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资讯 >他来时有曙光【秦棠蒋川】txt下载全文阅读

他来时有曙光【秦棠蒋川】txt下载全文阅读

2021-09-14 12:49:59冬至书吧

第1章
  秦鸢从机场出来,直接去停车场取车,一路开往工作室。
  街头灯火通明。
  秦鸢把车停在工作室楼下,工作室的灯刚好暗下,她拉开车门下车,正准备锁门的周童瞧见她,惊喜喊道:“秦鸢姐,你回来啦?!”
  秦鸢锁上车门,从后座拿过相机,从树荫下走出来:“嗯,你怎么这么晚?”
  周童又把门打开,灯也打开,她知道秦鸢这么晚来这儿肯定是有事,她是年后才进的工作室,不到三个月,秦鸢不常来工作室,她总共才见过秦鸢几次,话都没说过几句。
  秦鸢走到门口,站在白炽灯下,白瘦高,身材棒,漂亮惹眼,周童有些兴奋:“我有些工作没做完,加了会儿班。”
  秦鸢倒了杯水,看周童肩上还挎着包,喝了几口水润润喉才说:“你可以回去了,不用管我。”
  周童把包放下,试探问:“我可以留下来帮忙。”
  秦鸢看看时间,已经10点了,有人帮忙她能早点回去休息,秦鸢递给她一个移动硬盘:“把4月份的照片按拍摄日期分放文件夹。”
  周童接过,眯着眼笑:“好。”
  秦鸢多看了她几眼,脸色柔和不少:“你今年多大?”
  “二十二,去年刚毕业。”
  “换了几份工作了?”
  “……六、六份了。”小姑娘窘迫地老实回答,又连忙为自己辩解,“现在这份工作我很喜欢,也是我做的最长时间的,我觉得我能做很久!”
  秦鸢挑眉,“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
  初入社会的大学生,工作一份一份换着干的很常见,没什么奇怪的。
  秦鸢年纪很轻,好像才比她大两岁,但给人感觉总有些疏离,工作室又是她的,周童是真怕说错什么话被炒鱿鱼,周童看秦鸢上了二楼,心都快纠结死了,早知道就撒个谎好了。
  秦鸢没管小姑娘的心思,走进暗室开始洗照片。
  等她忙完才发现,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抬头盯向晾着的一排照片,没太多颜色,因为那地方太贫瘠了,人的皮肤都是黑红粗糙的,看着很干裂,连小孩也不例外。
  她抿紧唇,皱眉走出去。
  关灯下楼,发现那小姑娘竟然还在。
  “你怎么还没回去?”
  周童摇头,连忙把移动硬盘递过去:“我都分类好了。”
  秦鸢接过,看她电脑还开着,拉开椅子坐下,“都凌晨了,你快回去休息吧,免得明天上班起不来。”
  她打开邮箱,把照片和资料给贺从安发过去,一回头,那姑娘还在后面站着。
  周童忍不住问:“照片里是什么地方啊?”
  秦鸢关电脑:“云南。”
  周童唏嘘:“之前就听说云贵川有很多穷地方,没想到这么穷……”
  更没想到,秦鸢这样的白富美会跑去那种穷地方,还拍了那么多照片,她上大二那年看过秦鸢的摄影展,她的摄影展里没有展览这类照片,她看着秦鸢,觉得她很不一样,很特别。
  秦鸢拿起相机,东西装好,“还有更穷的地方。”
  周童问:“那你去过吗?”
  秦鸢手一顿,低着头,声音小了:“去过,到半路。”
  周童茫然:“啊?”
  到半路是什么意思?
  秦鸢没回答,说了句,“关灯锁门,走了,我送你。”
  周童看她脸色淡淡,不好再问下去,乖乖关灯去锁门。
  ……
  第二天一早,秦鸢还没睡醒,贺从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劈头盖脸地问:“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每次外出回来看见你的邮件才知道你回来了。”
  秦鸢这段时间没休息好,被吵醒有些火大:“你就不能晚点儿打?”
  贺从安一听,语气缓了:“得得得,我赔罪。”
  秦鸢抓了一把头发,直接把电话挂了,关机。
  再次醒来是下午,给贺从安回了个电话,又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
  忙碌了大半个月,把之前预约的片拍得差不多了,秦鸢接到贺从安的电话,“一起吃个午饭?有事跟你说。”
  秦鸢说:“行。”
  两人约在她工作室附近,离贺从安公司也近,贺从安大她五岁,两人从小就认识,他又是做新闻网站的,还是负责人,秦鸢每回去了一个地方,回来发动捐款捐物都是从他那边入手。
  安壹基金负责人现在是秦鸢,外界并不知道,因为秦鸢没露过面,都是她父母出面。
  在大家眼里她只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
  这两年两人配合得很好,至少贺从安是这么认为的,秦鸢需要的,他能做到。
  一个月没见,她没什么变化,贺从安搅拌着咖啡,“下次准备去哪儿?”
  秦鸢说:“不知道。”
  她每年都会抽几个空档去贫困山区,时间不定,地点也没有规划。
  贺从安笑笑:“下次我陪你去。”
  秦鸢抬眼看他,淡淡道:“不用,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跟我一起去。”
  贺从安皱眉,盯着她的右手,雪白的手背上有个纹身,格桑花枝叶从手背蔓延到纤细的手腕,那年,这个纹身烙印在她手背上后,她就变得喜欢独来独往了。
  他扯了下嘴角,说:“你那个基金会在我们网站报道太多次了,已经有人说我们网站骗钱了,这次让我跟你过去露个面,效果肯定好很多,要么,你露面?”
  如果网友们知道那些穷山沟里的纪录片照片出自秦鸢,影后和影视公司大亨之女,定然能引起一阵热议,对安壹基金有很大的好处。
  秦鸢沉默了一阵,贺从安说的问题她都知道,她说:“我考虑一下。”
  贺从安愣住:“考虑哪个?”
  秦鸢:“我露面的事儿。”
  贺从安:“……”
  分别时,贺从安叫住她,说了句:“那事不怪你,你别老把责任揽自己身上,谁都没想到。”
  秦鸢安静地看他,说了句:“我知道,我没揽自己身上。”
  贺从安气得不行,这女人,固执起来比任何人都可怕。
  五月初,秦鸢把之前累积的片拍完,去基金走了一趟,负责人老袁说:“丫头,上次寄到陕西那边的东西出了点儿问题。”
  秦鸢问:“什么问题?”
  老袁叹息着说:“遇上了大雨翻车了,掉泥沟里去了,衣服都侵了污水,课外书也没能幸免。”
  秦鸢僵了一下,“人呢?”
  老袁说:“司机受了伤,在医院住着,养一阵就好,没啥大问题。”
  秦鸢默了几秒,“那就好。”
  “现在路滑,那些东西现在运不过去,那家公司看司机受伤了,车也损了,跟我们闹起来了,要赔偿。”
  “这件事你看着办吧,再联系一家公司,靠谱一点的。”
  “这个我挑了几家,你等等,我拿给你看看。”
  “就这。”老袁把纸张递过去。
  秦鸢看了看,老袁指着最后一家,“这家也是做公益的,不要运输费。”
  秦鸢惊讶:“免费?”
  老袁:“对,我查过了,挺靠谱,就是挑日子。”
  秦鸢瞥了眼备注:一周两趟。
  “就这家吧,我自己联系。”
  ……
  秦鸢订了去西安的票,临行前去了趟工作室,跟经纪人说了这次去陕西的事,“预约拍片放月中吧,我最迟十天后回。”
  经纪人对她每个月花将近十天去做这种不赚钱还嫌累的活颇有微词,“亲爱的,就不能早几天回?这种事情你不用自己跑吧?”
  秦鸢笑:“我喜欢。”
  经纪人:“……”
  秦鸢拿起相机走人,在门口碰上周童,小姑娘眼睛微亮:“秦鸢姐,能带我一起去吗?我大学的时候也参加过公益活动的。”
  就是在养老院陪陪老人说话,扫扫地那种……
  秦鸢看了她一眼:“不能。”
  “啊?”周童满脸失落,“为什么啊?我……我自费行吗?”
  “也不行。”秦鸢淡声拒绝。
  周童跟在她身后,还是很想去,便求她:“秦鸢姐,我给你拿行李跑腿都成,工作我回来后加班,你一个人去多无聊啊……”
  秦鸢突然回头,声音更淡:“你好好呆着。”
  周童愣在原地。
  秦鸢走远后,工作室同事小陈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我在工作室呆了三年了,秦鸢每次去山区都是独来独往,从来不带人的,去国外也是。”
  “你以为我们没跟她求过啊,但她不带人的。”
  “就是,我们也想跟去见见世面,大概是嫌带人麻烦吧。”
  周童听完同事的话,心理平衡了。
  ……
  秦鸢下午两点多到达西安,临行前这边说会派人接机,她看了一圈举牌的人,没看见来接她的人。
  摸出手机给那个号码打电话,说明情况,男人声音很爽朗:“秦小姐对不住啊,我有事走不开,让陆哥顺路过去接了,你等等,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啥情况。”
  秦鸢挂断电话,走到机场外。
  太阳很大,天空蔚蓝,她眯了下眼。
  两分钟后手机响了,秦鸢看了眼陌生的号码,接通直接问:“你在哪儿?要是没空的话具体地址告诉我,我直接打车过去。”
  那边默了两秒,嗓音低沉醇厚,带着沙质:“停车场,黑色吉普。”
  接着告诉她一个车牌号。
  秦鸢记下车牌号,拖着行李过去,黑色吉普很容易找,因为车身溅了一身泥水,在太阳底下晒干了,更显脏。
  她过去敲了下驾驶座的车窗,男人降下车窗:“车没锁,上车。”
  接着,目光顿了一下。
  这女人,白得跟雪似的,在太阳底下晃人眼。


第2章
  太阳很烈,停车场停了不少车,车窗玻璃反射,确实有些晃眼。
  车里的男人正在打电话,盯着她看,漆黑的眼睛微眯,眼窝很深,明亮锐利。一头干爽的短发,皮肤偏古铜色,五官轮廓分明,很硬气的一张脸。
  秦棠想起之前的联系人叫他蒋哥,试探问:“蒋先生?”
  他点头,冲电话里说:“人接到了。”
  秦棠看着他挂断电话,说:“我是秦棠。”
  “蒋川,上车吧。”
  一个小时前,吕安给他打过电话,说有人要捐物资让他到机场接下人,没说是什么人,也没说长什么样,只说叫秦棠。
  没想到是个娇滴滴的漂亮姑娘。
  秦棠没说话,拉开后座门把行李箱塞进去,挪了一下位置,直接坐进后座。
  蒋川看她动作利落,挑了下眉,转动钥匙启动引擎,很快,车就开了出去。
  路上两人没说几句话,秦棠有些饿了,从背后里摸出小瓶矿泉水喝了几口,塞回去时摸到个真空包装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块小面包,她想起来了,上次去云南时一个小男孩塞给她的。
  蒋川听见细微的声音,朝后视镜瞥了一眼,“没吃午饭?”
  秦棠正咬着口面包,声音有些含糊:“嗯。”
  过了一会儿,蒋川说:“正好我也没吃,吃面行吗?”
  陕西面食店遍地是,路边就有几家,这个时候早就过了饭点,找地方吃饭不如吃碗面来得快。
  秦棠说:“行。”
  蒋川找地方停好车,两人下了车,蒋川站在秦棠面前,身材高大,体格健硕,强大的存在感让人很难忽略,秦棠抬头看他一眼,才发觉这男人比想象中要高。
  蒋川上下扫了面前的女人一眼,是少见的漂亮,身材极好,她有一双拥有一对美腿,修长,笔直。
  白滢滢的皮肤一掐就能出水似的。
  这种娇滴滴的女人,准备跑山区?
  蒋川嘴角微弯,指指旁边的面店:“走吧,吃完回去还有活干。”
  那笑漫不经心,秦棠皱眉,总觉得那男人有点看不起她。
  看不起她什么?觉得她不能吃苦?
  跟在他身后走进店里,这个点,店里只有一个客人,面条呲溜地响,蒋川站在厨房窗口道:“一碗大碗牛肉面,一碗……”
  他转头,看向她。
  秦棠:“小碗。”
  里头的老板听见了,“好咧!”
  蒋川又点了两个肉夹馍,两人面对面坐着,没一会儿面就端上来了,大碗比小碗的大一圈,但他吃得很快,秦棠吃了一半,朝他看了一眼,发现那大碗已经到碗底了。
  她中午没吃饭,饿过了头反而吃不下太多,慢慢挑着面吃。
  蒋川吃完面,又吃了个肉夹馍,瞥向她:“吃不完?”
  秦棠确实不想吃了,放下筷子,说:“嗯,面太多了。”
  蒋川嘴角翘了下,又是那种漫不经心略带痞气的笑,他没说什么,但秦棠却觉得他在嫌她浪费。
  她目光不冷不热地看着他,又拿起筷子。
  蒋川笑了声,拿起另一个肉夹馍。
  秦棠勉强把面吃完,两人走到门口,蒋川目光转向她:“住哪个酒店?”
  秦棠问:“你们那儿有住的吗?”
  蒋川看着她,说:“有。”
  秦棠说:“有女人吗?”
  蒋川道:“有。”
  秦棠摸了摸相机,“那我住你们那儿,方便办事。”
  这次她没打算呆太久,早点办完早点回去,六月份她想去一趟广西。
  蒋川瞧了她半响,捋了下干爽的短发,低笑了声:“走吧。”
  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秦棠朝四周看了眼,这里显然已经是西安郊区了,有些偏僻,蒋川把车开进一个院子里,院里有棵大树,两层旧楼,看起来挺宽敞,里面像是一个修车厂,除去两辆大货车,还有一辆红色吉普,一辆老式桑塔纳。
  蒋川停好车:“到了。”
  后座没反应,回过头,看见她正盯着窗外看,扯着嘴角笑了:“现在知道怕了?”
  都没问清楚就敢跟他回来。
  秦棠正脸看他,淡淡道:“怕什么?我只是看看你们这地方而已。”
  老袁办事很靠谱,如果不是查清楚对方底细是不会那样跟她说的,老袁说这里是个义工组织区,有网站有贴吧有联系方式,网友捐物就往这边寄,能用得上的这边就派车送进贫困区。
  正好,门口开进一辆三轮车,停在旁边。
  车上堆满了包裹,还坐着个年轻男人,开车的是个跟蒋川差不多健硕的男人。
  年轻男人瞧见黑色吉普眼睛一亮,利落地跳下车,很兴奋:“蒋哥回来了!”
  蒋川下车,手插在兜里,高大的身形立在那儿,把阳光都挡了。
  秦棠也下了车,开三轮车的男人愣了下,随即笑了:“秦小姐,我还以为你会先回酒店休息呢,这么急啊?”
  蒋川说:“她住这儿。”
  秦棠默了两秒,看向比蒋川矮半头的健硕男人,“你是吕先生吧?”
  “叫我吕安就成。”吕安笑笑,指指身后年轻男人,“他叫小城,我们这儿条件不比酒店,房间还有一个,你要是愿意住的话等会儿我喊人收拾一下,不行我送你去前面酒店开个房。”
  这姑娘是有钱人,一看就是过惯了好日子的,这次过来是带钱带物过来的,吕安想着要把人招待好了,免得一个不高兴就走了。
  秦棠去过不少穷地方,硬板床睡过,硬棉被也盖过,这儿比那些山区条件好多了。
  她不挑:“就住这儿,明天一早你们跟我去办事,等你们把东西运出去我就走。”
  吕安挑眉:“那好,你在边上休息一会儿,房里整理好我叫你。”
  小城走到过来,挠着脑袋冲秦棠笑:“秦小姐,我带你进去休息。”
  秦棠指指边上树荫下的椅子:“不用了,我坐这儿就行。”
  蒋川这两天跑长途蹲车上时间长,他捏着脖子转了转,闲散慵懒:“一会儿把车洗干净检查一下,发动机出了点问题。”
  秦棠下意识看向他,明显皱眉。
  吕安看她脸色变了,连忙解释:“没事的,车要有大问题蒋哥就不会开去接你了。”
  吕安朝蒋川使眼色,车有问题还开去接人,还当着人的面说出来……
  蒋川眯了下眼,看向秦棠:“怕了?”
  秦棠抿紧唇,“没有,只是不赞同你的行为。”
  他笑了声。
  吕安朝车身踹了一脚:“怎么搞的?脏成这鬼样。”
  蒋川朝里走,“陷进一个深稀泥坑。”
  话说完,人已经踏上拐角的楼梯了。
  吕安解释了句:“蒋哥这几天忙坏了,补眠去了。”
  秦棠举起相机拍了几张照,蒋川步伐太快,落入镜头,高大挺拔的背影落入镜头。
  秦棠几不可觉地皱了下眉,等人不见了,才重新拍了一张。
  吕安打了个电话,没几分钟院子里进来一个年轻姑娘和中年妇女,年轻姑娘叫阿绮,中年妇女叫桂姨,两人去给秦棠收拾屋子。
  秦棠看吕安还站着,就说:“你们忙你们的,不用招呼我。”
  吕安笑了下,就招呼小诚拉水管拿水桶抹布洗车,秦棠转了一圈,站在边上看他们洗车,问了句:“这车跑什么地方?”
  吕安忙里偷闲回了下头,笑道:“蒋哥去了趟汉中镇巴县,那山路坎坷、崎岖、太难走了,边上还是悬崖……”
  镇巴县。
  秦棠眼睫一颤,小城憨笑:“也就蒋哥开车技术好,要我开我都不敢。”
  吕安笑:“怂。”
  ……
  阿绮和桂姨把房间收拾好了,阿绮是个挺腼腆的小姑娘,长得挺可爱,就是皮肤有点黑,她笑眯眯地帮秦棠拿行李箱。
  秦棠把包挎肩上,跟在她后面,走到二楼东面倒数第二间房。
  阿绮打开门,笑眯眯地说:“被套都是干净的,你可以放心住。”
  秦棠扫了一眼,房间不大,很简洁,有个小桌子和帆布衣柜,床是1.5的。
  “嗯,挺好的。”
  她长得美,阿绮总忍不住看她。
  秦棠发现了,转头看她,阿绮眨了下眼,友好地说:“那你休息一会儿,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
  秦棠点头,“好。”
  阿绮关门出去了。
  秦棠收拾了下行李,外面有公共水龙头,她拿脸盆毛巾去洗了把脸,就靠在走廊上站着。
  镇巴县松何公路碑丫豁路段,一面是山,一面是绝壁悬崖。
  那里除了垮塌的路基,就是坎坷、崎岖、颠簸的土路。
  ……
  不知站了多久,秦棠咬了下唇,转身回房,从包里摸出包烟,点燃,狠狠抽了一口。
  目光透过烟雾,有丝迷茫。
  觉得屋里有些闷,她又回到走廊上,纤细白皙的手指夹着烟,垂在护栏上,看楼下几个人拆包裹,书本,衣物,小玩具等摆了一地。
  咔——
  一声。
  秦棠下意识转头看去,一个只穿着黑色四角裤的男人站在门口,两人四目相对。
  她没避讳,甚至上下扫了一眼。
  男人身材比他拍过的任何男模都好,宽肩窄腰,肌肉紧绷,双腿有力,黑色内裤里硕大一坨。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w2959240269】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