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榆社潭村:有了一条小白龙......

榆社潭村:有了一条小白龙......

2020-09-27 09:40:06榆社城事


请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榆社城事”,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免费收到榆社的精彩内容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投稿 | 爆料有红包!请联系微信:pyzf2018

紫金山上建有紫金庙(亦名白龙庙),始建年代不详,现在庙中留存的碑记皆为清代榆社、祁县、武乡三县的重修碑记。庙中供奉的是小白龙神像。庙之东北,为榆社地界;西北为祁县地界;东南为武乡地界,寺庙恰处于三县“犬牙交错地”,所以,紫金庙常有三县乡民同来祝祷之盛况。


 

相传,这里供奉的小白龙,实为榆社潭村巩姓外甥转世显灵。巩姓外甥原名小连子,早年丧父,母亲多病,万般无奈之下,孤儿寡女只好投奔到潭村他外祖父家门下。不久,外祖父一病而逝,母子俩只好跟随小连子的舅舅巩老大生活。母亲虽体弱多病,但仍坚持每天纺花织布不停歇。小连子年纪虽小,也被他舅舅每天吆喝着不是放牛就是拾柴挑水。寄人篱下的日子总是不好过的,即使是母子俩死熬活受累断腰,时间一长,也还是惹得巩老大和他婆姨满嘴闲话一脸厌烦。巩老大倒表现得不太咱显,尽管不喜欢他娘俩也总是把话按在肚子里,可他婆姨就不一样了,动不动就满嘴脏话,又摔碗筷又骂人。


终于,事情还是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有一次,小连子去挑水一直不回来,他的妗子就一直在家不干不净地骂。巩老大就出门找到井上。也许是放了一天的牛太累了,也许是小孩子本身就贪玩,等巩老大找到井上时,小连子已在井台上枕着扁担睡得正香呢。巩老大这下可火子,上去先是一脚,接着就是一顿臭骂。可小连子也是一肚子委屈,想想爹早早地没了,跟着娘来到姥姥家门上本来是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可没想到连自己的舅舅妗子也每天欺负他们。于是,你一言我一句,舅舅外甥一老一少就对骂起来了。


巩老大骂:“狗杂种,有本事你别在老子家!”


小连子回:“走就走,离了马尿还怕不涨河?”


巩老大又骂:“有本事你走了以后再别登老子家的门!”


小连子又回敬:“哪座山上不长草呢?我也会长大,我也会有家,有本事你也别来我们家!”


巩老大听了,立刻咒道:“别去就别去!从今以后,谁要是再登谁家的门,就让他家先死一口人!”


小连子不再骂了,转身回家带上母亲就离开了潭村。母子俩无路可去,一路乞讨一路向西,走来走去就来到了紫金山下。就这样,母子俩开始在这里开荒种地,苦度时日。


或许是他的孝道感动了上天,或许是他天生就有过人之处,据说后来小连子在紫金山上开荒,只需挽几把草编一根草要子,随便往一道河沟里一放,待一场大雨过后,就会淤出一块好地。但他从不贪心,自己的地够养种就行了,然后就把淤下的地都送给了附近的穷苦百姓。


几年后,小连子的母亲病死在紫金山上。乡民们帮着把丧事办完,却发现小连子也不见了。


这一年,紫金山一带大旱,禾苗几近焦枯。忽有一日,附近一个老乡梦见小连子对他说:“紫金山下有龙池,清水一碗好雨施。”第二天,老乡就告诉了众乡邻。有一老者为他圆梦后说:“莫不是小连子在点化我们去紫金山下寻找龙池祈雨吧?”于是,就头顶净瓶,领着众乡邻,赤脚而去,一直寻到紫金山下,果然在荒草中寻得一池碧水。大家赶忙跪倒在地,磕头拜祝一番,方用那只净瓶舀了池中之水,小心翼翼地往回返。就在大家刚刚返回村口,还没来得及进村,西天边上忽然飘过一块乌云,紧接着一声惊雷,雨就“哗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自此之后,乡民方悟到是小连子显灵施雨了。于是,大家便用小白龙的称呼替代了小连子。不久,乡民们又自发地在龙池附近建起了一座小白龙庙。因寺庙建于紫金山上,故又称为紫金山庙。


寺庙建成后,每逢天旱,常有附近乡民前来祈雨。而且往往总是有求必应,极为灵验。于是,紫金山庙名气大振,远近闻名,三县之地,凡有干旱的地方,必来此祈雨。


有一年,潭村大旱,村民们都一致推举巩家牵头前去紫金山祈雨——此时他们也已经知道了那里的小白龙就是他们潭村那个外甥子。巩家担心当初赌咒的“谁先上谁家门,谁家就死一口人”的话会成为事实,所以,犹豫再三,迟迟不肯上路。但最终还是禁不住乡亲们苦苦哀求,也就只好忐忑不安地带着大家上路了。此次祈雨,巩家特意选了一个年老者领头前往,而且,还特意打了一副银链子让老人家忍痛穿到胸前。这样做的目的,一则是想以此“负荆自责”的“苦肉计”求得小白龙的凉解,好给潭村施雨,二则是即使小白龙真要凭借法术兑现当初的咒语,死也是死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所以,据说祈雨者前边刚走,后边就把棺材也给老人备好了。


不过,潭村人想得也太复杂了,小白龙终究已成一方神灵,所以,并不致于拿上姥爷舅舅们的生命去赌气。但小白龙毕竟没脱了孩子气,顽劣品性犹存心间。据说当他得知来祈雨的是潭村家时,便故意将摆在神像前的半碗墨汁给打翻了。结果,祈雨的还没回去,潭村地界就给下了一场黑雨……


关于紫金山庙,《榆社县志》(光绪七年版)有如下记载:“金献龙神祠,在县西紫金山,上有五龙神祠,俗传金献龙王者是也。山为祁、武、榆三邑犬牙相错地,居民祷雨辄应。咸丰八年,前邑令叶兆晋亲祷,果得雨,是岁有秋因劝捐重修。”笔者遍访当地老者,三赴紫金山,皆不得金献龙其人之实。不过,在庙中一通清康熙年间榆社的重修碑记上,开篇有“舌剑唇枪”之语,文中又见“金龙王”之说,但仍是不知其人究竟是潭村的“小白龙”,还是红裙寨曾经的“王者”,或者二者皆不是。现只能留此疑问,以待他人细考。


紫金山庙早年已毁,近年有祁县一带的居士集善款40余万,于2005年前将古庙修缮一新,并又恢复很久以前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日赶庙会习俗。此举甚好,只是,在今天的庙会上,我们已经再也看不到诸如当年有“马皮”只用两根红头绳系上石碑,就可轻轻抬至庙中的那种奇观异景了——憾哉。


又:西马乡白北一带有李黄爷庙,其传说类似于讲堂乡上村老赵爷庙和此文中紫金山庙之情状,故未再单列记之。

 

《榆社“黑瞎话”》是乡土作家李旭清多年情系故土,踏遍青山,醉心乡土文化的一部民间文学力作,是对榆社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的一次特殊展示和空前收藏。全书共分村名来历传说、榆社神话“四件宝”、石勒生平相关传说、山川名胜故事、人物传奇故事、神魔鬼怪故事、民间奇闻逸事、民间笑话故事等八个部分。每篇故事既有情节内容上的独立性,又有地理和文化上的关联性。


该书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作品语言通俗,文风朴实,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缀满乡风乡韵乡情的民间故事集锦。


李旭清系晋中作协副主席、山西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出版散文和小说累计150余万字,主要作品有《把柄》、《狗吃也有想法》、《歧路》、《大龙骨》、《枭雄石勒》、《咱二人相好谁知道》《沧桑榆社》等。


为弘扬榆社文化,营造健康的文学创作氛围,经作者同意,现于《榆社城事》相继择优刊发,以飨读者。



【关注榆社城事,了解榆社动态。快来与5万粉丝一起了解榆社的大小事!榆社城事:有料有味道,有趣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