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吴清友:我走了,但诚品书店会永远活着

吴清友:我走了,但诚品书店会永远活着

2022-05-14 13:44:01有书

文 | 林默 · 主播 | 放公子 · 编辑 | 小雨


诚品书店的创始人吴清友先生走了,昨天晚上,他68岁那年。


他的自传体新书要在今天发布,他就走了。有时候我觉得,命运是故意的。


带走他的,是跟他厮磨了一辈子的心脏病。


而当年把诚品带给他的缘起,也是这颗残破的心。


吴先生是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扩大症的,生前动过3次大手术。1988年,38岁的他经历了第一次开胸手术,随即在1989年创办诚品书店。


他说,当生命被迫归零时,他才重新思考“假如还能重见阳关,什么是生命最重要的选择”。


创立之初,吴先生说,诚品的理念是人文、艺术、创意、生活。


这些词很美,许多商人都会说,但说的时候不过是为了把你口袋里的钱掏出来。


诚品亏损了15年。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悲哀。这是个被挤压到多么变形的世界,能证明真诚的最好维度,是一个人愿不愿意为了自己想做的事,站到钱的对立面。


诚品初期,卖艺术和建筑类的书籍。后来品类扩展,却也只与那些平静的美好相关。在诚品书店,有400多个公共座位,安静舒适。


这些事儿,都离钱挺远的。


吴先生说,卖一本八卦杂志和卖一本好书,在POS机上可能显示的都是25元人民币,但有良心的经营者会知道,那是不一样的。


先生还说,“诚品赔钱的15年,是我一生中最丰富的时间,因为这让我第二次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自己,是当我拥有的金钱超过生活所需之后,觉得钱不是那么重要。


经过诚品赔钱的15年,我至少看到了自己对生命态度的诚恳,即便是执迷不悟,不知变通。


其实,我不是一个笨人,但我不想做太容易的事情,而是要做自己认为是有兴趣、有意义,或者做一些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式做的事情。"


如果诚品的故事,是以亏了许多年钱结束的,那么我的唏嘘会和敬意一样多。


这个故事的精彩之笔在于,诚品后来赚钱了,且挺赚钱,且是站着把挺多钱赚了。




有地产记者跟我说过,你就别文青了,诚品赚钱还是靠地产的。


书店依然不太盈利,但与书店相连的经营范围不断变的宽广,商场、住宅(比如苏州诚品)、餐旅、酒店、画廊赚钱,或者经营自营品牌和租赁给其他商家的并行也赚钱。


“依然要回到地产赚钱哦,情怀就是当不了饭吃”,那个地产记者说,仿佛那个行业,掌握着全世界的秘密。


我不这么想。也许在商业变现的路上,大家碰了个面。但大家走过的是不同的路,带给世界不同的,是不同的色彩和温度。


吴先生说过,KPI很容易比较,但DNA很难追寻。我们会面对现实经营的压力,但我曾说,没有商业诚品不能活;可是没有文化,诚品也不想活了。


讲真,我想不出今天有哪个地产大佬走了,能有这么多的人,如此谦卑、温暖地怀念他。


我第一次去诚品,是大三那年。那时候我有些怕,大家都在谈外面的世界的血腥不公,每个人都在讲他的野心勃勃、部署精密。


我加入了一场一步都不能被落下的比赛里,却没人知道终点在哪里。


我讨厌学校的书店,我能默念出左起一架的四六级辅导书,,依次向里延伸的考研数学,这跟我高中时候去逛的书店没啥区别,换了一批都会被忘掉的知识而已。


在台北,我去了那家闻名的24小时不打烊的敦南店。那家把书店与商场结合在一起,淌出了诚品书店文化的敦南店。


我只记得迈入的瞬间,便不自觉地小心翼翼,因为从每束光、每个摆设、每个表情都感受到了被善待,便也想善待回去——不大声讲话,轻拿轻放每一张专辑、每一本书。


讲真,店里的书好多是繁体字,还是竖排排版,我识字少你们懂的,看的并不舒服。


但我在那家店呆了挺久,后来买了一张专辑,店员帮我包好,递给我的时候表情很温暖,又不卑不亢。


挺感谢吴先生的,因为那家店,因为在我特别害怕、又不够勇敢的时候,我知道了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紧锣密鼓的竞赛,有些人是不一样的。


感谢吴先生,敦南的商场好像是工作10小时的,书店却是24小时营业的。灯火酒绿有时歇,有些东西却可以一直亮着。


感谢吴先生,上帝给了他一颗生而残破的心,他带着它,完整了许多人的生命。


附上一篇吴先生2014年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演讲实录,他的故事,总要听他娓娓道来。


我与诚品书店25年

文 | 吴清友


1950年代,我出生在台湾西南沿海,小时候是家里表现最差的小孩,但我得到非常多的爱,尤其是我的父亲,他给了我这一辈子最伟大的养分。


那个年代,台湾很贫困,父亲经历了非常大的风波。


但是,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也是一位伟大的爱人。


他把生命定为「留得清白在人间」,虽然没有钱,但很有骨气,希望他的小孩将「诚」字作为生命的信仰,「财物有时而尽,惟有‘诚’字是终身受用不尽的」,所以我有机会成家立业,所有公司全部以诚为始。

 

我经历了年少的贫困,但运气很好,工作十几年积累了很多财富。1980年代左右,我经营一家小公司时,读到一本《灵机实务》。


通常,公司做年度计划都会沿用去年业绩,但这本书讲了一个新的概念:当你做一个新计划,可不可以把一切想法归零再去考虑呢?

 

它让我自问两个问题:一、不做原来的行业,我做什么?第二,生命归零,我又期待什么?

 

我有先天性心血管疾病,而手术在当时是很危险的。这就逼迫我思考生命的问题,重启了一段旅程。




经过诚品赔钱的15年,我至少看到了自己对生命态度的诚恳。

 

在病痛之中,我的内心非常迷离。就在这个因缘中,《弘一大师传》(作者陈慧剑(1925-2001),最初由台湾三民书局、东大出版先后出版,国内商务印书馆国际出版公司有新版)和史怀哲先生的《文明的哲学》给了我最重要的影响。

 

《弘一大师传》文字太美了,是弘一大师对生命的了断。他三十多岁时,在文学、音乐、戏剧、教育等方面都很有成就,却选择了佛教中最严厉的律宗,以追求生命的完成。


史怀哲先生对基督教很有研究,还研究巴赫,是一个非常好的管风琴演奏家。


一天早上,他读到一份报道讲刚果有很多黑奴病痛无人照顾,就立志此生都要奉献给黑奴,花了五六年时间去学医,然后跟太太去了非洲。这本书让我大受感动。

 

史怀哲和弘一大师,一位在西方,一位在东方,在三十多岁的壮年就决定此生要度己度人,这种生命的壮阔实在是非我们所能及。


我的学问不好,但从小就喜欢思考。史怀哲讲到,大自然是上帝最伟大的创作,人类最伟大的创作尽在书本当中。这开启了我对书店经营的一种兴趣。


柏拉图曾经说过,贩售和分享知识其实是要比贩售和分享食品更严谨、更需要小心的事情。


之前我根本没有任何对书店的认识。


虽然相较于弘一大师,经营诚品书店也不过是做一个心灵生活的逃兵,但我开始思考人生的价值到底在哪里。我提出了人文、艺术、创意和生活为理念的诚品之旅,也就是爱、善、美的不断精进,使自己不断地活下去。


诚品除了书店,还有一个诚品画廊,是讲美的;「诚品艺术空间」则希望通过各类艺术活动,通过展览、表演或对话,把美展现出来。

 

因为病痛,我对书店无法做五年、十年长远的计划,而是要考虑每个当下安定心灵的可能。


我本以为准备一点小本钱可以赔5-8年,没想到一直赔了15年。诚品书店不是商学院的好案例,却是我对生命的一种创作和探索。

 

诚品赔钱的15年,是我一生中最丰富的时间,因为这让我第二次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自己,是当我拥有的金钱超过生活所需之后,觉得钱不是那么重要。


经过诚品赔钱的15年,我至少看到了自己对生命态度的诚恳,即便是执迷不悟,不知变通。


其实,我不是一个笨人,但我不想做太容易的事情,而是要做自己认为是有兴趣、有意义,或者做一些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式做的事情。

 

「困而知之」,我有切身的体会。


诚品曾经走投无路,我安慰自己说:「人生在事业之上,心念在能力之上;所有这些困惑,都为你在人生上的遭遇让你对生命有新的发现。」我所有的领悟都是在困境当中得到的。


我在香港、台湾经历了三次心脏手术。陷入困厄之时会问为什么是我?其实,为什么不是你?只问「为什么是我?」会很委屈,心不甘、情不愿,心灵是负面的;想「为什么不是我?」就会豁然开朗多了。


没有人有资格说贫困不该归我、苦难不该归我、病痛不该归我。生命当中没有那种理所当然的回报。


你要做什么,你自己可以决定;你要得到什么?对不起,上天做主。


这可能不太合乎商学院的逻辑,但可能是人的心灵最需要的养分。




当你把顾客看成消费者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的钱,而没有注意到他是一个人。服务的终极目标是精进自己、分享他人。

 

诚品是服务业。但服务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上过很多美式、欧式商学院的课,至今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商学院举的案例,全部都和金钱有关,和得到客户的欢心有关,和职位升迁有关。


但很多从事服务业的人不是光要这些的。


诚品有很多同仁,大学毕业、硕士毕业,愿意站在结账柜台用恭敬的态度、两手递一本书给读者,他们想要得到的是什么?服务的终极目标是精进自己、分享他人。


每一个从业人员希望明天的我比今天更精彩。能不能把所有陌生人当成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就像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顾客只不过是在分享我精进过程当中某一个当下。


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完成的完美的目标,但至少表达了我们对服务的态度和对生命的态度。

 

利益也有近利、远利、短利、长利之别。我对事业的经营关照几个面向——对社会、对文化、对城市、对读者的全面关照。


商学院的教育一般把客户当成是消费者,而我们把顾客看成是一个读者,一个人。当你把顾客看成消费者的时候,你看的是顾客的钱,而没有注意到他是一个人。


有的诚品书店开在医院里。我看到,病人在我们卖简餐的地方吃一碗热腾腾的面,跟他在购物中心吃一碗面的感动是不一样的。


我有机会在医院服务一个有病痛的人,让他有那碗牛肉面的满足感,这是非常好的。


卖一本八卦杂志和卖一本好书,在POS机上可能显示的都是25元人民币,但有良心的经营者会知道,那是不一样的。

 

在诚品书店,我们摆了差不多400个公共座位。从零售店的经营来说,这些座位是无效率的,应该拿来摆更多的书和商品。


诚品的理念是「连锁不复制」。


复制可以快速发展、成本降低,但我们不复制,每一家诚品店都不同:书的组合不同,装修的空间和气质不同。


在大学,我们用的材料非常简朴但又自成风格。因为那里是学生们进出的地方,不必去用光亮的大理石等豪华材料。


要让学生进入书店之后,觉得这个空间是属于他的一部分,人和空间的融洽度是合意的,不要让学生觉得这是一个奢华的空间。

 

诚品书店一开始不是要为了卖书,而是要推广阅读,所以会从人、空间、活动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人们来书店不仅仅为了买书。


诚品希望在书店环境的设计中,将颜色、灯光、布置或者同仁的微笑都考虑进去,甚至还有烹调分享,都是为了人。


我们准备了一个30平方米的独立空间,让年轻创作者去进行实验性的装置或者其他创造性表现;


最近我们开了一个音乐厅,我们知道一年就要赔400万人民币,但它是诚品的梦——为平时不能在国家级殿堂表演的人提供一个专业发表创作的空间。


诚品办的活动绝大部分是免费的,因为在我们看来,人文思维关乎人和自我、人和他人、人和社会、人和天地、甚至人与鬼魂之间。2010年,到诚品书店看书的人次超过了1亿次。


2013年,诚品书店营收是130亿台币,会员98万,书店营收占30%左右。




经历25个春夏秋冬之后,我的生命才学到从容;曾是学家笔下的悠然自在,现在才化为生活中的美好。

 

全球化是一个灾难,导致强者更强、富者更富、大者更大。绝大部分人要在商场一争长短,100个人当中赢家不会超过10个人,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人类可能开始要转变了。


无论如何,人是城市当中最珍贵的资产;人最重要的素养是人文和艺术方面的素养,就是善、爱和美的素养。

 

书店行业,大家都在讲网络化、电商,但诚品讲的是人和人之间、人和空间之间、人和书本之间、人和讲座、表演等之间的互动。诚品出版了几本刊物,用的名字都与此有关。

 

当你不能改变世界的时候,必须要改变自己,要厘清自己的价值,保有心灵层次的安宁。


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文学家曾经讲过,活在当今社会,假使没有一点文学和艺术的涵养,日子是很难从容过下去的。生命终究是我们最重要的关口,而不是生意和钱。

 

诚品在商业经营上备受批判,但我至少信守当年的信诺,希望一本书、一句格言、一首名曲、一个新的思想剖面、一件艺术创作品、一栋感人的建筑与空间,都能产生一份灵动力,丰富大家的精神与心灵。


25年来,我陆续实现了这些愿望。现在我们有电影院、音乐表演厅、画廊、艺文空间、诚品讲堂,在苏州建造了未来诚品在大陆发展的第一个项目。我真的觉得奇怪,好像上天在冥冥之中促成了很多好的因缘。


 一个企业真正的创新是在价值和理念部分。


假如把事业和人生做一个整合性的思考,以生存、生活、生命,或物质的生活、精神的生活、心灵的生活三层次,对应到经营上来,就是先求生存,再求领先,领先之后,有的人要成为产业的第一,而诚品希望让顾客满意。


在繁忙的都市当中,希望书店成为城市人的客厅。到书店里可以放松,可以从容。


2011年,我到北京和很多官员见面,他们问我对北京的意见,我很坦率地讲,北京的读者值得书店的经营者给予更好的待遇,给他们更好的空间、更多元的选择、更亲切的服务,要让更有灵魂的活动注入书店的氛围。

 

当代大陆的企业家要有更好的人文素养,必须要关怀这个社会,不能仅仅依靠政府。过度精明取得的利益是一种掠夺。


商业认为你的KPI好,经营效益好,从人文观点来说,实质是在衍生成强弱贫富。

 

没有钱,诚品活不下去。但我心里同时也非常明白:如果没有文化,我也不想活了。


很多人可以买到香奈儿,但买不到气质;可以买到很好的床,但买不到安稳的睡眠;可以买到豪华别墅,但买不到温馨的家庭;可以买到很好的食物,但不一定买到很好的食物,但不一定买到很好的食欲。

 

有一位建筑评论家说过,真正知道一个理念至少需要花20年的时间;至于亲身体验而至深信不疑,则需要30年光阴;要能够随心所欲地应用,将要耗掉50年的生命。


这段话,诚品同仁感受最为深刻,我们的能力虽然有限,但信守25年的愿许。


在经历25个春夏秋冬之后,我的生命才学到从容;曾是学家笔下的悠然自在,现在才化为生活中的美好。

有书君说
 

“没时间读书?读什么迷茫?读完就忘光?”

女性专属共读计划带你高效能读完

深层次读懂6本全球经典好书

点击下方图片,限量领取6本电子书


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本文作者林默为花儿街参考联合创始人,资深财经记者,曾供职于《中国企业家》、《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本部分内容来源于《中欧商业评论》九月号,原题《我与诚品书店25年》。有书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本文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有书君,微信号:youshuzhubian

放公子,有书签约主播。爱文学爱自然爱艺术的非典型性主播,新浪微博:江城董放。

欢迎你把有书推荐给你的家人朋友

有书君负责每周带ta读完一本书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报名【女神心衣——女性专属共读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