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小说连载】猛鬼工作室(52)

【小说连载】猛鬼工作室(52)

2021-08-02 15:24:32花城范儿

关于作者

浅水珊瑚:80年代人,现居四川,就职国企。闲暇舞文弄墨,兼职写手,擅长悬疑恐怖、都市言情、古言。作品发布于17K、掌阅、书旗等网站。

现有作品:《寻找胭脂》《猛鬼工作室》《农家宅女养成记》

浅水珊瑚书友群:217086392(可催更,可订制角色,可勾搭作者)

作品简介


那栋布满爬山虎的红砖房里,我做人的生意、也做鬼的生意。

四合院遗魂、废弃工厂、诡异水族店、校园死婴事件、幽灵写手......

也许下一秒,我就会死在那里,连同真相,一起消失.....


九十五章 水族店失踪案(二十)

 

马小花迅速扒拉完盘里的饭,拉起我就走,我撇撇嘴:姐姐,你总得结账吧?

两位小姐,那位先生已经买单了!前台的服务员妹子笑意盈盈地说。

  

我还没来得及跟龚子贺说声谢谢,就被马小花拖出了快餐店。

  

她一路上嘟着嘴抱怨着我刚刚不帮她,我没搭理她,任由她说,直到走到商业街西门她才停了下来。


咦,小花,你怎么不说啦?我憋着笑看着她。

  

她的表情愣愣的,她指着前方说:咦,那清洁工大爷呢?难道今天消极怠工?

    

我往前看看,一眼就望到尽头的银杏大道上只有两个过路的行人,那位每天都出现在这里的老大爷,失踪了!

  

我皱皱眉头:可能今天不上班吧!他们也得要休息啊。

可是你看这条街,到处都是枯叶,一点扫过的迹象都没有,不知道人家怎么给他发工资的。马小花一脸无语。

  

我们边说边走,很快就走进了水族店。一进去就看到店里多了很多东西,好几个木箱堆在墙角,孟老板站在那里对着个本子一一清点着。


孟老板,又进货了吗?马小花好奇地打量着那几个大箱子。


是啊,明天要去新城区那家茶楼安装,这些东西就要提前备好了!孟老板清点完毕,把本子扔到了桌上,环视了一圈店里:吴达春怎么搞的?都到时间了还不来上班?昨晚真是喝多了呀?

  

正说着,吴达春一瘸一拐地从门口晃了进来!

   

 “你这脚,怎么回事?孟老板盯着他说。

  

吴达春一脸的沮丧:别提了!昨天晚上喝多了,睡到中午才起床,昏沉沉地一脚踩到香蕉皮了,脚扭了!

  

孟老板鄙夷地摇摇头:你那个破酒量使劲喝个啥!

哎?姐夫,昨晚你不是住我家的吗?你多久走的?我咋不知道呢?吴达春忽然问道。

  

孟老板笑了下:我早上走的时候,你还在打呼噜!我不走,这些货从哪里弄来的?

  

吴达春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拐着一条腿走到里面,查看起了鱼缸里的鱼,他咳了两声:姐夫,这个鹦鹉鱼咋回事,看起没有前几天送来的时候鲜艳了?


你喂点带增色剂的鱼食就行了,这种鱼是这样,水温、含氧量改变都会引起颜色变化,没得事!孟老板摆摆手,进了里屋。

  

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盯着那扇微微颤动的门,心里疑惑得很!孟老板一天到晚呆在那里面到底干些什么?而且里面那鱼,就没见喂过,难道是他半夜喂的不成?

  

我们来不及多想,客人就上门了。今天孟老板心血来潮,新进了几只猪鼻龟,看着丑得不行,谁知道感兴趣的人却挺多,一晚上几只都卖了出去。

  

我们忙着招呼客人,忙碌了好一阵子,直到九点过才闲了下来。刚刚坐下了,喝了一口水,前两天那个客人又上门了!

  

她今晚还是戴着一顶鸭舌帽,压得低低地几乎遮到眼睛了,她走进店里环视了一圈后,就把目光锁在了正低头记账的马小花身上,马小花埋着头,全然不知晓!

  

她走到办公桌面前,并不喊她,默默了站了许久,死死地盯着马小花!

  

她的样子特别古怪,和她身上的衣服一样,她的衣服......怎么说呢?明明是黑色,可是却隐约透着暗红,那暗红在灯光下格外明显。

  

我小声地喊了一声小花,她疑惑地抬起头来,一下子看到了桌边的女人,一下子弹跳起来,急急解释道:姐,昨天我送了的,结果敲四楼的门,有一家根本没开门,另一家也说不是,这我也没办法啊!

  

那女人盯着马小花,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咧嘴一笑:没事,把我要的鱼捞给我吧,我自己带回去。

  

马小花愣愣地看了她好几秒,急忙应声答道:好、好,我马上就捞。

  

她马上找到纱网,捞起了一只孔雀鱼,我拎起一旁的空塑料盒子,递给她,她赶紧放了进去。这时那女人又说话了:听说你们这里今天来了猪鼻龟?给我来一只。

  

吴达春堆起一脸笑:不好意思,姐你来晚了点,只进了四只,刚刚全都卖完了,要不你留个电话,下次进货了我通知你?

  

那女人一脸的不耐烦:没有就算了,赶紧装了,我要走了。

  

马小花急急忙忙捞了足够数量的孔雀鱼,小心地把盒子密封好后递给她:姐,装好了。

  

那女人用一根指头拎了过来,深深地看了马小花一眼后,就走了出去,瞬间消失在了夜幕中。

  

马小花傻站在鱼缸边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我上前推推她:喂!怎么了?

阿弃,你看到她的嘴没有?马小花面带恐怖地转向我,声音小小的。

  

我一脸茫然:我没注意,有什么吗?

  

马小花吞了口口水:她的牙龈上好多血!而且她说话的声音也特别奇怪,感觉有液体堵在了嗓子眼里,一说话就不停地冒泡泡一样!

  我惊了一下,是真的怪异还是马小花神经过敏呢?我正准备说什么,忽然看到吴达春朝这边走了过来,低声匆匆地对马小花说:出血倒是正常的,有些病症不就要出血吗?别胡思乱想了!

  

吴达春走到我们面前,皱着眉头说:我脚实在痛,我先回去了,你们一会儿给孟哥他说一声。

  

然后,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马小花轻声抱怨道:他自己为啥不说?还非要我们说?

  

我翻了个白眼:甭理他!对了,我们看一看,有没有12月底的出售资料,看店里有没有卖过一个小鱼缸和几尾红绿灯?

  

后来的结果无疑让我失望了,这册子只记了半个月的销售记录,以前的压根找不到了!是我多想了吗?全市卖鱼的那么多,那东西也许并不出自这里呢......


十一点过的时候,店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这声音让我吓了一跳,来店几天了,这电话从来都没响过。马小花一把接了起来,应答了几声后,脸上变了表情,她迟疑了好一阵子,听着听着,一句话没说忽然挂了电话。

 

九十六章  水族店失踪案(二十一)


小花,怎么了?我瞧着她的脸色不大对,急忙问道。

  

马小花猛地抬起头来:那客人,又打电话了!怎么办?

  

我愣了一下:刚刚那个女的?她说什么?


说忘记买鱼食了,叫我给她送去。阿弃,咋办啊?你说她折腾个没完,到底想干嘛?马小花揪着眉头,抱怨着。

  

我疑惑得很:她就那么急着要吗?不能明天买吗?

  

马小花使劲摇头:我正想说,她就凶巴巴地说刚刚买的鱼,都没食喂呢,叫我快点送一下,她在楼梯口等我,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怎么办?送?不送?要不我去?

  

马小花想了好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算了,没事,我去!她不是说她在楼梯口等着吗?

  

说完,她从箱子里找出两袋鱼食,拿起手机就出去了!我走到门口,叮嘱她:小心声,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带了手机的。

  

她点点头,飞快地往小公园的方向而去,我心里忽然有些慌,总感觉马小花要去的那个地方不太正常,唉,是我神经太过紧张了吗?不过是两栋老旧的家属楼而已,离这里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前两天她不是也去过吗?

  

我重新坐在了桌边,摆弄起了手机,这两天马小花帮我下载了一些软件,还存了一些电话号码在里面,可我除了打过两次王萍的以外,就没用过呢。

  

我研究了好半天,点开QQ弄了半天,也没联上,忽然想到马小花说要联网才行,可是怎么联网啊?算了,回去让她教教我吧。

  

我又坐了十几分钟,马小花还没回来,我开始心急起来,站在门口往那边看了好一会,也没发现她的身影,眼看着都十一点四十了,算算时间,她去了都快半个小时了,怎么回事呢?

  

我找到她的号码,拔过去,那边却说关机了!我焦急地在门口走来走去,心里的恐慌越来越大,之前有过的一星半点怀疑膨胀起来,让我半分钟也等不了了!

  

我飞速走到里屋的门口,正打算敲门,那门却砰地一声打开了!

  

孟老板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门口,他冷不丁地看见我,吓了一大跳:你站在这里干嘛?

  

我盯着那片红光还未回答,他迅速闪出来,关上了房门,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两个呢?

  我急忙说:吴达春脚疼,先回去了,马小花去送货了,半天都不见回来,我看也快到下班时间了,想找找她去。

  

孟老板迟疑了一下:去吧!门不用关,你走吧。

  

我点点头,拎起包包和手机,就走出了水族店,我心急如焚,急急地往小公园的方向走去!

  

今天晚上天气不错,空气也暖暖的,一丝风也没有,我的脚踩在银杏枯叶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破碎声,这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格外地怪异,就好像一条虫子爬在心脏上一样,带着酥麻和毛骨悚然一点一点前行。

 

我拿着手机,一遍遍地拔打她的手机,第五遍的时候终于打通了,可是却一直无人接听!我揪心起来,盯着远处那两栋黑黝黝的老式住宅,黑暗中方方正正的轮廓隐约可见,对面就是那个小小的、遍布落叶的小公园。

  

跑了起来,我的脚步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突兀,更多的枯叶破碎声响了起来,仅仅用了一两分钟,我就跑到了两栋房子楼下。

  

我盯着这两栋房屋一一看看,看起来就是那种修建于80年代的很普通的旧房子,上面的涂料可能是前几年刷的,质量又不太好,掉了许多,斑驳不堪,露出了里面红色的墙砖。

  

每一栋只有一个单元,也就是说一栋只有八户人家,有几扇窗户透着灯光,甚至有电视的声音隐约传了出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

  

小花会在哪里?左边?右边?我看了好一会儿,决定先从左边那栋找起,我径直走进楼洞里,向楼上走去!

  

楼梯间是声控灯,随着我的进入一下子亮了起来,灯光却是昏黄得很,我一下子看到了我那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影子,它就那么反射在墙面上,诡异得看不出是个人来!

  

一楼还好,二楼、三楼,灯都是坏的,我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电筒光,所有的房门都是紧闭的,里面偶有声音传出,我在房口倾听了一会儿,没有马小花的声音。

  

很想呼喊她,可是现在已经半夜十二点了!我一遍一遍地拔打着她的电话,她却仍然没有接。

  

就这样,我走到了四楼,别无所获!四楼的楼梯拐角堆了许多的废旧东西,几块木板、几个破凳子,甚至还有一箱蜂窝煤。尽头有一个小楼梯直接往上,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女人的话,她说她在五楼,五楼不就是房顶吗?

  

我深吸一口气,借着手机的光亮直接往那楼梯走去,这顶楼的楼梯上厚厚的一层灰,上面有几个凌乱不堪的脚印,直通往上,这会是马小花留下来的吗?

  

走到楼梯,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上面是一块很大的平台,只有边角立着几个像太阳能热水器一样的东西,墙角有几个花盆,里面却只有黄土,毫无绿意。

  

一览无余的平台上没有任何人的踪影!小花不在这里!我在楼顶逛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黑夜里,我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不论是月色下杂物的阴影、还是夜空中偶尔传来的一丝虫鸣,都让人毛骨悚然!我能感觉得到,周围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一团不明不白的黑雾、带着一股寒凉之气,一直在盘旋着......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拔打着马小花的手机,嘟..................这声音不绝于耳,却依旧无人接听,她是把声音调成静音了吗?我郁闷地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发现空气中有一丝不对劲!


我竟然听到了一阵音乐声!那声音隐隐约约可是一直在耳边徘徊着!我仔细了听了好久,竟发现,这是马小花的手机铃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