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激情文学】那一夜,我被扒光了绑在地下室里,经历了一个人女人难以忘怀的绝望!

【激情文学】那一夜,我被扒光了绑在地下室里,经历了一个人女人难以忘怀的绝望!

2020-12-20 06:08:01激萌领域

点击上方“激萌领域”可订阅哦!

夜场走廊上的光线有些晦暗不明,辛曼深呼了一口气,甩掉了脚上的七公分高跟鞋,顺手调整了一下包内的微型摄影机,开了录音笔挂在领口。

  经过一个拐角的阴影处,辛曼敏感地察觉到有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她转过头看过去,意料之中地看到一个深黑色的身影,烟蒂上一点明灭的火星。

  辛曼神经一凛,心里咯噔了一下,首先就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和包内隐藏的微型摄像机,没有纰漏,应该不会被这么容易就发现。

  随即绽开了笑颜,抬手拨动了一下散落在胸前的卷发,一副十足的风尘女人的模样。 

  她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刚向前走了几步,谁知就从左手边的黑影里忽然窜出来四个黑衣人,直接向她扑过来。

  辛曼来不及反应,手腕被猛地反剪在腰后,甚至可以听到骨节错位的声音。包内的照相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额头嘭的一声撞上了墙壁,一瞬间疼的她呲牙咧嘴。

  ………… 

  在一个小时之前,辛曼还假装扮作夜店出台小姐,寻机会能拍到那些人交易的照片好交给报社完成任务。 

  而一个小时之后的现在,辛曼被绑在地下室的椅子上,蒙着眼罩,心脏嘭嘭嘭狂跳。 

  她在入记者这一行之初,就有前辈告诫她,做记者的,其实有很多时候,都会因为报道一些不该报道的东西,然后招惹到一些握有权柄的人,被摔坏相机摄影机都是轻的,就有记者曾经被暴打之后丢进河里去。 

  而现在,落入狼窟,辛曼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已经被识破了,再伪装也就没用了。 

  想想她曾经花费了大半个月跟夜店的妈妈桑学习,结果连杀手锏都还没出就被扣了,她反复想了想,自己应该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什么动作都是万分小心的,只能说这边夜场的头目都是人精。

  “辛曼?” 

  男人的手指缠着宝蓝色丝带,目光落在记者证上两寸证件照上,尾音上挑,看向辛曼的黑眸里掠过菲薄的笑意。 

  因为视觉被剥夺了,所以听觉就变得格外敏感。 

  辛曼没说话,微微侧了侧头,听见有纸张翻动的声音。 

  “齐润报社记者,二十六岁,13年毕业于A大新闻系……” 

  “我记起来了!”另外一个粗噶的公鸭嗓音横插进来,“就是她!上回小峰的事儿就是她在报纸上给抖露出来的,让几个弟兄跟着去局子里头蹲了小半个月!” 

  辛曼微微皱眉,心里已经是咯噔一下。

  她觉得嘴角有点僵,还是硬生生的扯出一抹笑来:“小哥,您肯定是认错人了,我就是个刚出道的小记者,上头怎么吩咐我怎么做,什么小峰的,我压根都……” 

  啪的一声。 

  辛曼被扇了一个巴掌,脸庞狠狠的扭向一边,口腔内瞬间就充斥有血腥味儿,脸颊火辣辣的疼。 

  粗噶的公鸭嗓子再度响起:“哪儿轮的上你说话了?给我把她的嘴给封上!” 

  辛曼的头发被粗鲁地扯过,嘴上贴上了黄色的胶带,一股塑胶的味道冲入口腔让她作呕。 

  她的内心陷入无边的恐慌,下意识地想要从后面的绳结中挣脱出来,却被粗糙的麻绳硌的手腕生疼,相反越是挣扎感觉被绑缚的越紧了。 

  男人眼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顺手将记者证的宝蓝色丝带在手指上绕了两圈,抬步走了出去。

  郑保跟上来,半掩着房门,用粗噶的公鸭嗓子说:“薛少,这妞儿怎么处置?”

  “借个火。” 

  薛淼插着裤袋的手拿出一个烟盒来,在口中含了一支烟,一旁的郑保急忙将打火机点了火向着薛淼凑过去。 

  青白的烟雾飘散开,在烟气之后,薛淼淡淡开口:“问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们场子这边儿的人。” 

  郑保一时摸不透这位薛少的路子。 

  薛淼吐出一口烟气,抖了一下烟蒂上的烟灰,“按你们的规矩办。” 

  “谢薛少赏赐。”

   郑保跟身后的几个人打了个手势,直接踹开门,木制的房门嘭的一声反弹在墙壁上。

   他走到被结结实实绑在椅子上的辛曼面前,低下头来,拍了拍她的脸,淫笑着说:“嘿嘿,放心吧小妞儿,就算是为了我那帮弟兄,也肯定会让你....”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一场不把辛曼剥掉一层皮都不够!

   辛曼被胶带缠着的口中呜咽着,被绑的很紧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连带着椅子四腿在地面上哐哐哐作响。

   有粗糙的手覆在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她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了一层,只觉得这种感觉恶心到想吐。

   如果此时此刻将她的眼罩拿下,肯定是可以看见一双异常惊恐的眼睛!

   地下室的门只是虚掩着,对于郑保这些混迹于酒吧夜场的小混混来说,没脸没皮没羞没躁,巴不得在操女人的时候有一圈人围观,越是叫的浪越是晃的荡就越好。

   “老二,把她嘴上的胶带给揭了,”郑保笑着,嘴上贴着胶带有什么意思?

   胶带呲的一下被撕开,辛曼嘴唇上猛地疼了一下,被强力胶带带掉了嘴唇上的一块唇皮,火辣辣的疼。

   随即她的唇上就按上了一只手指,她没有丝毫犹豫,张嘴就死死地咬住了这人的手指。

   啪的一声,她被掴了一掌,连带着椅子一同翻倒在地上,小腹上被狠狠的踹了一脚,辛曼闷哼了一声,口腔里全都是浓浓的血腥气,不知道是她的还是那混混的,腹部疼的她她几乎痉挛。

   “妈的!敢咬老子!”

   撕拉一声,裙子被人从领口的位置撕裂。

   “滚!不要碰我!”

 辛曼大声喊着,嗓音已经撕裂了。

男人靠在走廊的墙面上,听着从地下室里传来的骚动声。

  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和男人的怒骂声交杂着穿透了耳膜,好像是绵密的针一样刺在心上,没有由来的一阵烦躁。 

  一段烟灰烧在皮肤上,烫了一下,薛淼皱了皱眉,抬手抖落了烟蒂上堆积的烟灰,转身推开了门。

   地下室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等到薛淼完全走进来,置身于地下室晦暗的灯光下,靠近的一个小个子忽然开口,有点结巴:“薛、薛少……”

   郑保骑在辛曼身上,掐着她的脖子,听见声音惊的看过来,他从地上已经几乎被扒光的女人身上站起来,“薛少反悔了?”

   辛曼的心一点一点向下沉,逆着头顶扩散的光圈,对上一双深沉眼眸。

   薛淼单手插着裤兜,向前两步,蹲下来帮辛曼解脚踝上的绳子,唇间咬着一支烟,烟气缓缓上升。

   “嗯。”

 

后续内容更精彩,由于字数限制,暂时更新到这里。大家猛戳评论地址,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Jimoe_0,回复:暗访,可以继续阅读后续内容,千万不要错过哦,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