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小说连载《门徒》81-华阴宋金刚

小说连载《门徒》81-华阴宋金刚

2022-05-14 13:02:18功夫者

点击上方“功夫者” 可以订阅哦!





★ 小编在此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功夫者APP最新版本将在7月15号上线,下载功夫者客户端,用手机学天下功夫,我们不见不散,记得下载


大家好,从今天开始,功夫者会连载新锐都市武侠作者,支离疏先生的作品:《门徒》。讲述都市习武者-林泉,遭遇妻子背叛,抛家舍业,远走四方;人在江湖争斗不断,为安身立命不得不挺身而出,伤人入狱在生活中挣扎的故事。


81-华阴宋金刚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唐·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马长顺的软剑是采用某种钢合金材料制作的,这是他平时的一大爱好。

软剑不适合砍与刺,但可以割,它可以轻易割断血管与关节处的韧带,而且挥动起来可以像鞭子那样速度极快,即使一击不中只要一抖就可以迅速下一击,让人防不胜防,软剑是靠割断颈动脉杀人,一般的盔甲不会护到脖子,所以软剑的杀伤力是很强的。

在古代,有不少的文人逸士、政客要员,以练习剑术为修身养生、陶冶性情的手段。 软剑,因其剑身柔软如绢,力道不易掌握运用,习练时又须精、气、神高度集中,所以,在剑器种类中属高难型剑术,是与硬剑完全不同的剑器。

在晋代诗人刘琨的《重赠卢湛诗》中就有赞誉软剑的诗句:“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宋代沈括《梦溪笔谈》里也有记载软剑的踪迹,“用力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复直如弦”,“可以屈置盒中,纵之复直”。

总之,这也是一门奇门兵器,需要很高的基础才能练习。但是练习归练习,真正搏命厮杀的时候,使用软兵器的一方几乎从不占优,所以这就是练功用的兵器。与此相同的还有动辄几十上百斤的大刀,更不适合出现在实战格斗中。

软剑想要用的出手,唯一的法门就是要快。

这一点,对手自然也清楚,所以上来就是抢攻。

马长顺并不惊慌,对面的人他并不陌生,风格路数心里清楚得很。软剑并不是吴秋和的传授,形意拳是一门很务实的拳术,基本上拒绝任何花巧的技术,因为其来源是战场,取巧实际等同求死。而且软剑不同于其他软兵器如流星锤、九节鞭之类,没有任何立竿见影的特长,故而连民间都罕有人练习。

对手的剑几乎是扑面而至,一剑直奔马长顺面门。

马长顺手腕一抖,手上的剑形同一条毒蛇昂首而立,呈现出明显的S形,说不出的诡谲阴森。对手一剑刺来的时候,这一剑也同时电射而出。

软剑不善格挡,只能是不断进攻才有价值。

对手攻来的一剑不得不中途变换攻防,因为马长顺这一剑是直奔其手腕未来的,因为对手的关系,没人怀疑这一剑可以轻松洞穿一个人的手腕的威力。

名声和实力,很容易把假的变成真的,一般取决于对手的认知而不是心理,这是吴秋和为徒弟研究兵器用法时候的一句话,如今应验了。

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战术的行家。

这一剑,不救便是真的,救了就是虚的,但是虚后要有实,不然就是花架子。

马长顺手腕再抖,剑身回撤,速度之快已经夺人眼目,即便是在旁观战的黄栋也看的应接不暇。这是软件的另一个特性,剑身具有弹簧的性质,但不好运用出来。

弹簧是机械,有人身不可及之处,但也容易失控。回撤的剑身如艳阳照雪一般消失无踪,但也不过一刹那的事情。对手一见软剑消失便知道不好,迅速挥剑抢攻,但为时已晚。

马长顺身形一动,左右手一个交换,剑身再次突进至对手身前,角度竟是自下而上,奔着对方咽喉要害而去的!

不远处的黄栋瞧得更加仔细,这一手正是之前他对付和严振嗣一起的老者时候用刀的法门,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另一人身上见到。不过他倒是毫不奇怪,因为这一首本就是吴秋和和黄栋的师父余化鹏喝酒的时候玩出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个马长顺竟然用到了软剑上。

能两手互换运用兵器,需要两手都能熟练运用才行,可见马长顺下的功夫不小。不过可惜这一剑居然未竞全功,被那人避过了要害,只在颈上留下一道血痕。

,瞅准马长顺的位置就是一剑,这一剑乍一看像是剑柄悬挂着吊绳一样毫无力道,实际却是奔雷一般迅捷。

马长顺却早有所觉一样,蹲身屈腿向前一迈,正是形意拳身法的经典,鸡形步!

软剑剑柄随着他身体的运动再次换手,紧跟着抬手向前就是凶狠的一剑!

这时候此人刺下的一剑刚好落空,再也没了出剑的机会。

一剑迅速割断对手的颈动脉,喷出的鲜血洒了马长顺一身,但他却没有半分移动,仿佛是刻意而为一般。缓缓将剑抽回,只见他一手持剑柄,一手托剑尖,两手高举着双膝跪倒在地就是一拜,再抬头已经是两行热泪!

此人竟是他的仇敌!

这一幕大出众人意料至外,谁也没想到新仇竟然连着旧恨,比评书演义还要令人唏嘘。

远处的严振嗣见状转身就上了车,再也没敢多留半刻。

贺六斤也急忙发动汽车,黄栋招呼马长顺上车,几人匆忙疾驰而去。

这段时间不是没有其他人经过,但哪个有胆量报警?按一般人的常识,敢在光天化日下行凶的,绝对是有极大的势力才能这么明目张胆。一般走这条路的多是潼关华阴两地的百姓,最担心的是报警以后招致的报复,再加上事发时间太短,竟然就这么让一群人张扬而过。

不过这不是说不必料理后事,只是谁来出面的问题。

林泉几人走后不久,便来了一群人,清一色部队的车牌,说明这件事已经不是地方能干涉的了。至于最后归哪里管,只有天知道。

望着林泉生他们驱车远去的方向,一辆军车里面闷头抽烟的宗贵兵喃喃道:“咱们最后也就能做这么多了。”

宗贵兵也并不清楚,在他口中所说的“这么多”,支付代价的不过是另有其人而已,不然他也一样什么都做不了,怕是更要遗憾。

但无论如何,四人总算是顺利到了华阴市,但林泉却成了大问题,他既没有生病的迹象,却就此昏迷不起。在这里几个人的能力都无从施展,但又不能听之任之,每个人都焦虑至极。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林泉的身体目前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症状,但这远远达不到几人的预期。

几个人里面对林泉的近况最了解的是贺六斤,他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到伍青,但那天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伍青一样是受人所托,但究竟是谁却不清楚。

第二天,马长顺硬着头皮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无论如何先通知宋季岚再说。不论林泉的状况怎样,见到了人就不能隐瞒。

“你说你们在华阴?那我给你个号码和地址,先找这个人看看有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我等你一下午电话,其他的不用说了。”

宋季岚放下电话,闭目良久,然后抄起电话,给另一个人打了过去。

老九,刘子迁。

 

 

宋季岚让马长顺找的人叫“宋叔岚”,在华阴开一家公司,是个老板。

“你是老四的师弟?是吴秋和吴先生的徒弟么?那好你们在哪儿我带人过去吧,在华阴这边有我不用担心。”

接电话的人满口山东方言,应该是宋季岚山东老家的当家兄弟,而且他居然知道自家师父的名字,看来至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这一等就是将近一个小时,来的是一个令人一见就难忘的大汉,比之宋季岚还要壮硕三分,而且一脸凶悍之气,给人的感觉比黄栋更要危险一些。

果不其然,这人一来就看见了黄栋,当时眼前就是一亮,直奔他们而来。马长顺站在黄栋身侧,暗自打量这人,估计八成就是电话里的宋叔岚了。

黄栋见着人向他来,下意识身体一动,却令对方眉头一皱,再往前走的时候身形气质忽然大变,竟是带了攻击的意图!

马长顺见状,赶紧一步从黄栋身侧跨了出来。脚下向前迈了一步,单手向着对方一伸,说道:“是宋叔岚宋师兄么?”

宋叔岚一见马长顺出来,这才眉头一展,听声音也知道之前是自己认错了人,抱拳拱手道:“失礼失礼,咱们兄弟各论各的,叫我宋兄弟就行!”

连道两声“失礼”,是之前对黄栋有敌意的歉意,黄栋也是一抱拳,没有说话。看这人的身形就是形意拳的架势,不是同门话说多了就是麻烦,等熟悉了再交谈也不晚。

然后几人进了病房,里面是看护林泉的贺六斤,之前马长顺沾血的衣服包裹着贺六斤手里的刀子,他就这么守在窗边闭目养神。听到门外说话,他知道有人来到,起身相迎。

“本地人?”宋叔岚一见贺六斤手里的刀,就知道这人是地道的老陕无疑。

“潼关。”贺六斤摸不清眼前人的底细,简短的回答说明内心有戒备。

“我是九爷的朋友。”宋叔岚一句话就让贺六斤一惊,他说的这人几十年前是远近闻名的大刀客,自己的师父和人家差着一个档次。

“在这的都是朋友,我先看看这个林泉是怎么回事。”宋叔岚哈哈一笑,走近一步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林泉。

习武的人多少知道一点医术,但大多是皮毛,很多时候依靠的还是经验。

见林泉呼吸均匀,外表也看不出伤痕,就问了一下情况。听完几人简单的讲述,宋叔岚若有所思,再次来到林泉身前,将他一只手的袖子挽起。

手臂看不出状况,宋叔岚也不是查看,而是顺着他的小臂向上一点一点按压。

很快就按到了一个穴位上,宋建刚脸色大变。

“马上把人带走,晚了人就没了!”

欢迎打赏支持原创作者,茶资足矣 

7-15新版功夫者app正式上线,欢迎大家关注吐槽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功夫者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