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民勤文学]揣骨婆

[民勤文学]揣骨婆

2020-11-18 13:21:19民勤在线网

康熙三十七年戊寅。有“川姑婆”者,伙数十众拥据城乡,扶觇问字,卜卦相面,居成一时风尚。观其衣饰,非我族类,聆其言语,咿呀生硬,疑属远代逸民。喜娱乐,善歌舞,音调亢远,婉约可听。《搜俎记异》云:川姑婆,由来久矣,康熙间尤盛。掐算颇神验,视手脸纹路,可说身前身后事。

——摘自《镇番遗事历鉴》

所谓“川姑婆”,就是我要写的揣骨婆。《历鉴》所说的“川姑婆”应是揣骨婆。这些人在卜筮占卦时,一直拉着人的手,似在揣骨——揣摩人的骨相,察看人的手纹,观望人的面相,聆听人的声音。这些人是行走在河西大地上的吉卜赛人,一例的中老年女人。就像《历鉴》记录的一样,其服饰和面容都显得非常高古,她们一袭玄服,面容清瘦,带着土地的色泽,像是从一个远离尘寰的山的皱褶里爬出来的“远代逸民”。

她们来的时候,大都是农闲季节——秋末到春初。每每到了一个村庄,玩耍的孩子们就喊了起来:揣骨婆来啦!揣骨婆来啦!于是村子里的人们就扔下手里的活生出来观望,揣骨婆的言语也是硬硬的带着古奇,没有出过门的村里人就反反复复地问这问哪,三问两不问就中彀啦——上了揣骨婆的圈套——揣骨婆的买卖就来了。


近几年,我一直迷恋于对民风民俗的寻源、民间手工艺人的工艺和生存状态的记录,我怕他们在我们不经意间悄悄飘逝。多年来我一直对揣骨婆怀有较为浓烈的兴趣,后来我知道,她们来源于天祝和古浪交界处的大山。她们占卜相面的手段是有渊源的,是有根蒂的。她们都是承继了上辈人的言传身教,再经过多年的自我修习,对骨法、相法……具有了相当高的研究,然后行走江湖。悟得好的揣骨婆的确能说“身前身后事”。这些人有汉族人,也有藏族人,是一个汉藏文化交融点上催生的奇特文化现象。我曾经问过一个揣骨婆家在何处?她说在酸子沟。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的家在酸茨沟,那里至今有为数不少的妇女从事这个行业。我无法确定这两个地名,是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两种叫法。不过我一直有一种想法,想实地去和她们进行一番交流,看她们在抛弃了揣骨这个营生后,日子怎样经营?岁月怎样对付?她们在从事农业和牧业活动中,对天、地、人的因果,有没有超凡脱俗的预知和感觉?她们的人生观趋向何处?这种想法至今没有实现,原因不必言明,但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令我不甚遗憾。


文革期间,因为政策的原因这个职业几乎没有生存的土壤,她们猫在家里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土地承包后,农民终于甩掉了束缚的桎梏。到了农闲的季节,揣骨婆就频繁地出现在乡村的茅屋土道,化缘的和尚一样东一家西一家的游走。她们的口像抹了蜜一样甜,哥哥姐姐地称谓着、爷爷奶奶地呼唤着,让同样贫贱的村民们心头一热。这些人特别善于捕捉人的情感变化,揣摩人的心理动态,看你口硬了便说:你这个哥哥刀子嘴豆腐心。看你光说好话不上套便说:你这个姐姐嘴是个蜜窝窝,心是个铁锅锅。总之见人能说人话,见鬼能说鬼话,胡话乱话全是垫杂。她们的宗旨是:出门三辈小,见了姑娘叫大嫂。三句好话暖人心。一旦主人抬承了,就毫不客气的往炕上盘腿一坐,先说一些让你心花怒放的美言好话,直到把你逗得心如驰马、意如腾龙时,话机就转了,说你此后三年两年或者若干年有驳杂,有劫坑(在我们这地方指的是不顺和劫难)。遇了胆子小的,家道盈实单怕有点闪失的主儿,更是危言耸听,说你有血光之灾,这家人肯定慌了。主人的慌乱,预示着揣骨婆的买卖大了。不用点拨,他们自然会让揣骨婆化解,俗话叫禳掩。揣骨婆就让这家人准备了五色纸、无色布之类迷信活动必备的一些东西,进行所谓的法事活动。这种事就像病人看病一样,从来没有事先谈价的道理。法事结束后,视揣骨婆的心重心轻付给例施,例施就是钱物。

我有位族叔,是村保健站的赤脚医生,一直潜心于医理研究,对迷信活动持反对态度,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有一年竟中了揣骨婆的圈套。那次我也在场,族叔本是试试她的手段,结果反被揣骨婆降伏了。揣骨婆四十来岁的样子,面容清清瘦瘦,衣饰素朴洁净,见他笑嘻嘻走来,眉一挑嘴就动了。她说:这位大哥哥好福气,你是吃药王爷饭的。族叔心里一“咯噔”,觉着这女人非凡,不由伸了手让她去看。揣骨婆一只纤纤小手托了族叔的大手,用右手食指在掌纹上指划,更玄的秘密被她看出来了,她说他有两次婚姻经历以及现在有两女一男的情况。她说族叔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话能冲倒驴,做事都循着理。这位族叔彻底被征服了,他把揣骨婆请到家中,对他的未来做了详尽的预测,当然对未来的灾祸也进行了必要的禳掩。那揣骨婆美美的挣了二百元钱,在村子里名声大震。族叔无疑成了揣骨婆不花钱的代言人,大家觉着像族叔这样有文化、有知识、一向反对迷信行为的人,也悄悄地做这事,一定有道理。揣骨婆走东窜西、卜觇问卦,满载而归。其实她揣摩到了人心最脆弱的部位,也说尽了人们最爱听的吉言好话。当然,这里面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不可破解的玄微。要我说她更擅长的是一套没有形成文字的心理学。像这样的揣骨婆并不多,在众多的以营利为目的的揣骨婆中间,她无疑是这一行业中学养和水平较高的。而大多数揣骨婆都是庸庸之辈,她们只会说一些顺口溜,而且是反反复复令人生厌。


大约是八七年的夏季,这个名声很不错的揣骨婆又来到了我们村上。那天我正好准备领经结婚证,她的突然到来让我产生出一种莫可名状的激动,我想占卜一下这个姻缘的未来状况。他一望我的脸便说:你这小哥左眼带财右眼带喜,今日必有喜事!我大惊也大喜,即使喜事必是好姻缘,赶忙掏了两元钱喜冲冲的去领结婚证。我至今也不知道她从哪里看到了我有喜事的征兆?人的生命是不是也像天要下雨天要刮风一样可以预测?对此我持肯定态度。这或许也是中华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被西方称为百科全书的《周易》,言简意赅蕴含了生命的全部哲理,但是,没有一部书能够完全破译它的玄幽奥秘。从两仪四象到六十四卦,到底蕴含了多少肉眼看不破、凡人参不透的妙谛?古今研究《易经》的书可谓汗牛充栋,而且代代有人操此高妙手段预知未来祸福,这是很高的学问,不是浅陋如我者可以言明的,暂且不说。


揣骨婆是以揣骨、察看手相、面相,预测未来祸福,自古就有《麻衣神相》之类的书,我想也不无道理。山石之纹理,可以让我们知道地下的蕴藏;树木的纹理,能告诉我们植物各个时期生长的天气状况。中医又把四诊中的“望”排在首位,我想古今相术也有可以借鉴的积极成分存在。对揣骨婆口口相传的相法,进行科学的研究和总结,是有必要的、有意义的。我们不能把人类尚未探知的东西,一概归入迷信的范畴,这是极端错误的,是无知的癫狂。既然存在,定有道理。我一直在想,这可否归入我们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果不是,我只能一声叹息悄然止笔。

近年来,走乡窜户的揣骨婆愈来愈少了,不知是传承上出了麻达,还是现代人不屑于做这种工作了?我也说不清楚,我只能把我所知道的做个简略的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