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中文系就是治愈系

中文系就是治愈系

2021-04-06 12:24:56一叶扁舟江上飞


中文系就是治愈系

 

                                                     

高考结束了,十年磨一剑尘埃落定。

填报志愿欲得治愈系,欲得其中,必求其上,欲得其上,必求上上。

那一年治愈系,白色的衬衫在风中翩翩飞扬,辉骑着单车穿过白桦树林,停在女生楼下。辉捋了下额头上的头发,露出寒星般明亮的眼睛,英俊五官中凝聚着鲜活的俊俏灵气但又有一抹冷俊忧郁,右耳上的钻石耳钉散发出复杂的气质,如王子殿下般折射出各种色彩的光芒。

那年十八岁,青葱的梦想缱绻在春光里。

玲像燕子似的从宿舍楼里飞出来,妙龄少女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生烟,玲身着粉色公主裙衬托着白皙如瓷的肌肤,香色迎人,如饮甘露。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柔而强烈,辉和玲的的影子拉的细细长长。单车穿过宿舍楼,飞过白桦林,斩压过带着露珠的草坪,停在一片小树林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躁动的气息撩得心跳耳热,这是北京的四月,人间最美四月天。

清晨辉载着玲来到这片树林,两人有共同的梦想,同为治愈系梦之队成员,都习惯清晨朗读,背诵诗词歌赋,切磋琴棋书画,都在逼着自己变成比对方更牛逼的模样。玲是北京人天生的儿化音,普通话发音很有优势,辉是四川人,发音舌头永远是直的,川普总有那么点小纠结。小树林很清静,有大片的浓郁树荫可以抵御外面的纷乱世界,还有一片泊有荷花的池塘时有锦鲤浮出水面,还有偶尔草垌里跳出来给人惊喜的小老鼠,一切都是花影吹箫,暖风熏得美人醉般美好。

坐在池塘边的长凳上,玲静静的看着辉朗诵,眉宇清冽气宇轩昂的辉认真起来的样子给玲着实的安全感。但是辉的发音有问题,玲必须纠正辉。玲虽是北方人但同南方女生一样有柔风细雨般的身姿,妩媚中带有书卷气,娇嗔中带有鬼惑灵气。玲示范发音,唇红齿白,辉紧紧地盯着玲似乎怎么也学不会。

辉说:能物理校正吗?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金灿灿般撒满一地,玲柔软的唇温柔地贴着辉,两人越走越近,仿佛天空一下暗下来,四周万籁寂静,舌头小心的碰撞立即如磁石般紧紧吸附在一起。经过玲每天多次的物理校正,辉终于可以卷舌了,发音直追CCTV国际标准。

蜜罐子般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

毕业那年的五月,准备论文答辩烦躁而混乱,玲到了图书馆才发现阅览证搁宿舍了。辉总是比玲更细心,递给玲自己的阅览证。玲刷卡进入图书馆,辉从小栅栏下钻了进去。

图书馆的五楼,靠窗的老位置,辉看着玲,玲看着书。辉说我可以趴着睡会吗?辉第一次这么问,像一个小孩,玲说累了就睡会儿吧。那我流口水怎么办?辉眯着眼睛头趴在手臂上美滋滋的睡上了。

玲忙乎一阵子查阅资料,突然想起辉还在座位上睡觉,不会真流口水了吧?让人看见这可把姐的脸丢大了。回到座位,辉安静的睡着,英俊的面孔没有流任何口水。

小样儿还不错,玲轻轻的在辉脸上啪啪几下,醒醒,醒醒,图书馆要闭馆了。

 

辉总,辉总!辉慢慢睁开眼睛,下午两点了,这一觉睡得挺香还做了个美梦。秘书递上合同,甲方英英国际的全年营销策划合同我们承接下来了,秘书喜上眉梢。辉接过合同,总金额6800万。把合同递回秘书,以后这种小CASE你就全权处理吧。没有十个亿的合同就不用找我签了。

辉柔柔朦胧的眼睛,刚才梦见玲了。十年过去,相望于江湖。翻开治愈系的同学录,拨通了玲的电话。你好!玲书记正在主持全市高考录取工作紧急会议,玲办公室主任告诉辉,今年治愈系由于填报志愿人数过多,市委和高招办正在研究是否按志愿扩招还是要提高录取分数线。

辉点了一根烟。谁的青春不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