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风起时,念你【许一念慕晨风 】txt下载全文阅读

风起时,念你【许一念慕晨风 】txt下载全文阅读

2020-05-16 14:41:46冬至书吧

第1章 为了钱 你真贱

    夜幕笼罩着整座城市,黑暗也渐渐向许一念逼近。

    许一念轻倚在沙发上堪堪睡去。“哒哒哒”一阵脚步声响起,本来就浅睡她瞬间被惊醒过来,柔柔地向走过来的这个醉意朦胧的男人说道:“你,你回来了呀,我,我去给你做点夜宵吧。”一边伸手去接他手中的外套。

    男人手臂一闪,外套丢在了沙发上,冷眼一瞥,轻哼一声,反手握住许一念细细的手腕,欺身而上,将她扑倒在沙发上,在她耳边呢喃道:“夜宵,有你好吃吗?”声音温柔,眼神却难以捉摸。

    “不要...唔....”还不等她说完,嘴就被男人堵了上来,无奈接下来的话全被吞进了肚子里。

    感受到这手的温度,许一念不由得一阵轻颤,微微缩了缩身子,噙着哭腔求饶道:“晨风,求求你,不要。”

    男人动作一停,起身嘲讽道:“不想赚钱了?”冷冷的声音中藏着一丝愠怒。

    这句话似乎提醒了许一念,是啊,她不就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的吗,想到这里,她略微有些出神。

    看到许一念愣住了,慕晨风力道不由得故意加重了几分。

    刚刚的纠缠中,慕晨风的衬衣扣子也扯坏了几颗,精致的锁骨露在外面,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半躺在沙发上的他,娴熟地点燃一支烟,淡淡的烟雾萦绕在他脸旁,看不出情绪,伸手从皮包里掏出一沓钱,甩在许一念身上,钞票散落一地,,慕晨风深吸一口烟,躬身站在许一念面前,一口浓烟吐出,讥笑一声道:“两万块,点点。”然后转身又斜靠在沙发上,掐灭香烟,闭上了眼。

    许一念跪在地上,一张张小心翼翼的捡起四下散落的钞票,确实,一分不少。

    许一念跪着挪到慕晨风腿边,紧紧握着手中的两万块,抹了一把眼角的泪道: “谢谢。”

    看到许一念这淡然卑微的样子,一股愤怒厌恶之感从胸中涌出,讽刺的话从嘴中流出,“拿身体赚钱还是很轻松的吧,两万块钱一次,轻轻松松钱就到手了。”慕晨风顿了顿,“不过,你也就值这几个钱了。”

    听到这里,许一念低着头,手攥紧裙角说不出话来。

    “你他妈就是贱!给钱就能上,为了钱,你也不过如此嘛。”

    可不是嘛,她确实是贱,为了钱,求着来到他身边受他羞辱,还有这些明码标价的条款,不一件件都是为羞辱她而准备的吗?一夜一次两万,洗澡五千,做饭五千,还不就是个任人宰割玩弄的玩偶吗?

    可是又有谁是生来愿意受人羞辱呢,她也不愿意啊,可是没有办法,沉重的现实压得她抬不起头,医院中的妈妈还等着钱来救命呢。

    想到这,许一念又紧握了一下拳头,把泪水逼了回去,抬起头,有点哽咽地说道,“慕晨风,你可以借点钱给我吗?”

    “多少?”慕晨风眼抬都没抬地问道。

    “三、三千万。”许一念轻轻抬起手指比划道。

    “噌”的一下,慕晨风睁眼坐起,“多少?三千万?许一念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也值三千万?你以为自己是天仙还是以为我慕晨风是傻子?”慕晨风倾身到许一念面前,两人鼻尖不过十公分距离,抬手一把扣住许一念的下巴,狠狠说道:“你们许氏的破产就是我做的,我凭什么要借钱给许建南?让他翻身对付我吗?”

    慕晨风握着许一念下巴的手狠狠甩出去,把许一念掀翻在地,拎起外套,起身,跨过许一念摔门而去。

    关门前还不忘说道:“把药吃了,你不配有我的孩子!”

    只留下一屋子的香烟的味道和瘫倒在冰冰凉地板上的许一念,还有那清晰可闻的眼泪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曾几何时,他她比肩,是令人艳羡的天作之合。

    而如今,他如同地狱归来的嗜血的撒旦,似乎要吸干她的每一滴血。

 

第2章 去夜总会

    新的一天显得格外宁静。

    “叮铃铃——”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宁静,才刚刚起床的许一念睡眼朦胧地接起电话,“都什么时候了,钱呢,你怎么还没搞定?”许建南愤怒地在电话的另一边吼着。

    “我真的尽力了啊,爸!晨风他不愿意。”许一念含泪无力地回应。

    “你个没用的赔钱东西!”许建南破口骂道:“老子养你这么多年是吃干饭的吗?你究竟有没有和他说过?”

    “爸,我真的说了,可他就是不愿意啊,你不要逼我了好不好啊!”许一念无奈地说着:“要不您想想别的办法吧,李叔叔,张叔叔不是以前和您关系最好吗?”

    “哼,我要是靠的了他们还找你干嘛,这些见利忘义的老东西!”许建南愤愤的说道:“你和慕晨风那小子当初不是感情很好吗?你不是他最爱的初恋吗?不是生死相许吗?怎么,他不顾旧情,移情别恋,你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爸!”许一念顿了顿,闷闷地说:“时过境迁,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电话那头许久没有声音,就在许一念准备挂的时候,传来了许建南的声音,“一念呐,爸爸养你这么大也不容易是吧,你也该回报爸爸了,”许建南语重心长地劝道:“男人嘛,都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你呢,也不用很辛苦,在床上放开一点,搔首弄姿一下,就凭你的姿色,慕晨风还不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到那时,别说三千万,就算是一个亿不也是说给就给了。我也就不算白把你送到他床上了不是。”

    许建南这不痛不痒的几句话传入许一念的耳中,许一念顿时羞愤交加,又有些悲凉,这就是自己的亲爸爸啊!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可是你的亲女儿啊!”许一念带着哭腔喊道。

    许建南接着恶狠狠地说:“就是亲生女儿我才要你帮我,否则枉我养你这么多年。我不管你以什么手段,三天内我要见到三千万,否则可别怪我狠心不再支付你妈的医药费,你妈的死活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不行啊,爸——”

    嘟——嘟——嘟——

    还不等许一念继续说下去,电话那头就掐断了。

    此时的许一念手足无措地呆站在床边,双眼无神,就凭着慕晨风现在给她的钱,对她的态度,三千万根本就本可能要到。母亲现在的状况药物一旦停供,她的生命将危在旦夕,还有高额的手术费,要从哪里筹啊。父亲的冷血无情她是知道的,此时大难临头更加不会在乎母亲了。

    可是,没有钱,母亲怎么办?

    一时间,许一念感到了绝望。

    接下来三天,慕晨风都再没有出现过。

    命运似乎就在捉弄人,但凡是许一念想要找慕晨风时,那必定是找不见的,除非是他有需求了,才会主动出现,否则许一念休想见到他。即使出现,那也是短暂的,慕晨风每次都是长驱直入,解决完后,扔下钱就走,从不多做停留,所以虽然许一念入住慕晨风这栋别墅两月有余,但见慕晨风的时间不过十余个小时而已。

    不行,眼看三天期限就要到了,再要不到钱,那妈妈的医药费必定会被许建南断掉,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一定要主动出击。

    暗暗给自己打打气,许一念小心翼翼的又试着拨通了慕晨风的电话。

    “喂?谁啊!”一个风情万种连女人听了骨头都会酥的女性声音传来。

    不是慕晨风?许一念又低头看看手机,确定是慕晨风的手机号后,皱了皱眉,缓缓回道,

    “慕晨风在吗?”

    “慕总啊!等等。”

    然后就在一片音乐的嘈杂声和嬉闹声中听到女人叫慕晨风过来接电话,慕晨风不耐烦地接过电话,冷冷的说:“什么事?”冰冷的声音和热闹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晨风,我做好了饭,在家里等你。”许一念怯怯地答道。

    “想我了?”慕晨风邪魅一笑。

    接着声音一冷,“来倾城夜总会我的专属包房。”还不等许一念做出回应就挂了电话。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w2959240269】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