被发现时,就腼腆友善地冲着她笑。只是在祭祖时有略微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在于,对于乡民而言祭祖非常神圣,他们觉得Paula完全是个外人,而且可能还会有不同于本民族的宗教信仰,这会惊扰到祖先。而这样的仪式显然又吸引着Paula。于是原本善良的乡民在这一个时刻选择把仪式的神圣感放在了首位,真的提出了要求Paula离开。这个举动可能伤害到了Paula,但Paula也在这个时候体现了她的少年老成。她很坦然地离开,对于我的解释她说她理解,对于我的歉意,她说她不觉得被冒犯。这个时候我们开始明白,其实在整个HOMESTAY过程中她都是非常享受这种与中国真实的社会民情深入紧密接触的过程的,她已经做好了可能会感受很好、当然也可能有时会感受很糟的心理准备。这是一个有备而来的孩子,就像她跟我们分享的她对今后人生的规划,始终她是有着她的主见和愿景的,难道这就是UWC孩子身上的特质之一吗?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要到她回校的日子了。她向我们提出最后的两个希望,首先想去买些东西,她说希望买到很便宜的鞋子。于是我们带她去超市,在那里,她用200元的预算给自己买了三双鞋还有一条牛仔裤以及一个口杯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有人如此精打细算地来购买东西了,而且我们也很久没有意识到200元钱原来还是可以买到这么多东西的。当结账时她要的东西稍稍超过了200,当她纠结是否要放弃什么时,我们心中不忍,为她支付了让她纠结的那个零头,小女孩很高兴,雀跃地向我们表示感谢。然后又羞赧地提出希望,她说想请我们回去时绕一下凤凰书城,她前几日和我女儿去逛时,看到那里有很多原版书,她希望买几本。于是在书店我们又看到一个很大方的Paula。她专注地围着外文书籍仔细地翻看了一本有一本的书,拿起又放下,最后又花了200元买了三本厚厚的外文原版书。一个爱书胜过爱其它物质的女孩子,她的路一定可以走得很远、更远吧?

         她的另一个希望便是去附近的一个教堂做礼拜。她说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过礼拜了,这让她心有不安。这个做礼拜的教堂,我们也曾多次去过。我们只把那里当做一个有美丽风景的地方,比如建筑,比如夕阳。这个教堂在许多当地人心里,更是情侣拍结婚照取外景的热门地点。但这一次我们带着Paula,抑或是Paula带着我们来到这里,却是因为真正的信仰。她在我们目送之下与很多从各处汇集而来的外国人进入到教堂做礼拜。在进去之前,她特地去洗手间把一路走过来时沾在她的新鞋上的泥泞一一擦干净。这是一个漫长的礼拜过程,也是作为大部分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中国人很难理解的过程。不做礼拜而心有不安,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从小我们多被教育要勇者无畏,却少有被教育要“心存敬畏”,这便是文化上的又一种差异吧?只是“心存敬畏”这种心理本亦是中国传统文化特质之一,比如早有“人在做,天在看”的老话,那么是啥时候我们开始狂妄到“人定胜天”的呢?

         不管怎样,时间真的很快。这一天便是Paula回校的日子。一家人很是依依不舍。不过全家老小操着洋泾浜英语度过一个春节也是一项辛苦的“体力活”,于是便也有了一种解脱感。但与Paula的缘分已然结下,除了英语菜单,我还有多个对她的承诺要一一实现。因为Paula,非洲也的确亲近起来。于是在看《战狼2》时,莫名地会问自己,这部似乎涨了中国人志气的片子,非洲的人们看下来会有怎样的感想。包括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那个关于援建非洲的小品,Paula恰好坐在我身边一起看。那时我就在想,如果她看得懂,她会有怎样的反馈?一时间,我突然有些尴尬。好在Paula很安静,她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会儿节目后,跟我们礼貌地道晚安,并入乡随俗地祝我们“新年快乐”,把空间留给一起守岁的我的家人们。这就是Paula,我们认识的第一位非洲朋友,一位非洲小朋友。

        我们祝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