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2016,不见,不散

2016,不见,不散

2020-10-09 11:57:29白杰FM




  ◆    


几点了?

此时,2016的最后一晚,当你看到这篇文字。

当我在电脑前敲着这些字的时候,你是否在跨年的喧闹与孤独里,和我一样,在时间无垠的旷野里,深情的打了一个寒颤。

广播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及时。

当我打开话筒和你准确报时的时候,你会第一时间听到我的声音,几乎没有时间差(除了录播),无论我说你好,还是再见,我们都是在一个时间点的存在。

而很多时候,这种直接快速的传递,是其他任何媒体无法给予的,电视可能停电,网络可能连接失败,手机也可能欠费,电台,始终会是最有安全感的存在。

还有,就是声音的陪伴。

如果这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有一个开关,你可以试一下,当你突然miu掉这一切的声音,那巨大的静默是有多么可怕,电视里都是默片,网红的直播只有搔首弄姿,歌舞升平的工体夜店会变成笑话。

没有声音,对于我们这个职业的人来说,意味着,事故,惊吓,失业,或者,离开。

所以,我们可以忍受暂时的没有画面,但无法接受没有声音。


此时,2016最后一晚,这些文字和声音一起出现的时候

我要谢谢你

在这样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你还愿意浪费时间看我的文字,听我的声音。

我知道,这意味着,巨大的信任,依赖,和大多时候没有回应的爱,有时候,我甚至相信,你会在拥挤的人群里依然孤独,在关了灯的黑暗房间,在我的声音里,被悄悄的感动,或者眼角挂着三分之一的泪水,或者在心里有一个灿烂的微笑

所以,在很多人选择离开的时候,我继续坚守,也许在某个角度上说,我会永远坚守。

2016年,我的最初搭档麦子告别了广播,电台的前辈王东也刚刚离开了工作22年的直播间。(见2016年文字《电波里的再见》)

在这一年平凡却无味的纠缠里,我也一度迷失,我要承认,在一些短暂的时间点,我曾想过,放弃,离去,换了活法,2004年到现在,十三年过去了,许多听我节目的孩子都已为人父人母,也许有曾带着耳机听我节目的初中女生,有可能已经在某直播平台月入百万。

我是大多数大大咧咧的射手里,少数会钻牛角尖的类型,对爱对工作,有时近乎偏执,就算千万人劝我放弃离开,可我和我最后的倔强,就是抓住紧紧不放。

就像昨天告别十点说唱团节目时和徐强一起唱《再见》时,把歌词我会牢牢记着你的脸,唱成了“我会牢牢抓住你的脸”

哈哈哈我是多么执着沉迷的对你啊?

这样的我还是我么?

当然,不是我难道还是李易峰吴亦凡杨洋么?他们正在跨年晚会顺其自然又身不由己的加班,不看电视或者把动辄花费数千万的跨年晚会当广播陪伴的都很明智,这样还来得及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思考而不是一味分泌我是一个快乐的凡人这样的麻醉剂。

你会说,你怎么证明你永远不离开?

我当然无法证明,就像我也无法证明2016年这一年到底是否真实存在,还是这一年只是那个有景甜和饕餮出没的长城脚下一个被架空的时间,或者只是一个楚门的世界中的玩具保质期编号,就像我无法证明摆渡人真的是王家卫导演导演的而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文字稿酬都用来向导演交学费,我也无法证明邓超饰演的DJ其实就是我的前世今生过去未来,还有我真的没有办法在直播间里吃一碗绝无可能出现价值连城的泡面。

这是我最无能为力证明和承诺的事

因为我说了

你也不信。



有许多时间,像烟

许多烟从艾草中出发

小红眼睛们胜利地亮着

我知道这是流向天空的泪水

我知道,现在有点晚了

——顾城




很多时间如烟,转瞬,即逝

我能证明自己的,只有我的现在,我努力为你的每一分钟。

如果,注定一天离散不见,但有些声音和文字

会注定无法遗忘的成为我们彼此的福报

2016年的最后一个夜晚, 无论你在狂欢还是平静中度过,我都会深深为你祝福。

不用刻意的强调2016这个数字,这一年带给我们什么,因为这个数字和年份本身并没有任何含义,有意义的只是人本身的喜怒哀乐。

因为,时间是静止的,只有我们在流淌

这一年的时间,一如既往,飞速的前进的是我们自己,碎片化的记忆从年初开始集聚,但到如今也成不了诗句,为青春的荷尔蒙报答了周星驰导演,喝着一个人的啤酒看着一群人踢球,直到蝴蝶飞过了沧海落在C罗的额头,吉赛尔邦辰在里约没有惊艳了你,因为你压根没看,在未名湖畔,夏天的雨淋过穿着硕士服的我,图书馆却来不及认真看几本书,匆匆的两年一晃而过,十点说唱团就这样往事如烟,而你们都在。

遗憾总会是遗憾,今年如此,明年亦如此,大部分时间,我们用来应付生活,然后试着转个身活的更精彩。

我的2016,终究还是完全交给了你,喜怒悲哀,爱恨聚散,没有那么戏剧,可也许多年后回味也足够刻骨。

也许该知足,我们的时代不够纷乱,至少,你偏安一隅,还可得片刻安稳,而罗曼蒂克消亡里的那个上海滩成为了孤岛,每个人都在命运的洪流里无可奈何,或者大义凛然的去死,或者苟延残喘的活,即使陆先生那般,也不过沧海一粟,而《驴得水》的女老师却连身心的自由都无处可寻,可我们用多久才能明白,只有正视了人性的残酷与悲哀,才有机会看到微弱的光明。


2016,至少可以感谢,我们还活着,至少,先好好活着吧

可以没有那么多幸运,哪来那么多幸运?活着就是上天对你最大的恩赐。

当一个年轻的姑娘,决定因为背叛赴死,她的2016就结束了,而此时,在这跨年的夜晚,爱着她的双亲只能凄惨垂泪,那个背弃的男子依然有可能在某个酒吧喝下一杯闷酒然后和一个姑娘倾诉自己的忧愁。

这样离开2016,没有任何价值,可惜可怜,但真心不能同情,生命如此宝贵,何苦如此,而多数吃瓜群众的在包括宝强林丹事件的大多时候,都只是做了简单偏激的喷子和冷淡漠然的看客。

2016,我们看过太多这样的事

于是懂得,在如今这样的时代,首先要保护自己的身体,然后尊重生命,理性但善意的对待与自己本不相干的人。



那个声音不见了,有烟

有翻卷过来的糖纸

许多失败的碎片在港口沉没

有点晚了,水在变成虚幻的尘土

没有时间的今天



马上新年了,本该说不少吉祥话,可你我都知道,身体健康世界和平好过所有,于是免了繁琐,有些事能忘则忘,因为你我都知道,大多数想记也记不住,不信,你告诉我2006年的此时你在干什么?反正除了我知道我在上海,其他已经模糊似乎没什么影像。

我当然无法知道十年后的现在,或者2046年的现在,又是什么样,很多时候,我们所在的今天都是没有时间的,无法快进,也没法重来,一切今天皆是绝版。


我们能拥有的,似乎只是现在,和触手可及的一点点未来。

庆幸,有声音在,从声音可以被记录以来这种可以穿越时空的安全感就会一直存在,这让我们即使失去了David Bowie,prince,George Michae……可依然可以听到他们的歌声,你知道那是永恒。

所以,幸运的是,2017年我的声音将会继续陪伴你,更有力量,更有态度,依旧可以温暖但夏天还是可以冰凉的,娱乐最王牌,和杰克糖一起,为你在每个工作日的傍晚放送电台情歌(17:00-19:00)

还有,我依然相信,在我来得及爱你的时光,和来不及的时光里

电台都不会消亡,电台情歌也不会静场

而这样的愿望也让我相信,

即使2016年的一切终将被遗忘,并再也不见

但我们也一定不会离散


这让我突然温暖而坚定

并更有勇气的走向新的一年,尽管我知道这一年也一定会有很多悲喜充斥在平淡的时间里。

但无惧无畏,因为总是有关于你

这让我相信,2017,皆是一年好景,岁月依然如歌


2016,不见

2017,不散

新年快乐

语音歌曲是老白演唱的这次974情歌暖心会主题曲《电台情歌》,欢迎听友们留言,说出你的2016和未来的2017,我们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