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sometimes ever,sometimes never——约旦行之二·安曼

sometimes ever,sometimes never——约旦行之二·安曼

2020-09-20 12:54:51乌托邦的童话

   DAY 2   


    安曼·曾经有一族信仰太阳女神的民唤阿蒙    



 安曼是约旦的首都,位于该国北部,
为约旦全国最大的城市,
因坐落在7个山头之上,故有“七山之城”之称。
城里分为旧城和新城两部分
旧城区充满着浓厚的阿拉伯风土气息,
这里保存有很多罗马帝国时代的遗迹;
新城区多为别墅式建筑,
有宾馆、体育馆、文化宫、剧场、纪念馆等



 One.一下子遇到了各种阿拉伯人   

    

    最后一程迪拜到安曼的飞机上,我的身边终于都坐满了外国人(……),我们坐在中间排,发早餐时,坐在我旁边饥肠辘辘的爷爷早早放下了小桌板,左边走道的空姐先来了,爷爷向空姐点餐,空姐说他是属于右边的空姐发餐的,请稍等一下,等到右边的空姐来发餐时,因为我坐在外边,所以顺手先把餐点放到了我的桌子上,又给另一侧走廊的客人发了餐,才来询问坐在内侧的爷爷需要什么,老爷子把桌板一收,傲娇的拒绝了所有的餐点包括饮料,这是遇见的第一位阿拉伯人,不知道老爷子心里想的是不是三毛的阿拉伯邻居们热爱的那句“你伤害了我的骄傲”;


    下飞机,坐摆渡车,嫂子们在车上遇到了一位在沈阳学习中文的约旦学生,我远远听到他向嫂子们介绍了安曼的景点,并且表示如果我们时间合适的话可以亲自带我们去参观哪里,这位先生,我依稀记得在迪拜机场时就与他遇到过,擦肩而过,他向我问好,我与他微笑致意,这是遇见的第二位阿拉伯人,不知道他是不是自知自身这样中东的帅很适合搭讪;


    关内遇到了换钱所,犹豫来去还是决定换一些约旦币,800美金由一个人作为代表去换钱,希望工作人员可以按每人100美金把兑换好的约旦币分开给我们,工作人员欣然应允,把我们每一个人叫到面前,一张张数着兑换好的钱,亲手交给每一个人,询问“OK?”然后再呼唤下一个人,重复相同的动作,这是遇见的第三位阿拉伯人,不知道是认真到固执还是存心与我们冷幽默一把;


    过海关,第一位姐姐用了有10分钟的时间,被左边柜台的大叔翻完了护照又被右边柜台的大叔询问旅馆,第二位姐姐快了一些,大概8分钟吧,我们以为看到了曙光,突然来了一位端着咖啡杯的阿sir,只在有我们这一堆东亚人的柜台前晃了两圈“长官”了一下,刚刚把业务做熟的两位大叔就被换了班,又一左一右柜台新来了两位不爱笑的大叔,第三位大哥又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新人”,左一遍右一遍的重新在阿sir们聊天的空隙中接受检查,我们一行八人总共用了1小时有多的时间通关,这是遇见的第四五六位阿拉伯人,不知道是遇到了阿拉伯世界中天性的缓还是大叔们在等待我们什么;



    出关,办电话卡,讲好8人办4张,相互分享着热点用就可以,我说我要单独办一张,因为“不知道就走到哪里去了”,早早为“逃跑”做好了准备,趁着办电话卡的空档我跑去旁边的星巴克买我心心念的约旦城市杯,付款时询问是否可以走银联通道,小哥说“we can try”,然后干脆利落接过我的卡插进了POS机中,看到机器交易成功的时候我们都很开心,因为我给了他一张银联单币信用卡,这是遇到的第七位阿拉伯人,我终于亲耳听到他们说“Inshala”,可以召唤神龙了

 

   

    走进了属于阿拉伯人的国度,终于不用再特意的数人数,我们理所当然的又遇到了第八九十十一位阿拉伯人,我们早上10点钟下了飞机,将近下午3点才终于在旅馆check in完成。


    时间?

    Inshala。


 Two.Roman Theatre·平生第一次见到的古罗马剧场     


安曼罗马剧场建于公元151年(中国西汉年间),
只比罗马圆形竞技场晚200年左右,风格非常相似,
由此可见当时古罗马帝国的强盛和影响力。
剧院主体建筑嵌在小山的北侧,可容纳6000人,
阳光柔和的上午是摄影的最佳时段
在圆形剧场的两翼有两个博物馆,
其中收藏了传统衣饰以及一些马赛克藏品。


    初来乍到,我们开着两台车跟着导航义无反顾的依着山势而上停在了挂着一块“什么馆”牌子的大门前,去询问工作人员这里是否是罗马剧场,工作人员点点头给我们开了门放行,往里走的时候人是懵的,剧场呢?我们已经站在了制高点上,目之所及连一块剧场的砖都没有,难道剧场是在坑里?

    工作人员停了带领我们的脚步,手往下一指……罗马剧场……他不在坑里……他在我们脚下……是我们莫名被导到了剧场头顶的山上,那个“什么馆”也许是个研究或者专门用于俯视剧场的地方吧,阴差阳错,看到的第一眼罗马剧场,就是这么有点矮、有点小,是在整个现代化的城市车水马龙中不怎么引人注目的存在



    重新寻路回到广场前,平生第一次这样端端正正的站在古罗马剧场面前,扇形的剧场,几十几十米的高度,浓重的历史感自上而下向站在圆心的我山呼海啸般聚拢袭来,2000年的时光,那份感动与敬畏,实难言喻,刚才借助山势立于高处的我何其轻狂,现而今的我何其渺小



    之前我们路过,有两个男孩坐在一个雕刻精美的水法之下,极具中东特色的面容完美的融合于历史之中,使这些仿若千年的石块鲜活起来,夕阳的笼罩下,一瞬间夺人心魄,我很想举起相机记录下那一刻,却怕冒犯到两个孩子,想先征得他们的同意,又觉得如此照片不免流于刻意, 等参观完剧场再回到水法之下,两个孩子已经不在,空留下雕刻华美的水法重又变回了默默无语的石块。 


    犹太人励志要回到他们祖先的应许之地时,曾喊出过“无地之人去往无人之地”的口号,我们来到约旦,我们来到安曼,我们来到古罗马剧场,我看到街道上游戏的儿童,我看到广场上自拍的女士,我也看到这这那那忙碌的男子,这片阿拉伯的土地,生机勃勃,这不是“无人之地”,这个国家的人口中有60%以上是巴勒斯坦人,古之迦南人,今之巴勒斯坦人,又是谁,仰仗着他们上帝的势,目中无人,对千百年来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阿拉伯人视若无睹,使之真真正成了“无地之人”?



 THREE.Amman Citadel·遇见夕阳     


城堡山是安曼的制高点,
这里曾经是安曼最初的要塞,
与安曼的历史息息相关。
在公元前13世纪,
在现在的安曼周边出现信奉太阳神的阿蒙人部落,
公元前11世纪,
阿蒙人建立了阿巴斯·阿蒙(Rabbath-Ammon)王国,
在城堡山上建立了首都,并称其为“阿蒙”,
之后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安曼。



   关于城堡山还有一种更传奇的说法是一群战败后的埃及移民带着阿蒙神的信仰来到了这里,在山顶上建立了自己的小王国——Rabbath-Ammon,这样的背景当然更增悲情,家国不幸诗家兴,赋到沧桑句便工,如此夕阳,不论真假,我都愿意强信这说辞。


    城堡山的开放时间为10月至3月的周六至周四8:00-16:00、4月至9月的周六至周四8:00-19:00、全年的周五10:00-16:00,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将近5点钟,夕阳无限好,只是进不去


FOUR.我们在彩虹街演了一出《三岔口》  

   

     也不知道我们与彩虹街谁是任堂惠谁是刘利华,总之你知道他在这里、导航也知道他在这里、交警也知道他在这里、亲自上车为我们带路的大叔也知道他在这里,可是我们就是摸不到他,绕着圈子反反复复在几条相同的路上跑来跑去,我们的焦赞都没有出现,这出戏自然是演不下去了。

    罢、罢、罢!




 FIVE.晚餐·阿拉伯的鱼是一千零一夜的灵   

    

    找不到传说中的彩虹街,我们随意找了一个停车场停车,被收了2JD的停车费,去了停车场工作人员推荐的餐厅JAFRA,侍应生向我们推荐他们家的特色菜是烤鱼,我听到这个词的瞬间不知怎么就联想到了《一千零一夜》里《四色鱼的故事》,眼前游来游去的都是白、红、蓝、黄四色的金鱼,所以很干脆的拒绝了推荐,我不是怕吃到被烧焦的王子,我只是觉得金鱼不好吃,emmmm……不爱吃鱼的我又为不吃鱼多找到了一条理由



    选了菜单上“看来看去就这个好吃”的Clay-Pot Cooked Chicken,为什么“”这个好吃呢,因为Pot和 Chicken的存在保证了我贫瘠的英语不会点上一碗汤来……

    点完餐后服务员先给我们8人扔了2篮子大饼上来,看的我们一脸懵逼,千言万语一词以蔽之:“free?”,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我开心的施展开我“给她一个饼这顿饭就解决了”的技能(?),在上菜前就已经被亲爱的阿拉伯面包喂饱了……



    远远的看见侍应生推来的餐车好像是土耳其那大名鼎鼎的陶罐餐,原来我和嫂子点的Chicken Pot就是陶罐餐哦~掉坑《花样姐姐》一万年的我瞬间燃起了追星的魂,抓拍一万张,我的土耳其之梦,近了近了~~~



    这个瓦罐鸡不难吃,分量十足,一直到尖底部都是满满的鸡肉,两个人吃绰绰有余,也算对得起90元人民币的价格了,同伴也点了特色的烤鱼,当然不是金鱼,味道上也不难吃,只是鱼肉不属于鲜嫩的,不过一整只鱼只要6JD很实惠了。



    后来据嫂子说这家餐厅在TripAdvisor上排名第22位,比起味道,这家店应该是以量的良心取胜的了。



 SIX.购物·被送了国旗当礼物   

   

    黑白方格代表巴勒斯坦农民,红白方格代表沙漠中的贝都因人,方格中的白色代表居住在城里的居民。

亚西尔·阿拉法特


    那是英雄的头盔,是英雄对于他的头巾独有的解释,我们没有这样的灵魂,扛不起霸王的铠甲,老板说,红白是约旦人多用的颜色,黑白是巴勒斯坦人常用的颜色,后来我们才知道,老板帮我哥弄的这种围法是未婚小伙的样式。



    每到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国旗都是我特别偏爱的存在,于我而言,国旗,是信念,是这个国家矗立于天地之间的铮铮傲骨,约旦真是我看过最喜欢挂国旗的国家,从下飞机起我就在机场追着巨大的约旦国旗照了好久,没有在古罗马剧场见到约旦国旗与阿拉伯起义旗帜亦是我小小的遗憾,没想到在这家购物店中,被人当礼物赠送的居然是他们的国旗,老板的无心之举,却是我的珍而重之。



 约旦的第一晚,就这样收获了意外之喜,多谢你,安曼,因沙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