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改名后的《中国新说唱》要海选了,参加的rapper们要唱红歌吗?

改名后的《中国新说唱》要海选了,参加的rapper们要唱红歌吗?

2020-09-02 12:56:29网娱观察


文| Adam

 

《中国有嘻哈》第二季要来了。


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风险,这档爱奇艺S+级的综艺更名为《中国新说唱》。但大家心知肚明,这就是《中国有嘻哈》第二季,节目的英文名《The Rap of China》甚至都没有进行更换。



一时间,《中国新说唱》还会火吗?会有哪些选手参加?还会像《中国有嘻哈》一样生猛吗?等疑问不断萦绕在观众的心中。


网友评论


面对众多质疑声,《中国新说唱》开始了选手招募。网娱观察(ID:wldygc2016)收集了部分宣布参赛选手的资料后,发现《中国新说唱》似乎又要成为年度综艺了。


天府事变说唱新人,《中国新说唱》“红”了许多


“说出正能量,唱出大情怀。”


吴亦凡在宣传微博中喊出了本季《中国新说唱》的口号。除了央视,很难想到还会有其他节目喊出这样的口号。



此外,在《中国新说唱》报名表上,除常规问题外,还有两道耐人寻味的问题:“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想要表达什么,获得什么?”、“是否有电视出演经验?”


不难看出,此次的参赛选手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没有黑料”。


但这个“没有黑料”实在是难以界定。当下说唱音乐里带两句脏话、情歌里带几句黄色歌词的情况比比皆是。隐藏的黑料就像定时炸弹,会让节目组感到不安。地下的歌手往往桀骜不驯,这更加让官方头疼。


从参赛选手方面,网娱君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变化。这些变化使得《中国新说唱》看起来“红了许多”:一是众多年龄偏小的说唱新人报名参赛,二是知名“社会主义说唱”团队天府事变的参赛。


说唱音乐的门槛较低,新鲜血液辈出一直是说唱圈的常见现象。第一季里,00后的卓卓就让人眼前一亮。“只要你有基本的乐感,语文还算不错,就可以尝试当个rapper。”广东的说唱歌手Vyan在VICE的采访中提及。


目前,已有三名举行过个人巡演的00后rapper宣布参《中国新说唱》,分别是Lii.Jet陆政廷,JelloRio李佳隆以及ZJDope



Lii.Jet陆政廷是来自广东的说唱歌手,微博粉丝数为31181,16首歌在网易云音乐上评论数999+。作为对比,第一季的Tizzy T在参加比赛之前的粉丝数为10万,是当时说唱歌手前五的粉丝量。


JelloRio李佳隆和ZJDope在当地都有着一定的拥趸,李佳隆还在联合利华出品的纪录片《出人头地》中与加拿大rapper宝贝没钱合作,大获好评。


李佳隆在《出人头地》纪录片中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些说唱新人年轻,没有什么黑历史,便于管理。除了本身没有名气之外,其他特质都令人满意。但说唱音乐本就是小众音乐,说唱歌手的引流作用全部加起来也不如一个吴亦凡,因此,说唱新人成了《中国新说唱》的生力军。


相对于年龄偏小的选手参加这件事,“社会主义说唱”天府事变的加入直接让节目看起来“红”了许多。


天府事变成立于2015年国庆节,坐标成都,有4名成员。16年6月,天府事变发布了歌曲《This is China》,MV在共青团中央微信公众号头条和共青团中央微博中发布,迅速走红,更引得BBC、美国时代周刊、卫报诸多外媒转发报道。


天府事变在共青团的活动上


从天府事变的作品名称来看,其“社会主义说唱”的名声实至名归:《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说唱版》、《厉害了我的国》、《NO THAAD(不要萨德)》、《This is our generation》。


天府事变创始人王梓鑫在过往的采访中说:“一个哥们在我们的音乐主页甚至到知乎都贴了一句‘说唱信党,永远忠诚’,但是遗憾的是中国说唱歌手永远只想给黑人当儿子,看到黑人就莫名崇拜,特别是美国来的,如果是这样,我真愿意信党。”


偶像派、综艺咖、实力派,现成“人设”齐聚《新说唱》


综艺节目,“人”是核心。


仔细分析《中国有嘻哈》的选手构成,除开被无端树靶的idol rapper,人气选手大致分为了以下类型:像Tizzy T、PG ONE一样外表尚可的偶像派、和GAI一样略带桀骜的实力派、类似艾夫杰尼一样的综艺咖



有趣的是,在此次第一时间站出来宣布参加《中国新说唱》的rapper中,这三种类型的rapper都有,而且在说唱圈内的号召力似乎并不亚于第一季的参赛选手。


在偶像派方面,摩登天空旗下的说唱歌手满舒克会参加此次《中国新说唱》。作为Tizzy T的好友,满舒克的外貌条件算得上出众,他的歌曲《陪你过冬天》在网易云上有14010条评论,43首评论999+的歌曲也证明了满舒克有多受观众欢迎。


满舒克


此外,红花会的rapper丁飞也转发了《中国新说唱》的宣发微博。是否参加比赛还是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丁飞参加节目未必不会获得PG ONE在节目中的待遇。


和GAI一样略带桀骜的实力派实际上是很出现的一类选手。这类选手天生自带话题性,对节目情节的推动作用巨大。


此次宣布参赛的rapper中,实力派的选手众多。不管是来自上海活死人厂牌的Lil Andy以及来自长沙SUP厂牌的C-BLOCK,都可以说是节目质量的重要保证。


公众号Rap说唱乐对Lil Andy参赛的评价极高:“论技巧,flow,活死人小安迪在这场节目中排前三应该毫无争议。”此外,Lil Andy的参赛宣言也充满了自信。“必须去正名一些东西,说唱在内容传递,曲风,技巧的多样性,绝不止大众看到的那些。”



C-BLOCK是国内老牌说唱团队,2007年就已经组建。被称为“商业化最成功的的说唱团队”的他们从2007年底开始,就开始频繁在湖南主流媒体频繁亮相,从《越策越开心》到《天天向上》,C-BLOCK的商业之路走的还算顺畅。


C-BLOCK参赛微博


值得一提的是,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发生时,其成员小胖第一时间发布歌曲《打叔叔》声讨该事件,后遭到网易云下架处理。没过多久,小胖宣布所有歌曲不再于网易云上线。这样的性格,对《中国新说唱》来说,是毒药也是蜜糖。


类似于艾夫杰尼一样综艺感十足的rapper是比较少见的,而这一次参赛的说唱歌手3bangz某种程度上正是接过了这个衣钵。不同于艾夫杰尼的本人的综艺感,3bangz的综艺感体现在他的作品之中:《我不需要女友》、《西蓝花》、《有钱的废物》等歌曲都被称作“喜剧说唱”


3bangz部分歌曲


对于这些说唱歌手来说,见证了去年说唱市场的疯狂之后,对于节目组的配合程度会有显而易见的提升。有了现成的“人设”类型,加上选手对节目组的配合,综艺的成熟程度会有进一步提升。


在一档节目上映之前预测它会不会火,是一件很容易被打脸的事。


《中国有嘻哈》的出现,意味着爱奇艺在垂直综艺领域迈出了开拓自己IP新类型的第一步。某种意义上来说,《热血街舞团》、《这!就是街舞》等综艺的出现都与《中国有嘻哈》在2017年的火爆有关,而市场也向我们证明了这样的尝试可以得到回报。


此次的《中国新说唱》,已经不算是原来挑战大众审美的“开拓者”,更像是上演熟谙市场规则后的“老朋友”归来戏码。


就目前而言,或许我们再也看不到《中国有嘻哈》那样带着粗糙生猛气息的综艺。但是对于这些知道了游戏规则、摩拳擦掌等了一整年的说唱歌手们,他们的演出和表现似乎会比第一季来得更加卖力。


至于会不会成功,还要市场来揭晓答案。


【招聘(北京)】主编、记者、商务


欢迎踊跃投稿[后台回复 投稿]

一经采纳,将有600-1000元+奖励


年薪30万招聘执行主编、商务总监

20万招聘主笔

详情点此穿越


  三大媒体矩阵  

更加垂直,更多干货,信手拈来!



原创内容,转载请附上版权信息及作者署名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请联系:


邮件:28529569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