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等了一年半,简体中文版《S.》终于上市了

等了一年半,简体中文版《S.》终于上市了

2020-11-20 13:50:00好奇心日报


很少有书会有多达 23 个附件,也很少有书在上市 2 天内就能卖出 2 万册,《S.》做到了。

5 月 9 号,一本有着黑色函套、做旧泛黄的纸张、厚达 400 多页的简体中文书上市刚 2 天,销量便超过了 2 万册。书名《S.》,其实它的英文版和繁体中文版早已畅销过,在美国,首印 20 万册一上市就全部销售掉了;在台湾,它占据了诚品书店全年销售榜冠军。现在简体中文版终于可以购买了。


已经拿到《S.》的人,可能会发现它与普通的书有很多不同。打开黑色的函套,读者能看见一本 1949 年出版的旧书《忒修斯之船》。书脊上贴着图书馆的藏书标签,书末还有一张图书馆借阅记录。在作者的设定的世界里,这是一本被人多次借阅过的旧书。


翻开《忒修斯之船》,你会发现在微微泛黄、布满咖啡渍和霉斑的书页上,写着多种颜色的手写字体,蓝色的、黑色的、橙色的、棕黑色的……更有意思的是,除了这本《忒修斯之船》,书内还附有 23 种附件,比如信笺、旧照片、地址被涂黑的明信片、罗盘、甚至还有一张写满了字的餐巾纸…… 



故事情节的设定大致是这样的:


有一天,“女主角”在图书馆拾获一本 1949 年出版的旧书《忒修斯之船》,这本书是石察卡所写的,石察卡身份成谜,据说尚未写完这本书便人间蒸发了,生死未卜,留下的是一宗悬案。


女主角看到有人用铅笔在书中写下批注,追寻石察卡真相,她也忍不住拿起笔加入讨论。两人交换批注,资料越积越多,也越来越走进彼此内心。当他们以为终于快要接近真相时,竟发现了第三个人笔迹。


而《忒修斯之船》这本书本身讲述的是失忆男人被掳上一艘神秘的船,怪异的船员带着他屡屡进行预示命运的航行,书外,石察卡笔下的每一桩背叛、争斗、。


因为书籍故事情节复杂,书籍编辑们给出了一份阅读提示——他们建议读者第一遍要忽略笔记,读《忒修斯之船》全文,这一遍是《忒修斯之船》的世界。第二遍,读者则可以跟随铅笔字(埃里克的早期笔记)理解内容,并跟随蓝色、黑色手写字读。第三遍要读橙色和绿色手写字,第四遍要读紫色和红色手写字,第五遍要读棕黑色和黑色手写字。


《S.》内页插图。除了《忒修斯之船》里的故事,图书阅读者间的交流构成了第二层故事。中信出版社邀请了四个人为《S.》撰写书写体文字


这本书里足足有 23 个附件,其中包含有明信片、印有字的餐巾纸,甚至是罗盘


《S.》 的宣传图


这都是作者 J.J. 艾布拉姆斯和道格·道斯特的创意。前者是《星际迷航》、《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影片的导演,而后者则是美国知名小说家。


十多年前,J. J. 在旅途中遇到过一本陌生读者留下的书,扉页写着,“看完后,请把它留给下一个读者”。他由此受到启发,开始构思一本能将两个素未谋面的读者联系起来的书,这便是《S.》最初的灵感来源了。


2011 年,J. J. 带着《S.》的灵感,找到了著名的小说家道格·道斯特。道斯特曾写过长篇小说《古墓漂流》(Alive in Necropolis)、短篇小说集《冲浪导师》(The Surf Guru)等等。两人决定携手完成这本书。最终,J.J. 提出了“手写留言”的创意,而道斯特则设定了男女主角的性格。



许多媒体评价,《S.》做的是一种交互式阅读,挑战的是纸书不能被替代的那部分工作。按照出版商中信出版社的说法,简体中文版从开本、底色到每章的进展都与原版保持一致。书籍的设计、用纸和装帧由设计师陆智昌参与。


“第一次见到这本书的英文版和繁体版,已经是近两年前的事了。那时大受震撼,脑洞被它打开。心想一定要去挑战欧美出版社的工艺,那时真没考虑到书籍销量的事,没想那么多。”这本书的策划编辑邓莉对《好奇心日报》说。


这本书的制作过程比较复杂,涉及到了印专色、压纹、压凹、烫黄白黑、模切、铆钉装订、餐巾纸彩印多种工艺。邓莉和团队经历了许多尝试得以将它们实现。


对这本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买本来看看。



题图来源:《S.》宣传图



那些传说中赚了大钱的交易员们,到底是怎样一群人



说好的每个人上传内容,它们卖广告,现在进场的电视网是怎么回事?



如果路上看到穿这种衣服的姑娘,请你不要偷拍她们 | 好奇心人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