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桃运村支书小说-全本在线看

桃运村支书小说-全本在线看

2020-11-24 14:21:03全网小说在线搜


微信搜索公众号【久久书院】回复“桃运村支书”,即可阅读全书,或点击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为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撤职

男人在‘奋力挣扎’无效的情况下,仰头看天,无助的哭诉喊道:“救命啊!强奸妇男了!谁来管一管,谁来救一救我啊,谁要是救我,我愿意……本男人愿意以身相许……”


接着,男人就被强烈的压制下去……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柳如眉在这二十分钟整个石华掉了,嘴唇颤抖,脸色苍白,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贾鱼嬉皮笑脸的把视频暂停,因为二十分钟以后,就是他开始主动,开始反向压制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报警了。”贾鱼把砖头电话揣进了怀里,那意思是保留证据。


“柳镇长,你刚才说了,强奸得判无期?”


“你……滚开!”柳如眉面色惨白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去,掀开被子,然后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单,只是现在这雪白的床单上,沾染了一些梅花图案的血迹。


“柳镇长,没想到你竟然是……”贾鱼挠挠头,看着那血迹说。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头狠狠瞪着他。


贾鱼还想逗她两句,但见她眼眶湿润起来,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去。


贾鱼心里一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真操蛋啊!


“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负责还不行么,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柳如眉转过身擦了擦眼泪,再转过头来的时候,眼泪已干,冷冷的面容又成了一个冰山女强人的模样。


“说!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到底怎么回事!”


贾鱼简单的把事情陈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细回忆昨晚的情景,在贾鱼的陈述中,柳如眉慢慢回忆,想到昨天晚上是李文明书记送他回来的,好像说给她喝解酒药,接着就要强迫她。


柳如眉想起来了,不仅一阵悔恨。


“贾鱼!”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咱们就当没这回事!我不用你负责,而且……”


柳如眉一字一顿道:“你也负责不起。”


“如眉,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呢!你也太绝情了吧!”贾鱼像是吃了大亏一样的不同意的说。


“你……”柳如眉气的直哆嗦。


眼里充满了委屈。


贾鱼见她又像是要哭了,这大美人一伤心,自己心里都跟着难受。


“好,好,就当不认识。”


正这时,走廊传来咄咄脚步声音。


柳如眉脸色一变。


这二楼就她跟秘书张宁住,现在又多了个贾鱼,平时也没啥人来二楼的,这脚步声显然是张宁来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给贾鱼使了个眼色,两人快速收拾起来。


张宁本来要回自己房间的,但见柳如眉的房间门开着,便想过来打个招呼。


一进门,见柳如眉坐在一张桌子前,而贾鱼在她旁边站着,一下子愣住了。


柳如眉手拨了拨胸前发丝说:“张秘书,早啊。”


“哦哦哦,柳镇长早,柳镇长早。”张宁忙回了一句。


又奇怪问:“贾鱼贾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正在给柳镇长汇报工作,正汇报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页……”


贾鱼这话像是提示一样。


柳如眉脸腾的就红了,心想怪不得自己两腿这么痛,原来昨天晚上这么多……这个混蛋,简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闭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贾书记,你汇报完了,去忙吧,张秘书,你也去忙吧。”


“好的。”张宁应了一声,见贾鱼不动,一手拉着他胳膊把他拉了出去。


随后房门关上。


柳如眉两手揉着太阳穴,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


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来基层有些建树,有些成绩后去打家里人还有亲戚的脸,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虽然女孩儿早晚是要嫁人的,但自己喜欢的类型可不是贾鱼这样的。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现那张年轻的一脸坏笑半大小子的脸,随手翻开他的档案。


贾鱼,男,19岁,家住瀚城桃花沟村,初中毕业,后面还有个括弧(期间休学一年半。)


看到这,柳如眉差点哭了,一个初中就三年你还休学一年半?这初中文凭是怎么骗到手的?严格的说这家伙连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个小学本科罢了。


再往下看,父亲是农民,名叫贾发财、今年被桃花沟村评选为特贫低保户,又是泥草房重点危房户,少数贫困人口扶贫户……


“唉……”柳如眉叹了一口香气,贾发财真名字不是白叫的,真是人如其名啊!


终于想明白了,如果不用贾鱼负责还没什么,如果真用这小子负责,捞不着啥,还得倒贴点,看来自己要吃一个哑巴亏了,可恶啊……


柳如眉接着往下看,下面的一栏,是说贾鱼在两年前出去打工去了,记录不详,只是说打工,而后,在七月份,竟然被委任为瀚城夹皮沟村的村书记。


“嗯?”柳如眉秀美微微皱起,按说一个初中没毕业,只有小学本科文凭的小文盲,而且只有十九岁,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怎么可能就成了村书记了?村书记可是一村之长啊?


难道贾鱼家有后台?


或者瀚城市长不小心掉河里了,被贾鱼发现,贾鱼一通狗刨游过去把市长救了,市长就还他一个人情?


柳如眉正思考着,响起了敲门声。


“谁?”柳如眉冷冷问。


“哦,如眉,是我,贾鱼啊。”贾鱼笑嘻嘻的把门拉开一条缝,然后身体挤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我讨厌你!”柳如眉还真是讨厌死他了。


“如眉,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贾鱼自来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到了她对面,本来想坐在她旁边的,但发现柳如眉好像目光不善,随时像是咬人一样,还是坐对面安全一点。


“贾鱼同志,请你以后叫我柳镇长,不要叫我如眉!再这样,别说我把你的村支书撤了。”


贾鱼一缩脖子。


心想这小妞儿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这家伙说撤职就撤自己的职啊。

最新小说、精品小说推荐:

山里女人香

迷情女记者

乡村小野医

千娇百媚

山村美人香

关注微信公众号:久久书院

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所有章节  

    桃运村支书小说  桃运村支书下载

曾强见夏霏霏只说“祝贺你从局子里出來”,却不提及他现在已经是新冷街上第一大哥的事,心里很是不快,可是,一看到夏霏霏脸上那迷人的笑容,还有今天她对自己表现出的那种平常难得一见的温柔和顺从,不由得骨软筋酥,心里的那点儿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


    于是,他再次狠狠地瞪了峰伢子一眼,然后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很粗鲁地一把抓住夏霏霏柔若无骨的小手,一边将她往里面拖,一边“格格”笑着说:“好好好,今天我要和你喝一个痛快,霏霏,今晚只要你表现好,今后这新冷街上,就是你和我的天下,到时候我是一哥,你就是一姐,或者说,我是大哥,你是大嫂,哈哈哈。”


    夏霏霏的手掌几乎被他捏断,痛得眉头紧皱,却又不敢反抗,只好脚不沾地地跟着他來到最里面的那一张桌子上,


    她带來的那几个小姐刚刚走到前面,立即就被胡癫子等人一拥而上,你拖一个,我抓一个,将她们拽着按着坐到了几个身份高一点的小头目身边,刚一坐下,这些已经喝得半醉的混混们,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在那些小姐的腿上、胸脯上抓摸起來,引得那些小姐一阵阵尖叫,而其他那些沾不到这些小姐的小混混们,则在旁边看着过干瘾、饱眼福,不是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和起哄喧闹声……


    曾强把夏霏霏拖到他的位置旁边,赶走了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小头目,强按着夏霏霏坐下,然后,便端起桌子上一杯白酒,递给夏霏霏,他自己也端起一杯,在面前举了举,说:“霏霏,我们先满饮此杯,然后再进行下面的节目。”


    夏霏霏酒量是很大的,喝酒并不怕曾强,但是,她担心接下來曾强那些小喽啰会搞车轮战,一个个來敬她的酒,那样的话,即使自己酒量再大,肯怕也会当场醉倒,


    而她最害怕的是:万一自己喝醉了,曾强会霸王硬上弓,将自己的清白之躯糟蹋,那样的话,自己就只能去死了……


    想至此,她便先不喝酒,端起杯子对曾强说:“强哥,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我虽然有几分酒量,但是在你强哥面前,我甘愿认输,也希望强哥不要跟我斗酒,这是一,第二,这里这么多兄弟,我不可能个个敬酒,也不能喝每个人敬的酒,所以,等下我自饮三杯,算是敬了除你之外所有兄弟的酒,这样好不好。”


    曾强点点头说:“好,那你先自饮三杯,喝完这三杯后,我做主,其他兄弟都不再來敬你的酒,你也沒必要再敬他们。”


    夏霏霏听他说得干脆,便也很干脆地喝完了杯中第一杯酒,然后又接连倒了三杯,对着大厅里四方八面每一桌的人举了举酒杯,然后一杯杯地一饮而尽,


    曾强见她喝得痛快,便带头鼓起掌來,


    夏霏霏扯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唇,然后很优雅地坐下來,开始夹菜吃,


    曾强等她吃了几口菜之后,忽然端着一杯酒站了起來,并把夏霏霏也拉起來,牵着她的手,高声说道:“弟兄们,我在这里要宣布一个重大的消息:自今日开始,夏霏霏小姐就是我曾强的女朋友,从此以后,你们见到霏霏小姐,都要鞠躬行礼,并要称呼她为大嫂,谁要是对她不敬,我曾强就安排人断他的双腿,都听见了沒有。”


    “听见了。”


    满大厅的人都齐声应道,同时还有人带头鼓起了掌,


    夏霏霏沒想到曾强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愣了片刻之后,脸唰地红了,本想说几句斥责他的话,但一看到周围那些喝得满脸通红、个个凶神恶煞的街痞子、小混混,她又忍住了,沒有做声,


    曾强见她满脸通红,又一声不吭,还以为她是默许了,不由心花怒放,忽然端起酒杯,笑咪咪地对她说:“霏霏,來,我们两人喝一个交杯酒。”


    夏霏霏知道今天自己如果不答应曾强的一些无理要求,很可能会有不测之祸,


    于是,她只好强忍心中的愤怒和恶心,伸出右手端酒杯的胳膊,与曾强的胳膊挽在一起,同时尽量将上半身往后面仰,避免自己翘挺的胸部碰触到曾强的身上,


    两个人很别扭地喝了一个交杯酒之后,下面的胡癫子等人却开始起哄了:“老大,这个小交杯不过瘾,你连霏霏小姐的毛都沒挨着一根,这算什么交杯酒,不算不算,我们强烈建议你们來一个大交杯。”


    所谓的“大交杯”,就是男女双方都把举酒杯的手绕过对方的脖子,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一起,再分别喝干净自己酒杯里的酒,这种“大交杯酒”,一般只有结婚时的新郎和新娘才当众这样喝,


    夏霏霏一听那些小混混鼓动曾强要和自己喝“大交杯酒“,脸色一下子变了,抓着酒杯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起來,


    曾强却正中下怀,在听到胡癫子等人的叫喊后,立即就抢过夏霏霏手里的酒杯,给她满上了一杯酒,自己也将酒杯倒满,然后端起來,对夏霏霏说:“霏霏,你现在反正就要成为我的女朋友了,他们既然想看我们喝大交杯酒,我们就喝一个给他们看吧,來來來,靠拢來。”


    夏霏霏强忍内心的屈辱,默不作声地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缓缓地靠近曾强,


    曾强在她的身子向自己靠近时,闻到一股扑鼻的甜香,熏人欲醉,不由得魂飞天外,眼睛都直了,呆呆地看着面前因喝了几杯酒而霞飞双颊的夏霏霏,恨不得一把扑过去,将她搂在怀里,在她香喷喷软绵绵的娇躯上狠狠地啃上几口……


    在两个人的身子靠近后,曾强迫不及待地伸出胳膊,绕过了夏菲菲的肩膀和脖子,将她紧紧地搂进自己的怀里,


    夏霏霏办闭着眼睛,以一种赴汤蹈火的无奈心情,也将右手胳膊缓缓地绕过曾强那粗短的脖子,强忍着内心极度的厌恶,几乎与他脸贴脸挨到了一起,


    就在她准备快点喝干酒杯里的白酒时,她忽然感到自己右边胸脯一痛,跟着,就觉得自己的右胸已经被曾强那只空着的左手牢牢地捏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