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平遥83岁老人说唱“HU”,来体会一下平遥土话的博大精深

平遥83岁老人说唱“HU”,来体会一下平遥土话的博大精深

2020-11-26 10:43:43平遥微同城

点击平遥微同城免费订阅

口述:范学庆

整理:姚勤智


平遥网红范学庆一生喜欢说唱,很有激才,以下的段子反映了平遥方言中f和h部分的语言现象,他的方言是最原生态的方言,更是最底层的方言。开始的几句逻辑混乱,大家不要在意。

题目:说hu
说了一怀(个)hu
道了一怀(个)hu
大家要听俺来说hu
山西的首都是太原府
汾阳有的是汾州府
中央的政府是政府
省县政府是政府
村日有的是村政府
前山日有的是麻狐狐
后山日有的是老虎虎
打铁的离不了铁斧斧
白铁匠有的是锡壶壶
钉鞋的有的是猴斧斧
赶车的有的是外起降斧
木匠就有的是锛子斧
刨树日用的是刨斧
喝酒离不了酒壶壶
点灯用的是油壶壶
喝水用的是卤壶壶
锅脖脖放的是温壶壶
火火日塞的是汆壶壶
火口口上坐的是茶壶壶
舀水有的是水壶壶
蒸馍馍用的是发糊糊
车辙辙流的是泥糊糊
糊窗子用的是面糊
走道日碰了圪节他师傅
他师傅是个没牙虎
下脖子上流的些长糊糊
荷的怀笤帚扫虚浮
回的就碰了圪节他姐夫
他姐夫,本姓付
从小好吃疙瘩酱豆腐
门旮旯立着一把一刃斧
提溜起斧子就撵奸夫
一气气就撵到太原府
撵到太原府不见夫
担上担担就卖豆腐
大街上碰了圪节他舅父
他舅父,连鬓胡
家住平遥宁固阜
兀家两怀吃糊糊
烧着他舅父的白胡胡
回的又碰了圪节他姑父
他姑父,毛堆儿虎
担的一担担茅糊糊
压的兀些扁担就颠乎乎
半道日扣成泥糊糊
入了一口卜糊糊
回的又碰了圪节他姨夫
坐的炕上就拉胡胡
当了宰马夫当伙夫
跑得食堂日提茶壶
半夜日起来就撵麻狐(狼)
天上就飞的圪节丢胡胡(戴胜鸟)
地下就串的圪节蚂密蜉(蚂蚁)
房檐头落的怀夜蝙蝠(蝙蝠)
树日上落的怀木鸽胡(鸽子)
盂盘日卧的是幸虎(猫头鹰)
羊圈还圈的圪节老骚虎(公羊)
暖炕头坐的圪节新媳妇
凉炕头睡的圪节瞌睡虎
道道上走的圪节鼻涕虎
茅子日放的一把烂夜壶(旧时的尿壶)

来源:指尖平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