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情丝蛊 苏焱 江非晚 小说全文阅读txt下载 已完结

情丝蛊 苏焱 江非晚 小说全文阅读txt下载 已完结

2021-10-12 16:16:28秋彤的资源局

简介:

十三年,从五岁到十八岁,非晚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苏焱。六年了,我对他的感情一点一滴地积累到现在,如今已经再也无法压抑了。她隐藏了十多年的心事,全部被他发生……他,会作何反应?

天色愈发暗了。

除了那一扇透着些许微光的窗,几乎已经看不清什么东西了。

那一点烛火,是我离开之前点燃的,如果没人更换蜡烛,就会逐渐熄灭。

而屋内那人的酒里,我已经事先加了料。

待会,如果烛火熄灭之后没有再点燃,就证明我的机会来了!

终于,可以接近那个人的机会……

缩在角落里,我双眼死死地盯着那扇映出烛火的窗,一眨不眨。

那是我这十三年来,唯一的希求。

抬头看了看天色,我默默倒数。

三,二,一。

就在我数完的那一刻,烛火熄灭,黑暗瞬间将我包围。

我的心也在这一刻激烈地跳动起来,血液叫嚣着冲击我的四肢百骸,我激动得几乎抬不起脚……

扶着墙,挪动一下蹲得有些发麻的脚,我缓缓站起身。

从墙角到门口,不过短短几步路,我却走了整整十三年。

十三年,从五岁到十八岁,我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他。

苏焱……

我低低地念着这两个已经刻入我骨髓里的字,腔子里被心跳鼓荡得生疼。

苏焱……

我将这两个字含在口中反复咀嚼,仿佛这样,我的唇齿之间也含着香味。

苏焱……

我终于走到了门口,推开那扇阻隔了我们十三年的房门。

我心心念念的苏焱此时正伏在桌上,呼吸均匀,已经睡熟。

我不敢大意,掩上房门,把脚步放到最轻,凑到他身边。

将烛台挪开,确定不会刺到他的眼睛,我重新点亮这一盏如豆的灯光。

他的面孔在我眼前逐渐清晰起来。

长长的头发零散地垂在桌上,有几缕调皮地挂在他的鼻子前端,随着他的呼吸飘动着,十分柔软,柔软得令我忍不住想要拂开它们,不想让它们扰了他的清梦。

睡着的苏焱完全没有了往常的凌厉,显得十分乖巧。

睫毛浓密纤长,如同两把刷子,在他白皙得几近透明的肌肤上,投下两抹阴影,像是没有睡好的样子。

我的手颤抖得厉害,深深吸一口气,我才敢伸出手,去触碰他。

“师父,师父?”我轻轻推了他两下。

他没有反应。

我放下心来,在他身边坐下,一颗几乎要跃出腔子的心也缓缓平静下来。

“你看你脸色这么差,都是平时总躲在屋子里闭关,不肯出来晒太阳。”我双手托着下巴,看着他,忍不住开始自言自语。

“我知道师父是为了我好,总是在房里为我配药,但是六年了,仍然没有什么效果啊……”

我伸出手,看着眼前这双六年都没有长大一点的小手。

六年了,我对苏焱的感情一点一滴地积累到现在,充满了我小小的心脏,如今已经再也无法压抑了。

“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我多想真正地站在你身边,真正地陪着你出现在世人面前……”伸出手,我小心而又坚定地抱住了他的背。

“师父……苏焱……”

“这就是你在酒里下迷药的原因?”一个冷到极点的声音突然在静谧的室内响起。

我顿时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了。

他,居然没有被迷晕?那么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全都听见了?

我隐藏了十多年的心事,全部被他听见了……他,会作何反应?

双手还环在他的腰上,我的大脑飞速运转,居然忘记了退开。

“非晚,我以为你会明白,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糊涂。”原本伏在桌上沉沉睡着的苏焱缓缓直起身。

我颤抖着收回手,轻轻退后一步:“师父……”

“你还记得叫我一声师父?”苏焱的唇角挑起一抹笑,我却被他这个样子吓得浑身颤抖。

每次他这样看我,接下来,必然会让我受到惩罚。

我知道,这一夜的美梦已经做完了。

“师父……”我双膝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倒。

“去后山吧。”苏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逼出了我一身冷汗。

师父,非晚错了,都是非晚的错,求师父不要让非晚去后山!”我急急磕下头,撞得地面上咚咚直响。

后山……养着无数可怕的蛊!

我宁愿一个头磕死在当场,也不想去后山!

“怎么,非晚害怕后山那些宝贝?”苏焱拿过烛台,举在我的眼前。

我相信我的脸孔已经惨白一片,但苏焱好像并不满意。

“那些宝贝可比你好得多,起码它们,没有你那种龌龊的心思!”

苏焱薄唇轻启,吐出这两个冒着寒气的字。

龌龊……

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仿佛两根细针,伴随着寒风刺在我的心上。

初始只是麻,渐渐泛起一丝丝的酸楚,然后,是锥心刺骨的痛!

仿佛有两根冰寒的银针游走在我的血脉里,伴随着血液的流淌,直直地钻进我心底的最深处,痛得我喘不过气!

他居然说我对他的感情是龌龊的心思……

我跌坐在地上,心底一片冰凉。

这两根针变成了一对剑,在我的心底肆虐,将我的心划破了,划出大口子,几乎包不住我一口心头血。

心底破了一个大洞,寒风呼啸着吹得我浑身冰冷。

龌龊……

“师父……十三年,都是非晚陪着师父,非晚只是喜欢师父,有什么龌龊?”强忍着心底的酸涩,我抬起头看着他,努力睁大双眼,不想流下泪惹他厌烦。

“我今年二十有六。”苏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转移了话题,我却只死盯着他,不肯将视线转移片刻。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点与他平静对话的时光。今天,我已经将一直以来的平静生活彻底打破,哪怕他最终并不怪罪于我,也再回不到从前了。

我也,不想再回到从前!

“原本我们苗疆人在中原就很难生存,你觉得我一个二十六岁的大男人带着一个十二岁的幼女走出去,宣布我们在一起,你们这些中原人,会怎么想,怎么做,怎么对我?”

我一向飘飘忽忽落不到实处的心,听了苏焱的话,忽然宕到谷底。

“我不是幼女,我已经十八岁了……”喉中哽着一个硬块,我拼力勉强发出声音。

可是一颗心,却向着更深处,沉了下去。

“十八岁?”苏焱冷笑一声,伸出两根指头捏住我一个手腕。

“这副样子走出去,谁会相信你已经十八岁了?”

我身不由己地被他拎着一只手腕站起身,身高尚不及他的胸口。

“这个样子带你出去,你们这些中原人,会说些什么呢?”

苏焱展颜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泛着寒光的的牙齿。

“拐骗幼女,跟年龄足够做自己女儿的小女孩在一起?不等女孩成年就迫不及待地勾搭成奸,果然是苗疆人,没有一点礼义廉耻,早就该在中原赶尽杀绝,是不是?”

我终于忍不住,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不,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我自己也知道,六年前就停止了生长的我,早就没有了跟他并肩而立的资格,但我还是不肯死心,万一呢,万一哪一天,我又恢复了生长,我还有机会……

可是今天,苏焱亲自把我的妄想,掐灭在了摇篮里。

“师父,我再也长不大了,是吗?”我拼命吞下喉中的硬块,颤抖的声音我自己都听不清我在说什么。

“那谁会知道呢,毕竟我已经努力了六年,谁会知道哪一天就突然见效了呢?”

苏焱的笑容前所未有的灿烂,可是我的心,却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沉入那望不到底的深渊。

站在后山洞窟的洞口,我再一次回头看着苏焱。

他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脸上一直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毫不在意的样子,刺痛了我的眼,心底又开始泛起丝丝缕缕的疼。

对他来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算,甚至连他的情绪都没有一丝波动……

不,我不相信!十三年,是我们彼此生命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绝不相信他对我如此冷漠!

十三年前,他牵着小小的我回来这里的时候,对我是那样的和蔼可亲,这么多年,他虽然对我并不十分亲热,但他看着我的时候,也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冰冷过……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师父,我只是喜欢你,为什么一定要惩罚我?我可以不说的,我保证,我对师父的心意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叫旁人知晓!”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再一次开口向他求情,希望他能够网开一面。

过去的十三年里,他也曾待我好过,我不相信他真的对我毫无感情!

“但是我不放心啊!”苏焱双眼睁得很大,满脸的无辜。“感情这种事情最难控制了,不是吗,否则你也不会控制不住,冒着被我发现的危险在我的酒杯里下药。毕竟我可是最擅长用毒用药的苗疆蛊师呢!”

苏焱骄傲地一挥手,身上锦缎的紫衣映着阳光熠熠生辉,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感觉。

我的心又忍不住鼓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向着他走近了一步。

“别过来!”苏焱突然疾言厉色起来,吓得我停住了脚。

“我早就想把你丢进去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今天是你自己把机会送到我手里的,我若是不达成这个心愿,岂不浪费?”苏焱脸上恰到好处的笑容,却令我浑身发冷。

“十三年的虚与委蛇我早就受够了,还要多谢你让我解脱啊!”苏焱脸上的笑容忽然灿烂了起来,我却觉得无比的刺眼。

“为什么……”我的脚被苏焱的目光死死地钉在原地,双腿簌簌发抖,耳边是洞窟里传来的怪声,鼻端嗅到的是浓烈的血腥味。

而在这种环境里,苏焱带给我的,却是比死更加冷酷的事实。

他,不但对我毫无感情,而且,早就想拿我喂蛊虫?

我不能相信!

“你们中原人,对我们苗疆人,真的是满怀敌意呢!”苏焱又一次答非所问,抬起脚,他缓缓地走向我,我却控制不住想后退。

曾经令我无比期待的温暖怀抱,如今却仿佛是死神的拥抱一般令我避之唯恐不及。

他恨我!

十三年来我第一次清清楚楚地意识到,他其实是在恨着我,用尽他的全部力气恨着我!

为什么?

十三年前我只有五岁,哪里会惹得他如此痛恨我?

“我们原本不应该来到中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做。”苏焱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脸上挂着深不可测的微笑。

“但我还是来了,因为有些材料,只有中原才有,尤其是——”苏焱伸出手挑起我的下巴,食指在我的脸上勾画了一下。

“尤其是,仇人的鲜血!”苏焱的嘴一下子裂开,仿佛一条吃人的大缝,我惊得一脚踩空,滑了下去。

眼看着脚下洞窟仿佛张开的大嘴等着迎接新鲜的食物,我悚然一惊,伸出手紧紧抓住了洞口的树藤。

“师父!为什么!为什么!”我又惊又怕,双眼被泪水糊住,看不清苏焱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正对我的惨状袖手旁观。

“难道十三年的陪伴都是假的,难道十三年前,师父救我的命,对我的好,也都是假的吗?”

“是啊,都是假的哦!等你见到你死去十三年的父亲,亲口问问他,当年对我师父做了什么,你就都明白了。”苏焱笑着,一脚踩在我的手背上。

“对了,我的师父名叫苏惊蛰,千万不要忘记哦!”苏焱笑得愈发甜蜜,随即脚底碾了碾,我清楚地听见手骨断裂的声音,然后我就直直地掉进了洞窟。

耳边是腥风血雨,我直直地掉进了满是血腥味的洞窟里。

我仍然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直到身体摔到洞底,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我才回过神。

我真的,被心心念念爱着的苏焱,丢进了这个不见天日的洞窟……

这个,充满了血腥气味和毒虫的洞窟!

呆呆地睁着双眼,我看着正站在洞口,好整以暇地向下观望的苏焱。

他是真的,想要我死掉!

他恨我!

心底叫嚣着告诉我无数次这个残酷的事实,可是我的心却拒绝相信……

要我如何相信,十三年前把我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细心养大的苏焱,居然只是为了弄死我?

静静地躺在洞底,我发不出任何声音。心里的洞仿佛没有底,一颗心沉了又沉,一直落不到底……

苏焱想让我死……那我这十三年来,为什么存在?早在十三年前,他不要救我就好了,他为什么要救我回来?

他救我回来,就只是为了折磨我……只是为了多一个炼蛊的好鼎炉……

而如今,我对他产生了感情,脱离了他的掌控,所以,也就没有了利用的价值……

对苏焱来说,如今的我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抛弃的废物,之所以还肯把我丢进这个洞窟,只是为了把我这个曾经被无数蛊毒浸染过的身体,喂给洞里这些怪物吃!

一旦它们饿了,第一个被吞吃干净的,就是我!毕竟,我毫无战斗能力,吃起来毫不费力……我唯一的下场就是被这些怪物撕扯吃掉,变成这腥风血雨里的一部分,永世不得超生!

心底的寒意随着血液漫延到我的四肢百骸,我整个人如坠冰窟,被无边的恐惧和悲哀包裹,不见天日。

苏焱,真的如此绝情……十三年,我是什么,我究竟算什么?

可是,我连发生过什么都不清楚,为什么这一切都要我来承受?

苏焱最后说过的话突然袭上心头,他的师父,苏惊蛰?

因为我的父亲对苏焱的师父做了什么,他就要将这一切都报复在我身上?

我江家只剩了我一个孤儿啊!全家都已经不复存在,难道这些还不够?

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令他迁怒于一个失去全部家人犹如孤魂野鬼一般的女孩?

当年,我才只有五岁啊!

难道,当年我家里发生的那件几乎灭门的惨案,也跟他有关?

突如其来的想法令我浑身一抖,不,应该不会……

以他的本事,若真的要向我全家报复,一定不会留下活口。

我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心底泛着丝丝缕缕的疼。

这种时候,我居然还会想到这一点,真是无可救药了……

或者,有什么误会?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父亲是那样的温文尔雅,对家里人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别人的事情!

对,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苏惊蛰的事情也好,我家里的事情也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苏焱,你误会了我!

我不能死,我决不能就这样死去!我一定要逃出去,我一定要跟苏焱把事情弄清楚,我不能任由他误会下去!

事情的真相,肯定不是这样的,他误会了!一旦误会解开,他就会明白,我是无辜的,我的父亲并没有对不起他的师父,一切,都是误会!

等到事情都解释清楚了,我再努力想法子恢复生长,我再努力,成为能够陪伴在他左右的女人……

抬起手,我按住激动不已的心,心脏猛烈地跳动着,撞击着我的胸口,生疼生疼……

哪怕他把我丢进这样危险的洞窟,哪怕他口口声声要让我去死,我都还是不能放下对他的感情,我真的是……不可救药……

目前最要紧的,是要逃出这个洞窟,但是苏焱现在满脑子都是对我的憎恨,我需要避开他才行……

死死地攥紧了拳头,我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那一丝半点儿的血腥味在这浓烈得几乎令人喘不过气的血腥洞窟里微不足道,而这刺痛却令我的头脑恢复了清明。

憋气的时间太久,胸口已经开始闷痛起来,我轻轻地喘了一口气,小小地缓解一下胸口的压力,可是胸口的痛感却完全没有缓解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

顾不得再控制呼吸,我大叫一声伸手按住胸口。

洞口突然传来苏焱冷冷的话语声:“对了,忘记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给你的饮食里加料,如今,也是时候发作了。”

他竟然一直没有离开!

不,他是在等,他就是在等此刻!

他知道我不会摔死?

可是,他到底在等什么……

捂住胸口,我想说些什么,可是锥心刺骨的疼痛令我除了嘶吼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词句!

“很痛吧?”苏焱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笑意与痛快,“现在明白你为什么长不大了吗,因为你体内的所有养分都被我种下的那一颗蛊种吸收,你当然长不大!”

什么?

所以,我之所以保持十二岁的身形,都是因为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养我到十二岁,然后在我体内下一颗蛊种,拿我来养蛊?

他救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把我当成蛊虫的养料?

我按着胸口,感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就在我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急于冲出来。它已经长得足够强大,强大到不需要我这个宿主提供养分了!

“苏……焱……”咬紧牙关,我从齿缝中艰难地挤出两个字,苏焱一向耳力很好,此时显然听得十分愉快。

“你想说些什么呢?可惜,等到蛊虫完全孵化破体而出,就再也听不到了,还真是一桩憾事……”

苏焱喃喃自语,可是我没有听清楚,就失去了知觉。

我没想到我居然没有活活痛死。

不但没有死,身上也没有其他的伤处,只是觉得疲惫,无边的倦意几乎令我睁不开眼睛,但我还是挣扎着强迫自己醒了过来。

手底下一片滑腻,我捻了捻手指的触感,又放在鼻端嗅了嗅,是血!

我勉强站起身,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也浸透了血!

耳边仍然没有任何声音,我试探着向前迈了一步,脚底一滑差点摔倒。

“你还挺厉害的,这样都能活着?”苏焱显然听到了我的动静,戏谑地说道。

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他居然还在上面,为什么他还不走?

这样想着,我就问出了口。

“小晚,你居然还敢跟我说话?”苏焱发出冷笑声,我却突然昂起头。

“我都已经沦落到如此田地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倒是你,可敢跳下来?”

“哈哈哈!”苏焱放声大笑,“你不必激我,如今你已经是插翅难飞,我还有什么必要亲自动手?只需静静等你饿死便好。”

我狠狠地攥起拳头,可是我无话可说。

他说的是事实,他现在只需要守着洞口,不出七天,我必死无疑。

光是饥渴,就足以要了我的命,更何况,这洞里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心中愤懑却找不到出口,我忽然笑出了声:“师父,光是这样,您要如何才能感受到亲手复仇的快感?”

“这话说得原本没错,可惜我却没那么傻。你不过是想诳我进去,我可不能遂了你的愿。蛊虫破体都没能弄死你,难道,是天意怜你命不该绝?”苏焱自言自语,随即冷笑一声:“那也太不公平,凭什么只怜你一人,倒令他人受苦?”

我压根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紧绷着,提防随时可能突如其来的袭击。

“我偏不信这个邪!”苏焱突然怒喝一声,随即丢了什么下来,空气里的血腥气顿时又浓厚了几分,熏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如果你能把那东西驯服,我便罢手,如果,你真的命大到那个地步……”

苏焱说完这一句,再无声息。

侧耳听了半晌,苏焱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我松了口气,怒气却在此时涌了上来。

罢手?凭什么他说罢手就要罢手?

握紧了双拳,我气得浑身发抖。

他想罢手,我偏不!

指甲再一次刺入掌心,却无法遏制我的怒火,我抬起手,一拳狠狠打在洞壁上!

苏焱!这十三年来,你欺我骗我,哄我怨我,恨不得弄死我,难道这一切,是你想罢手就能罢手的吗?

我江非晚在此发誓,此生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力气一泄,我便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疲倦,这疲倦压得我双腿一软坐倒在地。

就在此时,一阵风声突然在寂静的洞窟里响起,随即,有什么东西被甩出去的落地声,夹杂着什么东西发出的怪叫。

新一轮的搏斗,开始了!也许就是刚刚苏焱丢进来的什么东西,和刚刚诞生的所谓蛊王之间,争夺蛊王之位的战斗!

我几乎忘记了还有这回事!

双手抱住头,我就地蹲下,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不知该不该庆幸,此时两只怪物完全顾不上我的存在,只互相拼了个你死我活。

满地的血,浓浓的血腥气,也完全掩住了我身上微不足道的气味。

我听着时不时传来的打斗声,不知道该盼着哪个怪物赢得胜利。

我只知道,不管哪个赢得蛊王之位,我最终的下场都是被胜者当做食物吞下肚……

也许,这就是苏焱的目的吧?他在离开之前把这东西丢进来,就已经想过会发生什么……

他还真是,恨我啊!

既然如此,他越是想让我死,我就越不能死!

只要我活着,就是苏焱最大的失败!我暗暗握紧了双拳。

如今那两只怪物没有注意到我,而苏焱又离开了,我应该趁机逃出去!

只是,这场蛊王之战,结束得太快。

不等我付诸行动,洞窟里再次恢复了一片死寂。

究竟,是谁赢了?

我屏住呼吸,寂静的洞窟里仿佛只有我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咚跳成一片。

算了,死就死吧!我豁出去一般站起身,却差点撞到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正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你想怎么样,要吃就痛快一点!”无法再忍耐这样凝重的气氛,我豁出一切地大吼道。

没有回应。

一片死寂。

我绝望地抱住自己的膝盖,蹲坐在地上。

我真是个傻子,即便是蛊王,也只是一个灵智未开的怪物,我说话它又怎么会听懂?

所以,我就只剩下等死这一条路可走了。

抱紧自己,我低低地笑了起来。

苏焱,你的计谋得逞了,不论如何,我这个仇人,是要被折磨致死了。

真不甘心啊!我刚刚十八岁,就因为跟我心仪已久的男人表白了我的心意,就落得如此下场!

苏焱……

黑暗里,我的眼前却仍然残留着苏焱俊朗的幻影,他不经意对我的关心,都能温暖我许久……

苏焱……

不知过了多久,洞窟里迟迟没有动静。

我试探着伸手在眼前这个东西身上一推,轰然倒塌。

这么大都被除掉了,那剩下的,会有多么强大?

黑暗里似乎有什么动静,窸窸窣窣的。

我战战兢兢地缩回角落里,不敢去想。

一呼一吸之间,时间悄然流逝,洞外变得越来越亮,我却不敢抬头去看。

我度过了这十八年来最难熬的一夜,但我却连大气都不敢喘!

即便是五岁时我整个江家被灭门,我也是提前被父亲塞进了枯井,并没有身临其境。如今,是我十八年的生命中所遭遇的,最可怕的事情!

而且我当时年纪太小,记忆并不那么清晰,在那之后,我就被苏焱带了回来。

尽管他待我算不上亲近,但也算是平安无事地把我养大了。

我至今都记得,我刚刚被他捡回来的那段日子,由于受到过度的惊吓,加上在死尸堆里待了几天,我每天都会做噩梦,发烧。

高烧到几乎认不出人来的时候,是他那双温凉的手,一直在我的头顶摩挲,试图安抚我躁动不安的情绪,入口的苦药总是温度适当,他亲手,一口一口地喂我喝下,把濒死的我又拉回来。

是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可是,他养大我,却只是为了复仇!

胸口再次传来尖锐的痛,深入骨髓的痛,痛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十三年,整整十三年,我与他朝夕相对,我初开的情窦,我萌芽的爱恋,我蓬勃的情意,全部都属于苏焱,可是他对我,却只有刻骨的仇恨!

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我伸手摸了摸,居然是迟到的泪水……

在他一字一句对我吐露恨意的时候,我没有流泪;在他把我丢下洞窟的时候,我也没有流泪;在他毫不迟疑一脚踩断我手骨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流泪。

我还以为,我已经不会流泪了……

可是现在,我看着眼前阳光一点一点明媚起来,我的泪水,却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初升的太阳了,可是,我还活着!

苏焱想让我被洞窟里的毒物弄死,想让我被撕咬,被啃嚼,被挫骨扬灰!

可是,我却还是坚韧地活着!

手骨断了,又饿又渴,浑身无力,也不知出路在何处,可是我,仍然活着!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洞里也越来越亮,我贪婪地看着那一抹阳光。

虽然因为角度的问题,那阳光并不能彻底照亮洞底,却仍然带来了温暖。

就在此时,我被苏焱踩断的手,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我低下头,才看到身边有一个小东西,正勤勤恳恳地爬上爬下。

我顿时浑身僵硬。

经过昨夜一场大战,如今在这个洞里还生存的活物,除了我,就只有……

蛊王?

眯起眼,我轻轻凑近这个小家伙,才勉强看清,这是一只不足我手掌大的红色蜘蛛。

它用蛛丝把我断裂的手骨缠了个结实,然后顺着我的手,爬到了我的肩膀上。

就在此时,洞口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苏焱的脚步声。

我听了十三年,绝对不会听错。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3-5元/本(根据长短来)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3314735862(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