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析字联:从汉字形体中走出的对联

析字联:从汉字形体中走出的对联

2020-08-17 14:05:46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在此之前我们曾讲过拆字对,事实上,拆字、拼字都从属于析字联。析字联,即根据汉字形体的结构的特点,通过解析、分拆或者拼合,巧妙制作而成的联语。

  汉字大多数是合体字,合体字是汉字的偏旁与偏旁按照上下左右内外等结构组合而成的,而析字,正是利用了汉字这种偏旁可分离组合的特点。
1、先分后合
  先分后合,即先出现拆解后的偏旁并独立成字,再将这几个偏旁组合成字。如有这样一副经典的对联:

  此木为柴山山出;因火成烟夕夕多。

  据说这是一位樵夫出的上联,郑板桥对的下联。当时樵夫对着自己担着的柴火出题,而郑板桥则面对夕阳西下、炊烟袅袅的景象而答。这副对联乍听起来不难,但实际上绝妙无穷。它充分运用了析字手法,上联中“此木”拼成柴,“山山”拼成“出”,并且将柴本为木、出自山林的特点点出。下联中“因火”拼成“烟”,“夕夕”拼成“多”,并且将烟与火有关、时间在夕阳西下的特点点出。上下联并非只是单纯的拆解拼合,而是结合当时情景、联中有景的。

  再如: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这副对联的上联,据说是一位相国小姐所出,“寸”和“土”拼合成“寺”, “寺”和“言”又拼合成“诗”,“月”字又是“明”的一部分。并且又是连珠联,最后一句摘自唐诗。可以说一联就用了诸多技巧。有一位姓林的秀才上京应试,正好路过此地,听说了这一上联,就对得下联。下联两个“木”字合成“林”,“林”和“示”拼成“禁”,“斤”是“斧”的一部分。也是连珠,最后一句则出自《孟子》。并且这又和其姓相切合,可谓应对巧妙。

  还有“少水沙即露;是土堤方成。”“少水”拼成“沙”字,“是土”拼成“堤”字。等等。

2、先合后分
  先合后分,即对联中出现的首先是一个整字,然后再分离偏旁、独立成字。如:

  閒看门中月;思耕心上田。

  这副对联是《楹联丛话·巧对补录》记载,据说当时有一位九岁参加县试的“神童”,当时邑侯出对考他:“閒看门中月。”他应声而答:“思耕心上田。”

  上联写坐在院里,悠闲地穿过门去看那月亮,“閒”(闲)字拆解为了门和月,月正好在门中。下联写一人沉思的场景,思字拆解为了田和心,田正好在心上头。从意境到文字到技巧,都可以说是精当的。

  再如在拆字对里我们说过的“鸿是江边鸟;蚕为天下虫” “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切瓜分客,横七刀,竖八刀”等等。

3、有分有合
  有分有合,即以上两种形式交错。比较有名的对联有:

  张长弓,骑奇马,單戈合戰;
  種重禾,犁利牛,十口为田。

  松木公,栂木母,公母两木成林;
  岵山古,岑山今,古今二山并出。
4、所“析”之字不出现
  还有一种形式的析字联,是利用汉字偏旁暗中分离组合之后,所“析”的字并不出现,只出现其独立的偏旁部件。这样的对联,必须要读懂题意并分析会意才能明白。

  如:君在堂上邀双月;我于窗下捉半风。

  这副对联的上联为祝枝山所作,据说当时他与友在庙堂内论文,随口说出此联,此时恰好有一个乞丐在窗下翻着破棉絮捉虱子,便应声说了下联。上联中双“月”为“朋”,正好是祝枝山呼朋唤友之景,下联中“风”(風)少一撇为“虱”,恰恰是乞丐捉虱之像。

  析字联看似一种文字游戏,事实上它却离不开对汉字纯熟的运用。如果没有对汉字字形、字义的了解,恐怕难以创作析字联,也难以理解析字联。更何况,析字联不仅要把所析之字穿插或暗含其中,还需要符合对联的基本格律,更是要在字形解构之外,表达出或深邃或诙谐或趣味盎然或引人深思的内在含义。唯有内容与形式完美统一,对仗、寓意和析字三者兼美,才算得上优秀的析字联。(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施希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