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新闻 >当嘻哈被严打的时候,为什么这个说唱组合还能被央视力捧…

当嘻哈被严打的时候,为什么这个说唱组合还能被央视力捧…

2021-01-22 07:05:34西三胖

观点可以不同,但你得让人说话。

我们从来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自扰。


在我满怀悲愤写完GAI的时候,有一个读者在留言里问我:“为什么嘻哈就不能歌颂祖国?”


我想了一下,他这个问题其实是伪命题,因为国内从来就不缺乏歌颂祖国的歌曲。



不管是海尔兄弟的《made in china》,还是红花会贝贝、MC光光对于台独的DISS,都担得上正能量三个字。


也许是四川这块风水宝地,实在是太适合Hip-Hop的发展了。


中国“最极端”、“最另类”的团体——天府事变,在这里出现了。



在PG ONE被封杀之后,天府事变翻出了一年之前发过的一条微博,让人看起来有点儿小心眼。



其实这次小小的DISS,源于PG ONE对天府事件的评价:“后台太硬了,惹不起。”


2015年国庆节那一天,天府事变正式成立。也从一开始,他们就跟国内所有的rapper处于一种天然的对立面上。



国内的rapper对他们嗤之以鼻,事实上,他们从来也看不上国内的rapper,这四个年轻人对国内说唱圈的评价大抵如此:


“中国说唱歌手永远只想给黑人当儿子,看到黑人就莫名崇拜,特别是美国来的,如果是这样,我真愿意信党。”


在这场次嘻哈被封杀的浪潮里,天府事件仿佛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他们仍然可以上央视,还跟CCTV合作推出了一首新歌。



仿佛一切真的像PG ONE说的那样,他们有“背景”


但真相远没这么复杂,天府事变的四个小伙子,出身于普通的军人家庭。


他们不承认家庭对他们造成的影响,但事实上,军人家庭确实让他们比同龄人更加爱国。



正常状态下,这样一个和整个圈子背离的小团体,本不应该有现在这样的影响力,他们的结局应该是默默坚持几年,然后逐渐走向平庸,被世人所遗忘。


但在互联网时代,一个人成名往往只要几分钟。在“李毅吧2000万吧友出征推特”的事件里,天府事件意外成为了网红。



他们的一首歌《红色力量》,成为了这场事件里的战歌,迅速在境外传播,并且极具影响力,歌词和境外势力针锋相对。


TAIWAN AIN'T A COUNTRY!

台湾不是一个国家

Bitch

At most a county

最多就是一个郡

Plz don't even think bout it

不要再想搞分裂了

Where does your confidence come from?

很想问你们的自信从哪儿来?

You took the money and you barked like an infant?

拿了国家的钱然后像屁娃儿一样翻脸不认人?


在那之后,有人找到了他们,他们也认识了很多体制内的大人物,从此,好像有了一个“官方背景”


他们的歌词都是这样,看上去有些愤青,很能迎合一些民粹们的思想。从音乐上来说,你很难说他们有多好,但也不差。


但有意或无意地向主流文化靠拢,他们引起了整个圈子的反感。



在他们出现以前,说唱圈大多有深度的音乐,都是阴三儿式的。rapper们把愤怒、对社会的不满、以及天性解放全都写进歌里。


那样的音乐,浓烈、富有强烈的荷尔蒙,能轻易的挑起人们的反抗欲望,看看如今那么多人怀念阴三儿,我们就可以知道,那样的音乐当然是伟大的。


同时,那样的音乐也是危险的、反动的。



阴三儿无疑热爱着这片土地,他们用脏话对抗社会的不公平,字里行间除了愤怒。然后满怀着对世界的希望死去了。


天府事件和阴三儿式的文化针锋相对,用他们的话说:“你得想着好的那一面。”


他们把Hip-Hop批判性的那一面留给了国外,把Peace&Love那一面留给了国内。



通过跟主流文化的交集,他们认识了许多体制内的人,得到了很多演出机会,也付出了很多代价。


本身爱国没有错,但国也不是那么好爱的。在体制内,所有的文艺作品都要通过严格的审查。




《This is china》在我看来,是天府事变最好的一首歌,不仅表达了对国家的热爱,还有很多对于现状的不满,包括雾霾、贪腐这些问题,都在歌里得到了表现。


但在上北京电视台跨年演唱会的时候,导演让他们把《This is china》改了很多遍,涉及负面的内容都删掉了。



《厉害了我的国》这样歌颂型的歌曲,也被改的有些面目全非,完全没有押韵,这样的作品,有些不像说唱音乐。


对此,我们不能说什么,其中甘苦只有天府事变心里明白。



也许,在所谓主流文化眼里,他们和“那些rapper”也没啥不同,只不过一个是可以被利用的工具,另一部分是需要清理掉的东西。


天府事变明白,这也是他们成长过程中,理应付出的代价,受到了规则的优待,必然接受规则的限制。



天府事变是另类的,我甚至怀疑在中国说唱的大坏境下,他们才是朋克的真正代表。


本质上,天府事变跟他们嘲笑的那些人并没有任何区别,他们都无比坚持一个价值观,而且坚定地从不怀疑这个观念是否可能是错误的。


我们无法判断他们谁对谁错。


但是,辩论的时候堵住一方的嘴巴,看上去总有点儿不讲究。


后台回复关键词“天府”

看看他们对红花会事件的看法


点击“阅读原文”,看三胖的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