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乾隆皇帝的爱情,比影视剧里的更加痴情

乾隆皇帝的爱情,比影视剧里的更加痴情

2021-03-28 07:17:12iMorning

1.点击上方蓝字“iMorning”订阅;

2.订阅成功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查看往期内容


内容自:人民文学出版社(ID:rwcn166)


乾隆戎装图


皇帝的爱情


影视文学作品中,乾隆通常都是一个风流天子的形象,那么真实的乾隆果然是这样吗?

根据历史档案,乾隆的后宫中,有名号的后妃,一共四十人。他先后有过三位皇后,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他的结发妻子,第一个皇后,富察氏

根据史书记载,孝贤皇后富察氏是一位名门之女。“富察”是满洲八大姓之一,她的家世很显赫。富察氏嫁给乾隆的时候,年方十六,还不是皇后。因为那时,乾隆也才十七岁,还没当皇帝。富察氏当初是作为福晋嫁到宫中的。

除了出身名门、长相姣好之外,富察氏还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贤惠、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女人。

《清史稿》中记载,富察氏虽然是大家闺秀出身,但是却从来不爱在自己的脸上精耕细作,也很厌恶金银珠宝之类的恶俗装饰。她做了十三年皇后,每天素面朝天,不怎么化妆,穿衣戴帽都很简单。用《清史稿》原话来说,就是“以通草绒花为饰,不御珠翠”。就是戴一点天然的花草,但是不戴珍珠翡翠。

漂亮对男人的征服是一时的,性格对男人的吸引才是永久的。富察氏的性格是多侧面的。她既有精明的一面,又有天真的一面;既有温柔的一面,又有活泼的一面。她为人既识大体,又善于经营细节。当乾隆他忙着处理政务的时候,富察氏就以自己的精明,把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让皇帝不操心。当乾隆遇到什么不顺利、情绪烦躁的时候,富察氏就如同一朵解语花一样,马上能感受他情绪的变化,轻声细语地陪皇帝聊天,让乾隆的情绪很快得到调整。当乾隆工作累了想放松一下的时候,富察氏又能展现自己特别活泼开朗的一面,展现自己的体育天赋,陪着他玩,两个人在承德的围场上纵马奔驰,富察氏和乾隆可以疯玩上一整天。乾隆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男人,他所期待的,绝不仅仅是一位听话的、顺从的女人,他需要的,也是一位和他一样,多侧面的立体的有深度的女人。富察氏就是这样的女人。

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真正满意的另一半,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所以只能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即使对于皇帝来说,也是如此。乾隆是个非常幸运的皇帝。

乾隆当了皇帝之后,按照礼制,三宫六院,娶了许多妃子,但这些妃子,谁也没能动摇皇后在乾隆心中的特殊地位。乾隆和皇后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渐淡薄,相反却是一天比一天深厚。因为皇后身上的魅力,就像一坛酒一样,岁月越久,这坛酒就变得越醇香。乾隆刚刚登基那些年,忙于处理国务,而富察氏就是乾隆的大后方、大本营。皇后的温柔、持重,不急不躁,就像一块贴身的玉石一样,时刻调试着乾隆的政治体温。所以,我们说,乾隆初政时期,政治风格,是开朗、宽大、仁慈,这与他感情生活的幸福是分不开的。一个人幸福的时候,对别人,也总是更能宽容。所以与皇后共同生活的时光,对乾隆来说,那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从以上我们所说的来看,乾隆与皇后的关系,实在是太完美了。古今中外,很少有这样完美的夫妻关系。然而,“天道忌全”,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

传统时代,特别重视子嗣。特别是一个女人,只有生了儿子,终生才算有所依靠。雍正八年(1730年),结婚三年后,富察氏给乾隆生了第一个儿子。这当然是一件特大喜事,雍正盼嫡长孙已经盼了两年多了,所以非常高兴,亲自给这个孩子起名叫永琏。琏,是宗庙中重要的祭器,这个“琏”字,实际上就寓意着将来希望这个孩子继承大统。这个孩子从小特别聪明,特别懂事,特别惹人喜爱,乾隆说他是“为人聪明贵重,气宇不凡”(《清高宗实录》)。所以乾隆当了皇帝之后,就迫不及待地秘密立储,在乾隆元年(1736年),把六岁的永琏秘密立为太子。儿子成了太子,富察氏当然也非常高兴,终身有靠了,所以到这个时候,乾隆和富察氏的感情,也达到了幸福的高峰。

然而,就在初登皇位的乾隆通过早早立储向世界宣告了他的幸福之后不久,乾隆三年(1738年)九月,年仅九岁的嫡子永琏病了。一开始不过是感冒,几天之后却病情转重,很快就去世了。

这可完全是一个晴天霹雳。培养了九年的孩子去世了。我们可以想象这件事对富察氏和乾隆的打击有多大。富察氏因此大病了一场,几天之内,就形销骨立,瘦得脱了相。乾隆当然十分担心,天天跑过来探视。

永琏去世后,乾隆对富察氏也更加关心,与她同寝的次数比以前更多了。因为乾隆很清楚,只有让皇后再生一个儿子,才是对皇后的最大安慰。然而,由于生了一场大病,体气变更,身体不好,一转眼七年过去了,皇后仍然没能怀上孕。

好不容易到了第七年头上,时来运转,乾隆十一年(1746年),富察氏又生下了一个儿子。虽然此时乾隆和别的妃子已经有了好几个儿子,但是这个孩子一出生,乾隆马上爱不释手。也许是出于父亲的偏心,他觉得这个孩子是他所有儿子中最漂亮最聪明最可爱的一个,看哪哪喜欢。乾隆说他“性成夙慧,歧嶷表异,出自正嫡,聪颖殊常”(《清高宗实录》)。就是说,又聪明又漂亮,太惹人爱了。

然而,清代婴儿死亡率极高,乾隆十二年(1747年)大年三十,年仅两岁的这个嫡子出了天花,又去世了。这个打击,对乾隆和皇后来讲,都太沉重了。乾隆还好说,毕竟有好几个儿子了,但是这时候,皇后已经三十六岁,已经过了女人最佳生育年龄,以后再生孩子可能就难了。

就在嫡子去世后两个月,乾隆十三年(1748年)年初,三十八岁的乾隆要开始他即位之后的第一次东巡,到曲阜拜祭至圣先师孔子了。这个日程表是头一年六月份就确定了的。乾隆即位十二年以来,天下初步大治。乾隆踌躇满志,感觉自己可以出巡一下,视察一下自己的国土,检阅一下自己的统治成绩。再次经历了丧子之痛的乾隆很想带着皇后一起东巡,一个是共同分享事业成功的喜悦,另一个是让皇后也散散心。

乾隆十三年(1748年)二月,乾隆就带着皇后和皇太后上路了。早春二月,春风浩荡,一大家子人一起出门旅游,心情都很好,皇后也很开心,和乾隆一起高高兴兴陪着太后登上了泰山山顶。不过乐极生悲,下了泰山,回到济南,皇后就感冒了,开始持续发烧。在济南待了好几天也没好,那么返程日期已到了。乾隆想让皇后在济南养好病再走,但是富察氏说,我在这不走,你和文武百官都在这陪着我,这怎么行,再说,也给地方上增加负担啊。还是回北京,北京医疗好,回去再好好调治吧。乾隆一听,也在理,就只好启程北返了。三月十一日,皇帝皇后一行从德州坐上了船,沿着运河返回北京。坐上船,乾隆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船上就不再颠簸了,比较平稳了,有利于皇后养病,所以乾隆坐在窗口前,望着河畔的春色,打算作上一首诗。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太监跑过来了,说皇后感觉不舒服,您哪,过去看看。

乾隆赶紧跑到皇后的船上,一看,皇后脸色苍白,浑身冰冷,已经昏迷了,乾隆紧紧抓着皇后已经冰冷的手,但是已经很难再握住皇后的生命了。到了当天晚上,富察氏就去世了。《清高宗实录》记载,十一日,“驾至德州登舟。亥刻,皇后崩”。

乾隆皇帝当天晚上就起草了一道谕旨,第二天发布全国。乾隆说,皇后“二十二年来,孝奉圣母,事朕尽礼,待下极仁,此宫中府中所尽知者。朕痛失内佐,痛何忍言!”就是说,皇后二十二年来,对太后,对我,对下人,都非常好,无可挑剔。她突然去世,我的悲痛,你们可以想见。所以要隆重办理皇后的丧事。三月二十二日,乾隆发布谕旨,给皇后加谥号,叫“孝贤”,这是所有皇后谥号中最好的一个。所以后来人们都称富察氏为孝贤皇后。

孝贤皇后的去世,对乾隆个人及乾隆一朝的政治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皇后去世,乾隆心里,当然痛断肝肠。当天夜里,他忙完了安排皇后丧事,一夜没睡着。天快亮的时候,他写下一首挽诗:


恩情廿二载,内治十三年。

忽作春风梦,偏于旅岸边。

圣慈深忆孝,宫壸尽钦贤。

忍诵关雎什,朱琴已断弦。


什么意思呢?我们夫妻恩情二十二载,你治理后宫一共十三年。这一切突然都化成春风一梦,飘散于运河的河岸边。皇太后平日总称赞你的孝顺,嫔妃也无人不佩服你的明贤。我从此不忍再读《诗经》中的《关雎》篇,因为我的朱琴,已经断弦。

皇后去世后的头半年,乾隆一直都睡不实觉,他动不动就觉得皇后还在身边,夜里经常惊醒。侍候乾隆的老太监注意到,皇后死后,乾隆的精神状态变得有点不正常,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无目的活动”增多,就是走到某张桌子前,却想不起来自己到这是想干什么。工作没什么效率,刚刚说过的话,马上忘得一干二净。每天不停地发火,冲谁都发火,情绪特别恶劣。

就在这个时期,乾隆做了很多诗。只有写诗,能让他缓解一下情绪。乾隆是中国历史上产量最高的诗人,一生作了四万三千多首诗,大部分作品其实都很平庸。不过,在这四万多首平庸的诗作当中,有一百多首诗,写得非常好,情真意切。这一百多首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悼念富察皇后的。

富察氏刚去世之后那一段,乾隆几乎天天梦到皇后,醒来后有时就把梦中的情景写到诗里。比如我们来看下面一首:


其来不告去无词,两字平安报我知。

只有叮咛思圣母,更教顾复惜诸儿。

醒看泪雨犹沾枕,静觉悲风乍拂帷。

(《乾隆御制诗二集》)


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有一天晚上,乾隆梦到了死去的皇后。皇后说,我来这啊,只是要告诉你,我在那个世界里,过得很平安,你放心。另外,我想还想看看,我的婆婆和宫中这些孩子们,现在怎么样啊?我对他们那,还是不放心。打听完家里的情况,皇后就悄悄消失了。那么一觉醒来,乾隆的眼泪已经湿透了枕巾。窗外风吹帘栊的声音,更衬托出子夜时分皇宫内院的这个寂寞和悲凉。

你看,这首诗,写得很真挚很朴实。这诗呢,不像是一位后宫三千粉黛的皇帝所做的,更像一个普通的丈夫,向妻子所做的告白。

长春宫是皇后的寝宫,乾隆命令,长春宫的所有陈设,都要保留原样,一点也不得变动。每年皇后的忌辰,乾隆都要到这里凭吊,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半天。这种做法坚持了四十多年,直到退位。

皇后去世时所乘的船,叫青雀舫,这是皇后最后生活过的地方。乾隆说,要把这艘船运进北京城,我要留作纪念。大臣们一听,都吓傻了,因为这艘船体积非常庞大,要是按今天的吨位,排水量上千吨,这怎么运啊。乾隆说我不管,你们给我想办法,我一定要保留这条船。最后,还是礼部尚书海望,想出了一个方法,他命人在北京城墙两面,搭起长长的木架子,上面铺上设木头轨道,轨道上铺满新鲜的菜叶,作为润滑剂,几千名工人一起使劲推扶拉拽,好不容易,才把这条大船运进了城内。乾隆就用这样的方式,把孝贤皇后用过的一切东西,都保留起来。

富察氏去世之后,在老太后的多次催促之下,乾隆十五年(1750年),又册立了另一位妃子乌拉那拉氏为皇后。乌拉那拉氏是乾隆做皇子时就娶的侧福晋,所以论资排辈,乾隆选中了她。然而,对于那拉氏,乾隆一直找不到感觉,培养不起对富察氏一样的爱意,所以对那拉氏一直很冷淡,有时一整天不和她说一句话。那拉氏也很委屈啊,那这皇后做得还有什么劲,经常一个人躲到角落里哭泣。

乾隆十六年(1751年)三月,在富察氏去世三周年忌日,乾隆写了一首诗,分析自己为什么不爱新皇后:


独旦歌来三忌周,心怀岁月信如流。

岂必新琴终不及,究输旧剑久相投。


就是说,时光迅速,一转眼孝贤皇后去世已经三年了。难道是新皇后处处真的不如旧皇后吗?也不见得,其实主要是因为我与孝贤的恩情年深日久,其他人实在无法代替。

确实,富察氏在乾隆心目中,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法国作家埃克苏佩里有一本很有名的小说,叫《小王子》,那里面,小王子爱上一朵玫瑰。在小王子眼里,这朵玫瑰是独一无二,天下最美丽的。当然事实上,在别的地方,这样的玫瑰遍地都是。但是在小王子眼里,他的这朵玫瑰,是天底下任何玫瑰都不能取代的,因为它是他见到的第一朵玫瑰,也是他亲手浇灌长大的

孝贤皇后,乾隆唯一的一朵玫瑰

富察氏,就是乾隆的第一朵玫瑰,因此也是唯一的一朵玫瑰。对乾隆来说,富察氏是他的初恋,和富察氏在一起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永远难以磨灭的记忆。虽然有了新皇后,虽然后来他又有了很多新妃子,但是对谁,他也找不到对孝贤的那种感觉。

虽然乾隆也总劝自己对新皇后好点,无奈真情不能勉强,这个新皇后始终是有名无实,得不到乾隆的恩爱。一直到乾隆三十年(1765年),一直备受冷落而心情抑郁的皇后在南巡路上,终于与乾隆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皇后当众剪去自己的头发,声明想去做尼姑,说我这样活着,还不如尼姑。乾隆大怒,把皇后打入冷宫。打那以后,乾隆再也没有立过皇后。有人说你不是说乾隆有三位皇后吗?第三位皇后,是嘉庆皇帝的生母,是死后追封的。这是孝贤去世对乾隆影响的第二点。

对富察氏的思念,成了乾隆后半生感情生活的主旋律。阅历的女人越多,乾隆越发觉,富察氏这样的女人,上天只创造了一个。曾经沧海难为水,在后半生中,任何一个与富察氏有关的场合,都会引发乾隆的深深思念。

乾隆十九年(1754年),他东巡关外,路过科尔沁草原,顺道看望一下嫁到蒙古的女儿,固伦和敬公主。富察氏一生生了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只有这个女儿最后活下来,嫁给了蒙古亲王。看到女儿,乾隆不由得想到了她的生母,写下了这样两句诗:“同来侍宴承欢处,为忆前弦转鼻辛。”本来见到女儿很高兴的场合,我因为想到死去的皇后,鼻子又是一阵酸楚。

自从皇后死后,乾隆一生就再也没有进过济南城,为什么呢,因为当初皇后就是在这生病的,所以每次快到济南的时候,乾隆心情都很不好。乾隆三十年(1765年),第四次南巡,乾隆又一次经过山东,就赋诗一首,说明他为什么不进济南:


四度济南不入城,恐防一入百悲生。

春三月昔分偏剧,十七年过恨未平。


就是说,四次不入济南城,是怕一进去,就勾起痛苦的回忆,十七年前的三月,皇后在这里病倒,十七年过去了,我心中仍然余恨未平。

这样的诗,乾隆一生做了不下百首。凡是看到皇后生前用过的物品,到了与皇后共同待过的地方,甚至看到南飞的大雁,都会引起他对富察氏的思念。每次乾隆去拜谒东陵的时候,都必到裕陵,给埋在那的孝贤皇后上坟。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已经八十岁的乾隆又一次来到妻子坟前,写下这样一首诗:


三秋别忽尔,一晌奠酸然。

夏日冬之夜,远期只廿年。


就是说,我已经有三年没给你上坟了,今天到这,忍不住又哭了。八十岁的老皇帝对地下的妻子说,我现在啊,年龄越来越大,唯一的安慰,就是可以早日见到你。所以虽然我身体还好,别人都说我能活到一百岁,我却不想活那么久,因为我真想能早点和你团聚!

老年乾隆像

九年后,也就是富察氏去世五十一年后,乾隆皇帝终于撒手人寰,完成了和富察氏地下相聚的愿望。乾隆和孝贤皇后之间的爱情,就是一首现实版的《长恨歌》

一个人的感情生活是否幸福,会对这个人的性格、生活甚至工作产生极大影响。孝贤皇后在日,乾隆王朝是阳光的、向上的。孝贤去世后,乾隆这个人性情大变,就连他的施政风格也发生了巨大转变。可以说,孝贤的去世结束了春风拂面的乾隆初政期,还引发了乾隆继位之后最剧烈的一场政治地震。

摘选自张宏杰《乾隆:政治、爱情与性格》,人民文学出版社

张宏杰,1972年生,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现供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著有《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千年悖论》、《坐天下》等。

中国历史上最复杂的皇帝的政治、后宫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