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繁华落尽爱寒凉~何越寒孟如~小说免费阅读推荐

繁华落尽爱寒凉~何越寒孟如~小说免费阅读推荐

2020-11-14 07:26:19喵喵免费推书

欢迎来到喵喵免费推书

第1章 渴求


“越寒,我好想你!”


孟如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见何越寒。


扑进男人温暖的怀里,她终于找回了一点安全感。


牢里太冷了,只有他的怀里,能给她一点温暖。


男人的身子僵了一瞬,转而一把将孟如推开。


“孟如!你是怎么从监狱里出来的!”


对上他的愤怒,孟如怔了怔,“越寒,我……”


孟如差一点忘了,他是恨她的,他不会因为五年的久别而忘却仇恨,更不会因为难得的相见而露出欢颜。


一瞬间,她憋了五年的思念,全都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因为有恨,她早就失去了跟他撒娇的资格,也失去了被他宠爱的资格。


咽下苦涩,她只低声问:“越寒,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何越寒恨声:“如果你的父母被人杀了,杀人凶手却还好好的活着,你能过得好?”


再见他的欢喜完全消失不见,她低着头,神色怅然:“当年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千言万语,或许她能说的也只有对不起。


何越寒一把将她扯到面前,声音压抑着恨:“抱歉?当初你下手杀我父母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抱歉?让你坐九年牢,你五年就出来了,罪孽都没赎请你还有脸跟我提抱歉!”


手臂快要被他握断,她忍痛摇头:“我没有要杀叔叔阿姨,那是一场意外……”


“意外?”何越寒冷笑:“他们不同意你跟我在一起,准备把你送出国,当天晚上他们就煤气中毒而死!那天只有你用过煤气,而且煤气开关上全是你的指纹,铁证如山,你在法庭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现在跑过来告诉我这是意外?”


孟如无措的摇着头,不是这样的,她从没想过杀任何人。


何家抚养她长大,叔叔阿姨对她恩重如山,她怎么可能杀他们?


她在法庭上不做辩驳,是因为她觉得愧疚,如果她那天好好的检查过煤气开关,如果那天她还有力气救出叔叔阿姨,或许就不会酿成惨剧,也不会让何越寒承受这样的痛苦。


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她愿意接受惩罚,愿意坐牢。


但这不代表她是故意杀人。


为什么何越寒一定认为她是蓄意害人?


明明她只是想开开心心的见到何越寒,她不想把事情变成这个样子的啊……


“越寒,那天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我还给叔叔阿姨磕头告别,这些你都是看到的,如果我真的要杀他们,我怎么会做这些事……”




第2章 你怎么不死


“当然是为了做戏给我看。”他捏住她的下巴,眸光是无尽的冷意:“可笑我竟然被你这副可怜样欺骗了这么多年!”


他嫌恶的一把将孟如甩开,她踉跄着直往地上倒去。


何越寒的手臂不由自主的动了动,却在有人接住她的那一瞬间,不动声色把手抄回口袋。


看着忽然出现的黎子铭,何越寒嗤笑:“看来是你暗地里运作,才把孟如捞了出来。”


扶住孟如,黎子铭小心的问:“小如,你没事吧?”


听见何越寒的肯定句,黎子铭怒上心头:“小如刚出狱就来见你,你就这么对她?她出狱根本不需要我运作,因为她……”


“子铭!”孟如揪紧了黎子铭的袖子,摇了摇头。


有些事她不想让何越寒知道,她今天来见何越寒,只是因为五年不见太过思念,而已。


何越寒冷笑起来:“黎子铭,以前我把她宠到天上她照样下手杀我父母,你竟然还这么护着她?等哪天你爸被她害死,你悔都来不及。”


听着何越寒毫不留情的讽刺,孟如眼眶猛地一酸,原来在他心里,她已经是这般无情无义的模样了吗?


黎子铭大怒,脱口而出:“何越寒!小如得了肝癌!她是保外就医才出狱的,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你竟然还这么说她!积点口德你会死吗!”


孟如深深的闭上眼,到底还是说出来了。


看见何越寒一瞬间的怔愣,她心里生出一股小小的希冀。


何越寒会不会有一点点的心疼?会不会给她一点关心?


她要的真的不多,只是想偷得片刻他的温暖而已。


何越寒也只是一怔,转而冷笑更甚:“连这种借口都编的出来,你要真想让我同情你,怎么不直接死在监狱里?”


一瞬之间,孟如的身子像是被扔进了冰窟,冷的彻骨。


她早就该预料到的。


他才不会心疼她,他巴不得她死。


她错了,她不该来自取其辱的。


肋下猛的一痛,一股鲜血涌上来,口腔鼻腔里全都是血腥气,她强忍着拽住了要冲上去的黎子铭。


“子铭,求你,带我走。”


黎子铭立刻把摇摇欲坠的孟如扶到车上,一路疾驰赶往医院。


一上车,孟如喉咙里的血控制不住的从嘴里涌了出来。


她的注意力却还停在何越寒那句:“你怎么不直接死在监狱里!”


疼痛袭来,她按着肋下,分不清到底是那颗快要坏死的肝脏在疼,还是那颗破碎的心在疼。


歪倒在座椅上,她渐渐失去了意识……




第3章 我是他的未婚妻


何越寒回到别墅,助理赵赫已经在书房等他。


“何总,您要的孟如的资料已经查到了。”


瞥见赵赫递过来的资料,何越寒一眼就看见了肝癌两个字,瞳孔骤然紧缩,他拿起资料细细翻看。


医院诊断孟如为肝癌晚期,需要出狱接受治疗,所以黎子铭作为取保人把她带了出来。


手指捏紧,他半晌才说:“去查孟如在哪家医院,我要见她。”


黎子月却在这时推门进来:“越寒,孟如是不是出狱了?”


何越寒一滞,没有正面回答:“怎么了?”


黎子月把手里的资料交给何越寒:“你看看这个。”


这也是一份孟如的资料,可上面的内容跟何越寒拿到的那一份截然不同。


这上面说孟如因在狱中表现良好,予以减刑提前释放,


另外还有一张她出狱前的体检单,上面明晃晃写着“健康”两个字。


看着何越寒的表情渐渐从心痛变成阴沉,黎子月庆幸自己来的及时。


她连忙说:“估计子铭不知道家里碎纸机坏了,匆匆忙忙把这份文件放进机器里就走了。越寒,孟如不会真的提前出狱吧?”


“孟如已经出来了。”何越寒把赵赫查到的那份资料给黎子月看。


黎子月大惊:“这?怎么会有两份呢?到底哪份才是真的?”


何越寒冷笑:“要销毁的这份自然是真的,为了提前出狱,孟如跟黎子铭也真是演的一手好戏。”


翻着黎子月拿来的资料,何越寒的手忽然顿住,一份流产记录让他倏然皱起了眉头。


“孟如,你可真是好样的!”


孟如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窗外的昏黄让她以为自己还在铁窗里。


她下意识的就在想,孟执寒在外面过的好不好。


转念,她才想起,她已经出来了,而且还看见他了。


他比她想象中过的还要好,也很健康。


不像她,病病殃殃,半个身子都踏进了棺材。


“你醒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孟如一惊,坐起身才发现床边坐着一个女人。


明明对方是笑着的,可孟如一点都感觉不到笑意,反而感觉到了对方强烈的敌意。


“请问你是?”她有些警惕。


“我叫黎子月,是子铭的姐姐。”


黎子月,孟如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听过。


转念,她忽然想起,当年何叔叔给何越寒选定的未婚妻,正是姓黎!


像是为了印证孟如的猜测,黎子月看着孟如惊异不定的神色,故意补上一句:“我还是越寒的未婚妻。”


孟如怔住,真的是她!


黎子月很满意孟如的反应,拿起苹果削着皮,一边不紧不慢的说:“我跟越寒五年前就在一起了,今年就要结婚,好歹你当了越寒那么久的妹妹,我这次来,是邀请你给我当伴娘的。”


听着黎子月的话,孟如像遭了霹雳一样,一动都不能动。


也就是说,孟如入狱之后,何越寒立刻就跟黎子月在一起了,而且现在他们就要结婚了?


不,她才不信,当初何越寒对黎子月的厌恶她是看在眼里的,他娶任何人她都信,偏偏是黎子月,她绝对不会信。


“你别骗我了,没人比我了解他,他根本不会爱你,更不会娶你。”


黎子月淡笑:“说起来,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越寒可能真的不会爱上我。”




第4章 她要杀我


黎子月眼中含着挑衅的笑意:“如果不是你当初为了跟越寒在一起,故意害死不准你们相恋的孟家伯父伯母,让越寒恨上你,我又怎么有机会走到他身边,抚平他的伤口,让他爱上我呢?”


孟如眼中的坚定瞬间破碎,是啊,在何越寒失去了双亲,最需要人陪伴关心的时候,谁能出现在他身边,就一定能获得他的青睐,就算是再讨厌的人,也一定会成为心里最重要的人。


小脸瞬间煞白,她却还在强撑:“他只是为了气我而已,我们二十年的感情,你能比得了吗,你这次来,难道不是因为越寒心里有我,才故意挑衅的吗!”


手捏紧了床单,她明明已经相信了黎子月,却怎么也不想让自己输了这一头。


她是曾经被何越寒捧在手心里的人啊,怎么甘心输给一个何越寒厌恶的人!


黎子月脸色骤变,忽然听见外面渐进的脚步声,上前一把扣住了孟如的手腕,低声说:“孟如,你这个杀人犯,越寒早就不爱你了,你还在这自欺欺人?你什么都没了,苟延残喘的活着有什么意思?你怎么不去死!


黎子月的手狠狠攥着,把孟如手背上的输液针死死进她的皮肉。


孟如的手背顿时鲜血淋漓,锥心的疼痛让她猛地推了黎子月一把。


“我为什么要死!你这种血口喷人的人才应该死!”


黎子月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的哀嚎。


“孟如,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为什么你要杀我!是不是所有妨碍你跟越寒在一起的人,你都要杀死才满意!好痛……救命……”


黎子月的身下蔓延开一大片血迹,孟如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昏了头脑,她跌跌撞撞从床上摔下来,下意识只想着给黎子月止血。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唰的一声被拉开,何越寒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黎子月一把推开孟如,艰难的朝何越寒伸出手:“越寒,救我,孟如要杀了我……”


孟如的肚子磕在床角,痛的顿时脸色煞白,喉咙一阵腥甜。


可眼下容不得她想办法缓解疼痛,她拖着身子去拉何越寒的袖子,费力解释:“何越寒,我没有,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何越寒一脚踹开孟如,俯身抱起黎子月,眼中的焦急和心痛快要溢出来,“子月,撑着,我带你去找医生!”


孟如摔在地上,嘴里的鲜血哇的一声涌上来,她拼命用手捂着,却怎么都捂不住,血从指缝里流出来,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即便如此,她还在望着那个匆匆离去的背影。


“越寒……何越寒你别走……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


孟如努力朝他伸着手,却只能感觉到眼前一黑,整个人软绵绵栽倒下去。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她还躺在冰凉的地上。


平常定时来查房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来,她只能自己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一点点往床边挪,摔了好几次,才勉强按到了呼叫铃。


她的肝痛到快要昏厥,需要大夫来看看。


可怎么按,都没有反应,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别白费功夫了,不会有人来的。”


孟如吓了一跳,猛地转身,就看见何越寒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一层让人窒息的黑暗,一双黑眸在黑夜里带着寒芒,锋利的快要把她碎尸万段。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喵喵免费推书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