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怀远文学:宋文武《一川芦苇画图中》

怀远文学:宋文武《一川芦苇画图中》

2020-09-18 07:12:50怀远生活圈

提示点击上方"怀远生活圈"免费订阅本刊

记不清有多少次在跨河的桥上忙碌地穿梭,眺望的是巍巍荆涂,俯瞰的是汤汤淮水。当车子倏忽而过之后,或是一头扎进安谧的县城,或是匆匆奔向繁华的市区,没有认真打量过扶河前行的堤坝下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直到寒假里的一天,在那个阳光暖照的下午,当山色萧索、河水细瘦的时候,才发现脚下的圈堤内,满眼的枯黄之上,闪着粼粼的光。

那是一川芦苇。在堤坝与水流之间,镶嵌了一个过渡带。

只是,对这一川芦苇的注目不得不随着车子的疾驰而收回了视线,瞬间的心绪波动很快便趋于平静。

今天,随着过年的气氛渐渐淡去,我扯断了一切缠绕,在雨后湿润清幽的春晨,急切地赶往河堤下,去拜会那一川芦苇。

经过开发,近年来这里已成为湿地公园。狭长的栈道架在水面上,分开了两旁的滩涂,曲折地通向芦苇荡的深处。此时的芦苇,早已干枯,顶端的芦花,骄傲地绽放,光溜溜的茎秆坚定地竖立着,好似天空直射在大地上的羽箭,均匀地排布在滩涂上,有的插进裸露的淤泥,有的没入发黑的水中,像是稳稳地射中了泥潭中的怪物,那怪物已经不能动弹,却又时不时地咕嘟出几个水泡。水里那些枯死腐败的杂草,加深了水的颜色。在一片阒寂中,只有芦苇伫立在季节的深处,透露出生命的气息。很快,它们将会被一片青翠掩盖,那是它们的来世,也是它们的前生。

对芦苇而言,春水暖,芦芽萌,生命便在蓬勃中延伸。但是它们又不急于扩张生命,而是在生长的过程中善于用节点将身体划分成紧紧相连的若干个节段,以便能够最大限度地展示生命的强度。它们所生长的环境会随着季节的推进而变化,它们要抵抗汛期的洪水,上有暴风狂雨的肆虐,下有浊浪激流的冲击,它们都能毫不畏惧地面对,从而化险为夷。我们或可见到被吹折的大树,却不曾见过在风中倒下的芦苇。当干旱到来的时候,它们面临的是更大的生存考验,它们会充分利用深埋地下的盘根,保持旺盛的生命,始终以挺拔的姿态傲然屹立,诠释着坚守的意义。正是这些节点增加了芦苇的柔韧,使得芦苇有了和自然抗争的神力。帕斯卡尔把人比作是能思想的芦苇,既颂赞人类思想的伟大,也喟叹芦苇的渺小、脆弱和不堪一击。其实,这是对芦苇的误解与贬低。芦苇的顺遂,恰恰很好地证明了其生命的坚硬、厚重以及久远。

这是一川不知始于何时的芦苇,在荣枯之间,演绎着生命的轮回。

它们也许是伴河而生,甚或更早。然而,我们必须承认的事实就是,它们的存在,早已为世人关注。现在我们所能见到最早的关于芦苇的文字,恐怕要数《诗经》所载秦人思慕情人的恋歌《蒹葭》和那个旅居卫国的宋人表达思归而不得归的一句“谁谓河广,一苇杭之”的感慨了。此后,关于芦苇的意象便在诗歌中深深地扎根,繁密地生长。

宋代的张致远有“一川芦苇画图中”的传世名句,很是能够惹人遐想。

而我眼前的这幅画图,是将千里长淮作为背景,缀以夹岸的山峦,一川芦苇留白着对生命的思索。

*怀远一中宋文武

推荐

怀远文学:宋文武《感谢春晚》

怀远文学:宋文武《巴年》

怀远文学:宋文武《旧物》

怀远文学:宋文武《这不是我的乡村》

怀远文学:宋文武《二狗真有福气》

怀远文学:宋文武《向香樟树道歉》

怀远文学:宋文武《李老师赴宴》

怀远文学:宋文武《消逝的书摊》

怀远文学:宋文武《幼学纪事》

怀远文学:宋文武《同名字的故事》

怀远文学:宋文武《悠悠饺子情》

怀远文学:宋文武《难忘澡堂子》

怀远文学:宋文武《吃面》

怀远文学:宋文武《老树,我想和你说说话》

怀远文学:宋文武《挤饭》

怀远文学:宋文武《萝卜当水果卖》

怀远文学:宋文武《想写一首关于秋天的诗》

宋文武《满意小吃铺》

宋文武《乡音方言》

宋文武《乡村年味》

宋文武《兄弟》

免责声明 怀远生活圈

怀远生活圈,努力打造怀远本土最具影响力公众号,为大家推送最接地气的本地资讯。本微信部分内容采编自网络,由于特殊原因无法追溯到原著者,我们尊重一切原著者的付出,版权归作者本人。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生活圈参加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