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我们为什么喜爱古典音乐?

我们为什么喜爱古典音乐?

2021-04-06 16:59:27每晚古典音乐会

《春节序曲》



我们为什么喜爱古典音乐?

1、指挥家郑小瑛教你音乐会的大众礼仪;2、如何欣赏交响乐丨主要欣赏它的情绪如何感染我们;3、每晚音乐短札丨钱仁康丨什么是音乐欣赏?如何欣赏音乐?4、喜欢听古典音乐,无非只为心的自在;5、一位住院医生的古典音乐生活;6、将自己交给古典音乐的人,其人格是不一样的;7、喜欢古典音乐,但别把听古典作为身份高低的象征!8、用心灵去感受,你一定会被古典音乐所感动!9、喜欢古典音乐的,有几个不是性情中人呢;10、为什么我这么讨厌古典音乐?11、“曲中闻诗书,乐中观丹青”丨中国古典音乐的“诗情画意” ;12、古典音乐入门的常见问题(1-4)丨欣赏作品必须了解创作背景么?13、古典音乐入门的常见问题(5-8)丨欣赏音乐的时候一定要正襟危坐全神贯注么?


要全面回答这个问题还真有点困难。不过和朋友们回忆起从接触古典音乐到热爱她的点点滴滴,常常感慨万千。在新的一年来临前夕,把这些片段零散的记忆和感慨变成文字,权当是这个问题的一种回答,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我们这一代人物质和精神生活方式的巨大变迁。

卡蒂雅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70年代初期,我还是个孩子,随父母下放在乡下,受不少会演奏乐器的知青大哥大姐的影响,开始学习小提琴。第一把琴是36元,相当于老妈一个月的工资。如果小提琴练习曲也算是古典音乐的话(当然是的,旋律非常优美呀),沃尔法特、开塞练习曲就是我最早接触的古典音乐。老爸买过一个7管的收音机,在乡下没有没有电磁干扰,居然可以清晰的收听苏联的广播,每周1小时的古典音乐节目,是精神生活荒芜年代的最好营养。

  • 印象最深的是Rimsky-Korskov的Scheherazade(天方夜谭)和Stravinsky 的The Firebird(火鸟)。那种阿拉伯情调的优美小提琴旋律和火山爆发般的激情是少年时代最珍贵的记忆,绝不亚于初恋呀!

小提琴练习中也能有一些简单的乐谱可以试奏,其中有老爸最喜欢听的贝多芬的三拍子的小步舞曲。真羡慕现在的琴童,可以听过再演奏,我是多年以后才能听见大师演奏这个曲目。另外,哪个年代我已经能够看到傅雷先生翻译的《约翰克里斯多夫》,也让我多少可以窥见古典音乐的人性、文化和精神背景。



70年中期,在初中学生为主的学校文工团(那个时候叫宣传队)做队员,可以演奏一些那个时代的流行音乐:白毛女、娘子军、杜鹃山。也开始可以见到一些同学父辈留下的黑胶老唱片和1CM宽的磁带。

  •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拉大提琴的同学(他舅舅是写过“苦菜花”电影音乐的作曲家萧衍)有几盘录音带,我们在学校的大转盘的录音机上播放,深沉如歌的美妙大提琴,不知道是什么曲目。多年以后才知道那是Tchaikovsky  的Variations On A Rococo Theme,我最爱的音乐之一。 

那个时代没有电视,没有流行歌曲,但我仍然有机会接触那些人类最伟大的音乐,是我们的不幸还是幸运?很多人都有我类似的在那个时代接触古典音乐经历,立即并且终生都会喜爱上她。

  • 画家陈丹青在一个访谈节目里谈到他做知青时候第一次听见Mozart的Piano Concerto No. 21第2乐章,正好在漫天飞雪的旅途中,舒缓清脆的琴声象片片雪花直击他的心灵。

  • 陈凯歌的电影只有一部是我是去电影院看的,因为“和你在一起”是关于琴童和音乐的。其中教授对学生说(大意):“你要怀有感恩之心去演奏(Tchaikovsky的小提琴协奏曲)”。于是你立即可以从 Tchaikovsky的音乐里听出感恩。

古典音乐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献给上帝的教堂里咏叹,因此感恩也是古典音乐的最重要的精神之一,想必陈凯歌先生也有类似的爱乐记忆吧。在新年来临之纪,回忆上个世纪的往事,我们该怀有多少感恩之心去思考我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我已经快初中毕业了。除了继续学琴,还迷上了音乐理论,还曾经为是否高中毕业后去考音乐学院而烦恼过。终因父母反对,加上身边的同学很少有继续学音乐的计划而放弃。进入高中后,放弃了学琴,也把借来的和声对位理论书还给老师。一心准备高考。 

上大学的时候,刚刚上市的卡式录音机还是奢侈品,(学外语用的象一块砖头的“盒子炮”也要100多,相当于3个月的生活费)更没有想到以后会有CD机、iPOD这样器材会发明出来,因此很少有听音乐的机会。听说那个时候有些大学的广场上每到傍晚就放古典音乐,可以坐在广场草坪上的高音喇叭下听贝多芬,很是羡慕。在4年大学生活中,少有的几次听音乐的经历倒是特别难忘。一次是在露天电影院看电影,片名已经忘记,情节也记得不多,只记得是挪威音乐家Grieg的传记片,第一次听到他那部著名的钢琴协奏曲,激越的钢琴敲击和磅礴管弦乐音群交织再配合挪威冰雪覆盖的群山和森林,那种激动难以忘怀。我们常常因为这样一些特别的记忆,会迷恋一些曲目。因为这部电影,这首协奏曲成为我后来听得最多的曲目之一。毕业前夕,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有了双声道的录音机,(左右各2个喇叭,象8字称为8080)有个同学的爸爸从日本学习回来带回不少磁带,大部分是那个时候红透的山口百惠的歌带,但其中有一盒Chopin的华尔兹(是不是同学的父亲喜欢跳舞买错?),我常常去这个同学的寝室,就是为了可以再听到那些优雅可爱的小曲子。 



大学毕业后的几年是最值得回忆的几年。虽然生活清苦,但贫富悬殊很小,也没有什么工作压力。舅舅从美国学习回来,送给我一个松下的卡式磁带随声听。结婚的时候不多的积蓄要么买电视机,要么买录音机。我还是先选择了一台三洋的单卡(其实我需要双卡翻录磁带,可惜价格超出预算)录音机,主要是看中有杜比降噪系统,对有杜比标记的磁带有抵消高频噪声的作用。虽然器材简陋和磁带来源有限,但那份闲情逸致现在却难以找回。那个时候听的最多的是浪漫主义音乐家的代表作。

Beethoven、Tchaikovsky、Brahms、Mendelssohn、Shubert、Bruch、Rachmaninov、Grieg的最著名的交响乐和协奏曲,也读19世纪浪漫主义音乐史。在出差去西北的旅途中,总要带上几盒磁带,望车窗外苍凉的西部景色,听耳机里Mendelssohn小提琴协奏曲的慢板乐章,其中婉转美丽的忧郁溶化在渐渐黄昏的景色中,也溶化在我的心灵里。 

在外文书店可以见到不少原版磁带,EMI和DDG的居多,价格对一个月只有几十元的我们十分昂贵。只能是买少量经典曲目,大部分是买空白磁带去朋友那里拷贝、交换。记得买过一套EMI 6盒精选,花掉我2个月薪水。也有老爸的朋友从台湾或者国外回来问我想要什么礼物,当然是磁带! 这样我有过几盒台湾福茂(实际上是台湾DECCA)。即使是买回的磁带,也要拷贝再听,以免磨损了宝贵原音带。当然也顾不上是什么版本、演奏家、指挥、乐队和录音质量。知道的指挥是Karajan,Maazel、小泽和梅塔等不多的艺术家,演奏家听得多的是美女Mutter和坐在轮椅上的Perlman。至于器材,台式磁带录音机加上磁带本身的缺陷,以现在的耳朵是难以忍受的。最大的问题是低音不足、沙沙的背景噪声和基本上没有动态范围。而高级点的设备是日本来的带转盘和卡座的套装落地音响,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听过Technics(松下),羡慕不已,价格6K,相当我当时10年的工资,合现在一个小公寓的价格。当时我们心目中的好器材就是听老柴1钢的开始部分不要出现破音,而同时听Dvorak的新大陆第2章的时候不要听不到音乐只听见沙沙声。现在回想起来,器材不是音乐,只是听音乐的工具。最简陋的器材播放的最精致的音乐伴随我度过了难忘的青年时代。而现在很多人却在用最好的器材听垃圾声音!这样说是不是重了点?如果是,对那些喜欢流行音乐的朋友说对不起了。 



90年代初,正开始激烈的经济体制改革,每个人都开始考虑自己的饭碗和经济前途。那个时候,很多教育程度很低的人成了万元户,而做工程师的我却开始要为自己的生计发愁,只能毅然投身商海,学习游泳。

物质生活水平的确在迅速提高,92年就添置了一台带CD机、双卡座和收音头的分体套装台式音响,前几年要10年薪水才能实现的梦想很快变成现实,也才知道CD重放的背景是那么干净、动态那么惊人。可惜的是,再也没有整块的时间和虔诚的心态去聆听。只有少量的古典音乐可以作为背景音乐来听,而多数曲目需要专心聆听才是天籁,否则只会觉得一片嘈杂。因为工作的繁忙和压力、孩子的学习和升学、居住空间限制和心态浮躁,在物质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10多年间,古典音乐却渐行渐远。偶尔听的还是10年前那些耳熟能详的曲子,一把70年代就值几百元的琴也束之高阁,以至严重脱胶到不能修复的程度(即使有老师傅能修复,结果还不是一样?)。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提起的爱乐回忆。精神生活质量与物质生活水平的走向居然完全熊牛相反。



去年去杭州出差,顺便去看认识30年的老友,也是少年和青年时代经常在一起听音乐的烧友。他事业比我成功,工作比我更繁忙,对古典音乐的痴迷却不减当年。在他的书房里,器材不算顶级,远低于他经济能力所能够拥有的,但却有2K多张正版古典CD,都是他10年间国外出差购买和用VISA国际卡从唱片公司邮购来的,估计已经付出50W有余。难得有机会和他一起聆听Mullova演奏的Bach的小提琴Partita No. 3 in E, BWV 1006,这张唱片是他在著名的阿姆斯特丹音乐厅(Amsterdam, Concertgebouw)听过这个美女演奏后购得的签名唱片,很少中国乐友有这样宝贵的收藏吧?我评论说,CD虽然多,可惜你该有更好的器材来重放。他回答我,你是听音乐还是器材?相视一笑间,我们已经回到10几年前用录音机听音乐的青年时代。朋友说起杭州有家咖啡馆,每个桌子有个功放+2个耳机,每天有乐友或者老师介绍几张古典唱片,可以拿起耳机欣赏,也可以摘下耳机轻声交流,离开时也可以有企鹅3星或者带花的正版唱片可以选购。本来打算一起去那里喝杯咖啡,因为夜已深,只能相约下次。 

回来后我在原有的看DVD的AV设备外,又添置了一套适合古典音乐的入门级HIFI器材,当我把它们搬回家,找出几张有些积尘的唱片,放上Mussorgsky的展览会的图画,听到是以前从来没有得到正确解析的瑰丽的高频细节和缤纷的管弦乐色彩,忽然之间象回到了精神家园,原来久违的音乐世界是这么美好! 

在2007的最后一天能够完成我的片段回忆很欣慰,这要感谢我刚刚开博就开始阅读我陋文的朋友们的鼓励和评论。在这里祝朋友们在2008有更成功事业的和更美满幸福的生活!也希望能和朋友多交流音乐、事业和人生感悟,共同坚守我们的精神家园!

推荐阅读:1、外国油腻大叔们眼里的王羽佳;2、王羽佳丨 不光是音乐界,我觉得未来50年,什么领域都会是中国人的天下!3、王羽佳访谈丨恩师凌远给我打下全面音乐基础丨“她会给我启发和支持。她给我一点拨,我就明白了,给她弹琴不光是学东西,还会很开心”;4、野蜂飞舞的王羽佳丨格拉夫曼的中国弟子演奏视频丨演奏家的好坏,无关乎裙子长短丨格拉夫曼不在具体音上细扣,而是给王羽佳风格上的指导;5、王羽佳老师凌远丨“孩子是学音乐的,不是学手型的!” 6、每晚古典音乐访谈丨王羽佳讲述跟阿巴多的合作经历;7、每晚古典音乐访谈丨王羽佳:“唱片曲目自己做主”;7、我们为什么要听王羽佳?8、王羽佳专访丨她赢得了没有参加的“比赛”!9、王羽佳访谈丨“穿长裙?待我四十岁!”10、王羽佳丨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