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审计(舞弊调查)小说连载:《审计三组》(10&11)

审计(舞弊调查)小说连载:《审计三组》(10&11)

2022-03-16 13:26:33会计审计帮

第3次精品课:一流反舞弊/反腐败体系的构建,报名请点我(超链接)


第24期公益课:尽职调查怎么做,报名请点我(超链接)


更多课程请对本公众号回复“上课”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1)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2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3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4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5)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6)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7)

内审小说连载《审计三组》(8)

审计(舞弊调查)小说连载《审计三组》(9)



第二章 停车位


 (10)


江宁拉上门,准备下楼,心里默念,3,2,1,隔壁家的狗准时汪汪起来。这是一只神经衰弱情绪敏感的京巴,有一颗玻璃心,方圆100米范围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它不满并咆哮,又因为年老体衰反应大不如前,所以往往有三秒左右的时滞。每天早晨出门上班时倒数三秒听它准时咆哮已经成为江宁的乐趣之一。

    

从六楼到一楼的道路充满曲折和艰辛,除了墙上密密麻麻或红或黑的开锁、保洁、疏通下水道的各种牛皮藓外,每个楼梯的拐角处都是一幕“公地悲剧”,破旧的自行车,锈蚀的鸟笼子,废弃的童车,屏幕裂开的旧电视,来历不明的压得扁扁的各种包装盒,把每个拐角都堆得满满当当。二楼拐角最清爽,只有一个铁笼子,里面两只萎靡的老母鸡,看见江宁路过,趴在那漠然地抬了下头,无力地咕咕了几声。半个月前是三只的,失踪的那只突然改变了作息习惯,改为半夜生蛋并得意的啼叫炫耀,在整栋楼居民的抗议下,三天后它就成了主人厨房里一锅香气扑鼻的老母鸡汤。可见,有了功劳炫耀不当,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这栋老楼像个年老色衰的妓女,承受着所有岁月沉淀的屈辱印记。在这个老小区,这样的老妓女还有二十多个,颤巍巍的挺立着迎接着新一日的朝阳。

走出单元门,江宁顿时吁一口气;低头看看,皮鞋依旧贼亮,未染分毫尘灰,心情就简单的愈发好起来。他调整步伐,快速地往公交站走去。时间不多。在上公交之前,他还要到站台附近买上几个包子作早饭。那家包子店的生意太好,总是要排队。江宁曾做过好多次的估算,估算的结果总觉得这家包子店老板的月收入要比自己高得多。这让他有些沮丧。


当江宁终于挤上公交车时,金纬集团的行政经理梁莉莉开着她的Mini cooper也汇入了南京城早高峰的滚滚车流。没有公交车上拥挤的人群、奇怪的味道、烦躁的推搡和吵闹的声音,只有车载音响流淌出悦耳的蔡琴的歌声。梁莉莉感觉好极了。行政经理是个伺候人的活儿,就像她平时跟下属强调的,我们是个服务部门。她确实服务得很好,让总部的每个领导、每个部门都无话可说。小到茶水间的水槽堵了,某个领导的机票和宾馆,大到公司的春游秋游年会尾牙,她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她永远保持着微笑,当然,跟很多公司的行政经理一样,她也获得了属于自己应得的那份回报。票务公司、旅行社、酒店宾馆等等,她都有一份子酬劳:过手的猪肉总是要抹点油下来的。等红灯时,她看看了镜子里自己的妆容,40岁的脸蛋经过精心的化妆,依然风韵十足。她跟着歌声哼起来: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丽,啊有情天地,我满心欢喜。


梁莉莉并不知道,她的欢喜并不会持续太久。

 

会议室里,审计一组的经理王笑斌和二组的经理曹元润坏笑着看着江宁,让他请客。公司里的小道消息传得很快,江宁即将升经理的消息已经有风声出来了。老审计一般都会在公司里有些“内线”,对各种小道消息的搜集和判断也是工作内容之一,有时候更会给审计提供各种线索。总部的人员动向,自然逃不过这两位经理的耳朵。江宁心想,丁宏应该是跟人事谈过这事了,否则不会有消息出来,心里也美滋滋的。不过,他脸上却故意装出一副茫然: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啊?


“江宁同学,你的表情欺骗了你的心,你刚才的茫然的表情很不到位,并且嘴角有明显的笑意”,曹元润最喜欢玩微表情分析,这时候又不依不饶了,“而且你的惊讶表情有个迟缓的过程,是装出来的,而不是本能地露在脸上。其实你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对不对?”


江宁不好再装,哈哈的笑出来,“八字还没一撇呢。不过如果真成了,一定请大家吃大餐”。


“我就说嘛,后生可畏。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是个高级内审师呢”。王笑斌是个老审计了,40出头,带着三个人做财务审计,已经做了这么多年,并且似乎很愿意一直做到退休。他业务熟练,曾有几次下属子公司想调他去做财务总监,他总是一概谢绝。


“你去了趟河南,公司最后一位创业元老就光荣退休了。你小子功劳不小啊。来,既然不肯谈升职的事,那聊聊这件事吧,让我们学习下”。王笑斌的笑容有着洞穿一切的感觉。


“两位老大,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丁总把这个案子的级别归为绝密,我也没办法”。江宁如实相告。


审计部的资料安全级别管理一向比较谨慎。绝密是最高级别,意味着除了经办人之外,其他人想要查阅,必须先得到总裁的书面审批。


江宁虽然这么说,但心里知道萧珊珊估计已经把情况悄悄告诉王笑斌了,自己拿保密级别来挡两位经理,似乎有些太把自己当回事的感觉。他毕竟不是彭凯,面对两位比自己资深的经理,心里还是有点怯意的,同时也希望自己的晋级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同。这么一想,便又转口道:“其实也没什么,手法挺粗劣的,通过一家供应商走了100万的账,装到自己腰包了而已。我觉得公司真是蛮仁慈的,待他真是不错,让他体面退休了。其实足够把他送进去吃几年公家饭了。”


两位经理并未露出惊讶的神色,而是一种信息得到证实的表情。显然,都有各自的渠道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了。江宁忽然觉得所谓的保密制度,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公司哪会仁慈哦,不过是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罢了。以前彭凯查出的那个侵占公司资产的,十来万而已,还不是一样送进去判了两年。只不过那个是个小员工,而这个是位总经理,又是跟董事长一起创业的元老罢了”。姜是老的辣,王笑斌一针见血。


三个人又唏嘘了一番,然后讨论正题:下一个去无锡的审计计划。对于这种例行审计来说,并没有太多内容要讨论,一切轻车熟路。王笑斌带队做财务,曹元润的二组重点审计采购和品质,因为了解到最近一段时间那边良率有所下降,客诉也增多了。无锡公司近半年来都没有什么举报投诉,江宁就让夏小琳跟着王笑斌做财务审计,自己则和曹元润这组一起审采购。在审计部的眼里,采购永远是舞弊的最高危区域,没有之一。不几日,整个审计部浩浩荡荡地杀奔无锡,颇是壮观。



(11)


老实说,江宁这几天在无锡公司的现场审计颇有些心不在焉。自从元旦前跟沈静一起吃了顿晚饭后,两个人的联系便密切起来,微信来往不断。虽然双方都没有点破,但事情正在往两人期待的美好的方向上发展。然而大家都在会议室里忙忙碌碌时你老看手机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沈静更是每天有太多的付款单据要处理。所以,两人都是盼着下班后,开启有一搭没一搭的微信闲聊模式,连在路边喝碗馄饨也要拍个照片发给对方看一下。


心不在焉,便不会多动脑筋去细细思考和深入查看,自然也没什么大的审计发现。眼看已是周四,一周即将过去。江宁已经跟沈静约了这周末去紫金山爬山,心里考虑着爬完山是不是可以去看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拉拉手呢?沈静的手真是好看呢。心里想得美,手里待核的这些采购单据和合同便显得分外可亲,更是什么问题也看不出来了。这时,王笑斌拿着一本财务凭证,走到他旁边坐下来。


“大侦探,你帮忙看看这笔凭证”,王笑斌把凭证摊到江宁面前。


江宁及时回过神来,看了看凭证,是份交际应酬费的报销单,金额12000元整,报销人是无锡公司的行政经理杨波,招待对象填的是区政府,没有具体名字。报销单后面贴着厚厚一沓500一张面值的定额发票,。江宁细细看了一遍第一张发票,用手又摸了摸,然后又把剩下的翻了下,都是同样的发票。“假发票”,江宁肯定的说。


“厉害!你怎么看出来的?”


“发票代码不对,这是无锡市地税发票,发票代码的第2到5位是地区码,无锡市的代码应该是3202,而这个印的是3205,是苏州市的代码,另外,这发票摸着手感也不对,偏硬偏僵”


“原来这样,学习了。假发票报销,金额较大,这事够得上舞弊了,移交给你处理吧”这是个得罪人的差事,当事人又是不大不小的一位经理,王笑斌经验丰富,这种烫手山芋还是三组来处理吧。


江宁也不笨,不想就这样接过来一个额外的任务,他回道,“这也不一定是舞弊,当事人可能完全不知道商家给他的是假发票啊,作为一个常规的审计发现提一下就好了,提点当事人要尽量到机打发票的饭店招待客人,财务也要加强审核之类的”


“何止12000,我刚刚给你发了份邮件,里面是我做的统计,去年一年,杨波报销的招待费有近100万呢。还有,我昨天看到他戴的手表是块OMEGA,那一款我在德基见过,如果不是山寨品的话,估计要他一年工资了。消费水平和收入水平不匹配,这不就是你说的舞弊信号吗?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挖挖”


看样子王笑斌做了些初步工作,并且他所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再说,现在这个时间再查点舞弊出来,做出点业绩,也是给升职加薪加份保险。江宁便不再推托,说好吧,我来查查看。然后抬头跟曹元润说道,我这边要插入一个舞弊调查,采购这块我先暂停一下,已经审核过的样本数据我先发给你。曹元润已经听到王笑斌和江宁刚才的对话,笑着说,大侦探出马,又有人要光荣退休啦。

 

江宁静下神来,开始分析数据。他大致看了一下王笑斌的统计数据,为防有错漏,又自己重新到系统里下载了一份管理费用-交际应酬费的明细账,并且把时间扩大到过去两年。筛选出所有会计分录里含有“杨波”关键字的分录后。他看了下总额,103万4千2百36块。其中102万多都是过去一年内发生的,再之前一年,只有零散的几笔。单笔报销的金额最大的一笔4万多,最小的一笔2300。总共42笔,平均每个月要报销3到4笔。根据备注栏里的信息看,都是些政府、银行和客户。看样子,杨波不仅是公司的行政经理,还履行着公关经理的职责。


江宁把费用按金额从大到小排了个序。他本来想先抽出前十笔,让财务直接把相关的凭证找出来送过来,想了想,直接抽10笔都是杨波的费用,太明显,谁也不知道财务和杨波关系怎样,也许凭证还没送过来,杨波就得知审计在专门看他的费用了。打草惊蛇要不得。伪装的办法也有,就是改为抽这10笔临近号码的其它报销凭证,这样可以有效地掩盖住自己真正想看的东西。财务的凭证都是几十上百笔装订成一册,临近号码的基本都在同一册里。只要拿到这一册,那么这一册里面所有的费用都可以随意看了。不过,既然做,那就做彻底。根据经验,要是真的有问题,汇报时老总们会习惯性地问:总共有多少费用有问题?于是,他跟财务经理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电脑钻进档案室去了。他准备花点时间,把杨波的这些费用全部核实一遍。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江宁就变了一个人。周四这天他一直呆在档案室外面的小房间,进去抱几本凭证出来,查阅凭证,审核每张发票的真假,在电脑上记录一些关键信息。中饭他打了个电话,让夏小琳去食堂给他买两个馒头送过来。于珊珊也跟着来了,带着个饭盒,原来是让食堂给江宁炒了份小炒。“大侦探,光吃馒头怎么行,饭吃不好,会影响工作效率的”于珊珊说。夏小琳开玩笑,“于姐这么关心我们江经理,要不以后就你来照顾他吧”。于珊珊红了脸,狠狠地掐了夏小琳一下。两个人笑着闹起来。江宁不说话,心里却想起了沈静。他乐呵呵地笑,吃一口菜,啃一口馒头,中午的档案室里气氛快乐无比。


周五继续。忍受着脖子僵疼,眼睛发花的代价,终于把杨波的报销费用发票全部核实了一遍。假发票金额高达37万人民币,主要集中在三种定额发票上。分别是江鲜火锅城,无锡太湖大酒店以及无锡俏厨娘餐饮有限公司。并且这三种发票均存在连号现象,比如3月10号报销的江鲜火锅城的发票是255号到267号,而3月20号报销的发票则是268号到282号。江宁暗暗笑了,这种手法太粗劣了。退一步想,就算是杨波真的在某家饭店消费了,店家给的假发票而自己不知道,那也不可能前后相隔十来天,店家前后给他的假发票是连号的,总会有其它客人去店里消费并且要发票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很有可能杨波自己买了一本假发票,每次报销的时候就撕几张。他可能没有想到会有人将前后发票的号码连起来分析吧。用假发票虚报费用是种常见的舞弊,难点在于如何确认是当事人无意收到的店家为了逃税等目的给的假发票,还是本人故意找的假发票来虚报多报。看到这些连号发票,江宁觉得信心大增。很多人觉得查舞弊很难,但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是这样。很多舞弊的当事人并没有那么专业、考虑得那么周全,所以,留下的痕迹往往很明显。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下班了。江宁决定下周一继续。他跟沈静约好了明天去爬紫金山,今晚要赶火车回南京的。审计进行得很顺利,跟沈静也很顺利。江宁觉得,所谓的事业爱情双丰收,应该就是指的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吧。



作者和来源:三万天,公众号大王派我去巡山



会计审计帮

财务/审计/内控/风控/监察经理人的民间商学院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关注公众号





会计审计帮微信免费课程》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进入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