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小说连载】make it right《爱来了别错过》中文版(23)

【小说连载】make it right《爱来了别错过》中文版(23)

2021-03-21 07:06:11天府泰剧

23

It has changed

 


日子就这么过着过着,最终盼来了周五的下午,值得一提的是,这还是一个没有作业的周五。本周在大家的齐奋笔疾抄下,作业们都已经于今早悉数缴交至各科老师那。全班近半数的朋友们已经在学校附近那家我们经常出没的Indy Tree 酒吧定好了位置,要是在平时我一定不出意外地加入他们的狂欢行列,不到半夜不罢休!要不是今天不得不去参加训练!呵呵呵,算了,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参加基础训练,还是要全力以赴一点。再过五天,这场全校瞩目的大赛事就要开幕了,为了这场活动,老师们和大家可是辛苦了好几个月呐。嗯,细数这些日子,我内心居然有些小激动哩。

 

还有一个不去酒吧的原因,就是傍晚和Jean约好了。昨天我不是跟她说了我没时间去找她嘛,所以我们就约了在学校见。她说想来看我训练,这我总不能再拒绝了吧,也正好露一手我这两日来练习成果(我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抹微笑)。

 

说到Jean,很多人也许会问我现在到底对她是怎样的感情?还有对Tee的?看官们也许在心里骂我,骂我脚踏两只船,往来好几十回了,还是没有把问题解释清楚。无作为,没担当,一点都不像个男子汉。

 

嗯,是的,我原以为我们可以不用面对事实,就这样守着这小小的幸福一直过下去。可是随着时间的变化,我越来越觉得这种想法天真可笑,荒唐离谱。我是坐着也烦,睡着也烦,连翻个跟头时也在烦。然后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只会让我们越陷越深,不断制造出更多麻烦。

 

不能再任由我和Jean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下去了……

 

众所周知,一开始出轨的人是她,而不是……我也不敢说得太绝对,毕竟没有听她亲口说出真相。不过我看到的事实就是如此,或者说已经让我产生了这样的‘联想’。

 

回想起这一年来(下个月就是我们交往的第11个月份了)的点点滴滴,才建立起我们如今的感情。我并没有为这段时间感到可惜,相反可以说这是我人生当中最美的一段时光。只是,如果Jean还是选择那个人,我便无话可说,也不会据理力争,我会尊重她的选择。

 

总之,我不会再让这件事一直拖下去。

 

这也是为了Tee……不知道从何开始,自己的心早已为之所动。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占据了我心脏的一大片位置。那天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在我跌落的日子,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让我依靠。是Tee重新给我的生命注入能量与活力,我不想伤害他。尽管因为我这个笨蛋,很多次在犹豫不决中伤到了他。我不否认,正是因为与Tee之间这种朋友之上的关系才加速了我想要和Jean结束的决心。我怕等到真相崩塌那天,我会把他们两个全都再伤一遍。既然Jean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那么我也可以选择站在自己这边,我的选择不会错。

 

如果我选择Tee

 

呃,不过还是先回到教室吧。我感觉鼻子有些发痒,从早上到现在都打了十几个喷嚏了!我朝桌子另一头,双眼一闭,然后:

 

“啊啊…啊…啊欠——————!!!!”这该死的喷嚏,我在内心咒骂不止。也不知道是感冒了还是谁在想我,或者也有可能就是坐我边上的这些家伙今天没洗澡就来上课了。

 

“卧槽Fuse!!!!!你还有完没完!!!拜托别朝我喷行不行啊!!”S这家伙一个侧身躲避,还一边大呼小叫的。是你丫坐在了我打喷嚏的方位,干嘛还来怪我。

 

“那我朝哪里啊,前有Vit,旁边有Frame,我有什么办法。”我瞟了一下分别提到的那俩货。Vit正用他刚换的红色Ipod听着音乐,随着音乐抖动的后背不时摩挲着我前方的桌沿,离我这么近我总不能朝他打喷嚏吧??更别提就坐我旁边的Frame了。

 

“可为什么偏偏是我啊,我可是遭了一天的罪了我!”他还在抱怨。

 

“因为你坐在那里啊,比这里远多了嘛,放心吧,病毒到不了你那。”怎么说中间也隔着一条过道。怎样,被我的机智折服了没,嘻嘻。

 

“看看看,又闹了,我说你们有那闲工夫在打喷嚏上吵嘴,还不如多关心关心Frame,那家伙的脸就像发现拉完屎没厕纸了一样。”连着S坐的阿mo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呃,这比喻用得就像你偷窥过别人拉屎似的,听到我都要吐了。我刚刚才吃完一根雀巢脆心巧克力,手上还粘着巧克力酱(说起来还很挺像的)。不过他说得还真是,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因为打喷嚏这种鸟事杠上?看看Frame脸皱得像一只哈巴狗,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早上开始就这样。一切捣蛋行为和狗嘴语言减少到了前所未有的80%,这绝对不正常。比传染病毒还要严重,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并不是我对他不闻不问,我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他总说自己没事,太奇怪了有木有!!!

 

“今晚趴踢走起?”开个话题,循序渐进。

 

“应该会去,但不确定。”绝对有问题,他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必须啊!’或者‘喝酒,走起!’总之就是这类话。

 

听了这话,无论是Lookmo还是S一起叹了口气,我们三人俩俩对视,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了和我一样的忧虑。

 

“哦对了,Book也会去吗?”Frame居然先问。我转头看向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不清楚欸,不过像他那样的好好学生会去喝酒,不太可能吧。”

 

“嗯…”他轻应了一声,接着低头继续玩他的糖果消消乐。也不知道是game over了,还是突然想到什么,他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暂且不提这事,有一点基本可以确定,他跟某人之间肯定有猫腻。这个人就是我们高二<6>的班长,Book,就是坐在最前面的那位。从这儿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天中,凡是Book做些什么,Frame这家伙的眼神就跟着那背影移来移去。只要Book一转头跟他朋友说话,原本死气沉沉无心学习的Frame,就立马抬起头来,瞪大瞳孔放眼望去。

 

鬼知道我这个挨千刀的朋友是哪里得罪了我们尊贵的班长大人,早上收数学作业的时候,Book挨家挨户走过来,到Frame这边的时候脸色突然就青了,就像碰见了自己十世仇敌。Frame叫了他一遍又一遍,他楞是不搭理,一脸平静地继续和小伙伴聊天。我特么真是快要搞不懂你们了,我还听闻某些小道消息,说是上周之所以Book会和女票分手,就是因为Frame第三者插足!(好吧,这是我自己脑洞的,哈哈。)

 

越想头越晕,我还不如直接去问Book好了,Frame这小子嘴硬得就像鸭子。

 

“号外号外!!!!!!!!本节课苏玛莉不在!!!!!!!!!!”Boss突然扯着嗓门冲进教室(Earth还趴在那儿做美梦呢,突然就被吓醒,哈哈哈)他嘴里说这位苏玛莉是这节课的老师,不过……这是真的吗!?消息一出,堂下便大乱。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达到了开学以来的终极目的——一节没有任课老师的课!万岁!!!!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离家的时候带上了PS Vita,现在终于可以拿出来玩个痛快了!(刚刚拜托Mild给我下载了最新最酷炫的 Street Fighter,嘻嘻)。

 

“真的还是假的,你可别耍我们啊!!”一种不和谐的声音从欢呼中传来,阿mo这一声询问让大家都顿时安静下来,担心这可能只是某个恶作剧。而且可能性很大,毕竟这小子也不是个善茬。哼,要是你敢骗我们,就等着吃我这一脚皮鞋吧!死Boss

 

“真的啊!我刚才下去听班主任说的!!爱信不信,我先走了,谁要踢球的跟我走,咱们操场见!!!!”

 

话都这么说了,那就让欢呼声更加猛烈些吧!刚才质疑最深的阿mo倒成了喊得最起劲的那位了,你看他上窜下跳,还来一段鬼畜舞蹈,我真是很好奇他这洪荒之力继承于何人??

 

很快的,现场所有人都疯了,大部分都跟着Boss下去踢球了。我们班大部分男生都喜欢这项运动,每次都会拉帮结派地下去踢球。(有时候没场地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去和学弟学长们踢成一片,最多的时候20个人一组还能踢得不亦乐乎,什么姿势都有,我真是醉了。)而我肯定掏出游戏机开玩喽,不知道Street Fighter是不是真如Mild吹嘘的那样好玩,嘿嘿嘿,那就让我试验一下吧。

 

砰!卧槽你个死Frame你又整啥幺蛾子呐!!

 

Frame突然站了起来,我感觉气氛不妙,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椅子猛烈地撞击到了后桌。

 

“你去哪Frame?”我抬起头,一脸疑惑地问道。

 

“去去就来。”呃,回得牛唇不对马嘴,我也是服你。

 

我皱着眉头,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一下子就扑到了教室最前面Book的座位,Book正在本子上写着不知道哪科作业。

 

他俩争吵了一会儿(说了啥,抱歉太远了,我也听不清),然后走去教室外面了。可把周遭的小伙伴们看呆了,我也是其中一个。

 

怎能不呆!仿佛一夜之间,我身边的朋友们都变得奇奇怪怪的,RottungNine那对也是!想问阿moS来着,可那两货偏偏在这个时候跑去踢球了。加上正巧这会儿Mild又不知从哪冒出来扰乱了我的思路。

 

“怎样啊Fuse!!到哪关了,给我玩玩呗!!”word妈,你是想吓死我啊,我惊吁一口气。

 

“你以后能不能别突然大喊大叫的,混蛋!”

 

“好好好,对不起,我也是太想玩了嘛,我刚给你下好就还你了,我都还没玩过呢!”嗷,你还说很好玩的啊,你这个骗子,叫我以后还如何相信你!

 

“那你还说好玩!?”

 

“你退出来看看评价,好评率90%,我大Mild选的游戏绝对错不了!”

 

“嗯,你先坐吧,帮我刷上去。”

 

“谋门抬!”Mild赶紧绕到Frame的位置上坐下。

 

欸,暂且把Frame的事抛诸脑后吧,别人家的事我再掺和也只会头疼而已,还是专心致志玩我的游戏比较好。

 

 

 

 

如天籁般的下课铃声骤然响起,尚在半梦半醒间的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耶,总算熬到头啦!老师缓缓下来,从教室后门走了。大家一边稀里哗啦整理文具塞进包里,一边嘻嘻哈哈规划着今晚的狂嗨计划。

 

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害我不得不停止手头的动作。肯定是Jean打来的,这么准时,想必又是偷看了我的课表。

 

“喂,在哪啊Jean?”

 

还是那个清亮爽朗的嗓音,“在出租车上,堵在了Sala Daeng路口,堵了很久了,不过马上就到了,你刚下课是吗?”噢,到Sala Daeng了吗,那打车过来是挺近的,只要别堵得太厉害,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OK,我一会儿去校门口接你,想吃什么吗,我给你买。”我一边对着电话那头讲,一边朝收拾好书包并且向已经决定好去哪里玩的朋友们挥手告别,对了,我也要赶紧收拾了,那些举着扫把等着搞卫生的同学已经虎视眈眈盯着我看了。

 

“不用不用,我刚从Siam过来,买了很多吃的给你。还有香港进口的呢,我哥哥买的,放了好久了,一直忘了拿给你。”啊,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怎么扛来我学校啊,我对着电话憨憨笑着,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一周没见了,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其实你不用拿来给我,自己吃就行了。”我把声音放轻,不明白事到如今她干嘛还要对我这么好,自从那件事后我就一直挺冷落她的。

 

“没事啊,我家里已经有很多吃的啦,都要胖死啦,嘻嘻。你到哪儿啦Fuse?”额,当被问到时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傻傻坐着,满桌狼藉啥也没收拾!

 

“哦,还在教室,呵呵,我先收拾东西啦,等下下去接你。”

 

“嘻嘻,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有趣。”难道是我的声音出卖了我此刻的呆滞,让她突然笑出声来,“那先挂电话吧,你先收拾,然后来门口接我好了,行吗?”

 

听她这样决定,于是我也就顺势回答,“好的,那一会儿见喽。”

 

“还有心情讲电话,赶紧的,我要翻椅子扫地了。”今天做值日的家伙傲慢地敲敲我的桌子,还拿着扫把对我挥了几下。

 

“不好意思,马上就好。”我把手机塞进裤兜里,双手合十表示歉意,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桌面上的杂物通通扫进手提包(盖子还钳住了,真特么难塞!)

 

“走走走走,跟女盆友晒完幸福就快走,少刺激我们这些单身狗。约会就约会,还跟这么美的妞儿,恨死人了。”已经开始赶人了。

 

我只能尴尬一笑,“这就走,您多保重。”

 

“走走走,别让我看到你。”哇擦,要不是看你手里有家伙(扫把),真想让你吃吃爷的连环无影脚。

 

“走喽,见女票去喽,就剩你这只单身狗孤独扫地。这么无情,活该当一辈子单身狗,哈哈哈。”是你先惹我的,可不能吃亏,哈哈哈。我赶紧逃离教室,任由他在背后怎么骂我。

 

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的确变了很多。以前被人调侃我跟Jean的事,我都会感到害羞刻意躲避。而这次虽然还是有些尴尬,但居然为了反调侃而突然大方起来。

 

其实,这份爱情根本不值得让人羡慕嫉妒恨。

 

 

 

 

我小跑着来到校门口,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刚好停在了路沿边。

 

一个白色的小小的身影从车上下来,还辫着特别好看的发型,一手提着好多袋子,一手捧着一杯超大杯的星爸爸咖啡(也不确定那个杯型是叫大杯还是超大杯,反正又长又大,杯口还有厚厚一层奶盖,这么大怎么喝得完??),却还是微笑着努力要跟我招手。那些经过的男生眼神都忍不住朝她飘去,甚至连马路对面的都要停下来看一看。你们这些败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这么大杯星巴克能喝得完吗,Jean?”这就是我们见面第一句话,实在是因为太大了,我都担心它随时会掉。我和家人去星巴克喝咖啡还从没见过这么大杯的。

 

“喝不完啊,所以找你帮我喝喽,嘻嘻嘻。”

 

“欸,不是真的吧?”面对这样的回答,我还是会有点方的。然后她努力把咖啡抬起来想要往我手里塞。啊呀!这才喝了四分之一,怎么好意思,这么贵的东西。

 

“帮我喝点吧,我特意买大份,真的很好喝。这个seasonChristmas Promotion 哦,又香又甜,你喝喝看嘛。”欸哟,瞧这一口洋气的英文,星爸爸应该给你发最佳推销员的奖章,哈哈哈,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尝一口吧,嘿嘿嘿(我仿佛听见内心的小恶魔传来一阵笑声。)

 

“嗯,口感不错,真香。”

 

Jean听完我说的话脸上笑得像开出了一朵花,“我就说嘛,你都喝完吧,我喝不下了。”我就猜到会这样!嘿嘿,谁会傻到拒绝这么好喝的东西呢。

 

“嘻嘻,谢谢。”话说,我看她手里的确拎了不少好东西。仔细一看,有我最喜欢的那款暹罗广场买的甜甜圈,那家百丽宫新开的爆米花,还有印有中国字的巧克力曲奇(噢,应该就是香港进口的),拿这么多好吃的来诱惑人,我的眼珠子马上就要不保了。

 

“想吃吧,你这个小馋猫。”她仿佛看穿了一切,把零食举到我面前。我差点吓了一跳,因为袋子都快撞到我眼珠子上了,我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我们先进去吧,然后再慢慢吃。对了,你在哪里训练啊?”

 

“哦哦,后边的操场。我…我们快走吧,有点远。”

 

Jean点了点头。就在我们还来不及转头往回走的时候,我的视线就先捕捉到一个高高的身影,买了我们这边最受欢迎的那家甜品店的点心和奶昔饮料,正远远朝我这边走来。那张脸渐渐清晰,是Tee

 

但他看到我的那眼,便立马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嗷,那不是Tee吗,是你那个朋友耶。”Jean也看到了他。

 

“你干什么去啦?”等他走近点,我便大声问道。当Tee注意到我身边多了个女生,稍微愣了一下。但还是礼貌地微笑,打起了招呼。

 

“去买点心。啊,这位是Jean妹妹吧,你好。哟,来就来还买这么多东西呢,哈哈哈。”他先回答了我,然后很快向Jean行了个礼,Jean也礼貌性地回了个礼。

 

“这是我买给你的,我正要去操场,想到你今天要训练,一会儿可能…………会累着…………”Tee拿着一杯草莓奶昔,就是巷子里那家我平日里总是嚷嚷着想吃的店里买的。他好像注意到了我手里拿着的那杯超大的星爸爸咖啡(拜托,这么大玩意儿,你应该老早注意到才对),于是我跟他便尴尬地一阵对视。

 

如果不接过来,他会不会很没面子?

 

“谢谢啦,还挺细心的嘛。”还是拿过来吧,我Fuse还从来没被好吃好喝的东西羁绊住过。只可怜今晚尿憋得慌,呵呵。

 

尽管我接受了他那杯红色的草莓奶昔,可Tee的脸色还是有些暗淡。看到他手里拎着的两袋零食,我也知道那是为谁买的。只是那原本举着的手怎么就突然放下了呢??????

 

直接给我就行啊,你丫真难伺候!!

 

“这个也是给我买的吧,拿来。”我先拽过来再说,这下我两只手都是满满的零食和饮料啦,我得先去看台那里把包放下。这时候Tee突然反应过来,敲了下我的头。啊哟,你个刁民胆敢害朕!!!不过Jean你笑那么开心是几个意思,搞清楚你是哪边的人!!!

 

“干嘛打我!!”我忿忿道。

 

“你个小强盗,把我那袋也抢走了。”他略微凶了下我,把属于他的那袋夺了回去,然后开心地大笑起来。我只好接着摸我的头,头痛心也痛,欸。

 

但能看到他笑,我觉得一切都值得。我不愿意我们三个中任何一个觉得自己是多余的,特别是Tee,我不想看到他自责的样子,哪怕只是一点点细微的情绪变化,甚至别人压根就不会注意到。

 

有时候还真是让人承受不了,我的手也是(拿了太多零食了)。

 

Tee哥哥和Fuse,你俩还真好玩呢。”Jean在一旁笑道。

 

“哈哈哈,是吗,我们平时就这样玩闹,Fuse这家伙特别皮。”欸欸,我说Tee你今天是怎么啦,又是打我,又是骂我的。

 

“哪里有啊,Jean你是知道的,我什么时候这样过了!”

 

“是很皮,我只是不说而已。”

 

“嗷,你怎么这样。”

 

“啊哈哈哈。”结果他们两个倒是双双笑了出来,留我一人白瞪着眼。可怜的Fuse,你就是人人嘴里的笑柄啊,欸——————

 

我们又扯了会儿淡(你们看啊,是Tee一直都在找机会取笑我的!我看他今天人不太正常),然后一起走去操场。走着走着,他还没完没了,和Jean两个人有声有色地吐沫横飞地聊了一路,我看你们上辈子就认识了吧!

 

嗯,不过看他们像兄妹般聊得来,倒也不错。我看着他们的背影,露出了微笑,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Make It Right----------


【听听译者的“矫情”心声】-----基于部分淘宝商户贩卖字幕组辛苦翻译的小说资源这种无可避免的情况。这种不尊重别人辛苦劳动的牟利行为,大大打击了个人创作者的热情,是个人奉献者靠再大的兴趣都无法支撑下去的(也有可能本人承受力比较弱吧)。但是考虑了良久,最后还是为了便于广大喜爱这部剧这部小说的朋友们阅读,译者还是决定放出纯文字版本,若有人转载分享,只要标明出处,且不用于盈利目的,就请大家随意好啦~最后,一起愉快地追剧追小说吧!谢谢大家支持,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