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上海外贸学院往事

上海外贸学院往事

2020-08-08 09:58:05沪申楼市

最近上海外贸学院“合并”上海商学院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一枚曾经被“流放”松江三年的高考失败者,虽然不愿提及这段往事,但还是忍不住提笔记录下那些年的艰难困苦与天意弄人。


笔者二〇〇六年参加高考,彼时上海高考为“第一志愿”制度,也就是说,虽然一个考生一本可以填五个学校,但是如果第一志愿没有考上,那么其他所有一本学校就都不会录取这个考生(上海大学、东华大学除外),这个考生要么考上第一志愿(如复旦交大),考不上就直接“掉到”上大东华或者二本学校,哪怕只差复旦交大一分,同济财大上外华师大华政华东理工也都不会录取这个考生。


这个制度的好处是保护了复旦交大之外的学校获得相对好的生源,比如一个考生想学商科,考复旦可能考得上可能考不上,但是考财大很有把握,那么这个制度就鼓励他第一志愿填财大而不是复旦,以此类推;同时这个制度也阻止了考生“搏一把”“超常发挥”“意外”考取复旦交大。


但是,这个制度的坏处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考上第一志愿的那群人,飞流直下三千尺,永世不得翻身。


在上海高考“第一志愿”制度与上海九十年代外贸行业兴盛的共同作用下,二本学校——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了上海高考“落榜生”的主要“收容所”。


彼时的上海外贸学院,每年有100~200个新生的高考分数与复旦交大的录取分数相当甚至更高。

其中有的人是进了投档线因为没有“关系”被“踢”出来的,有的是过了录取线因为“不愿意调剂专业”被“踢”出来的,有的是化学考了148分英文只考了90分的(上海高考每科满分150分),有的是市重点高中物理科代表数学只考了103分的,有的是“上海十校联考”时语文考了127分结果高考语文只考了99分的,有的是上中的学生会红人,有的是市重点高中的班长,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


就是这样一群原本“心高气傲”的人,拿着和复旦交大学生差不多的分数,“掉到”了上海外贸这个不是985不是211不是一流大学不是一流学科的“四非”二本“垃圾”学校,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与“绝望”。


但这样一群人的存在导致了上海外贸作为一所二本“垃圾”学校,其所有专业录取分数线全部超过一本分数线、个别专业录取分数线仅次于复旦交大、大学英语四六级考分全国前十、毕业生大批赴美读研、伦敦政经(LSE,徐志摩、李光耀母校)只要想去就能进、毕业生平均工资全国前十、毕业生一半进入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银行(甚至还有进Morgan Stanley的)等与学校本身完全不匹配的“奇迹”也可以说是“乱象”。


直到有一年,由于上一年的复旦上海文科分数线奇高(数学太简单,一大堆140多分),出于对试题难度大幅提高与万一落榜后直接“掉到”上大东华外贸的恐惧,上海第一志愿填复旦的考生大幅减少,这一年复旦在上海的文科录取分数线竟然等于上海一本分数线,也就是说,在那一年的上海,只要你第一志愿填了复旦,只要考到一本分数线,就能进复旦(复旦在上海的分数线一般比一本分数线高50~60分)。


这严重损害了复旦的利益。


次年,上海高考“第一志愿”制度马上取消。


“平行志愿”制度开始实施。

没考上复旦交大可以被同济财大上外录取,没考上同济财大上外还可以被华师大华政华东理工录取,再不行才是上大东华,志愿表上的五个学校一个一个录取下来,


上海考生考不上复旦交大直接“掉到”上大东华外贸的恐惧与痛苦,终于由于复旦的利益被实实在在地损害了一次,就一次,而寿终正寝。


但是,由于上海作为经济中心城市对于商科毕业生的刚性需求巨大,每年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各大银行的应届毕业生招聘需求就超过5000人,而上海一本院校所有商科毕业生全部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上海外贸基于强劲的市场需求和前期形成的招聘惯性,仍然保持了“二本学校一本分数”的传统,但不再是“复旦交大落榜生收容所”的上海外贸,最多也只能是一个录取分数明显低于上海财大的普通一本商科学校,不会再有什么“奇迹”或者说是“乱象”。


对于绝大多数“第一志愿”制度时期的上海外贸学院上海籍毕业生来说,“外贸”两个字是一生都抹不去的痛甚至可以说是一生都洗不掉的“污点”。


无论是之后英美硕士博士,还是在外企混得风生水起,还是赚得亿万身家,只要身边有人问“你是哪个学校的”、“学长你也是复旦的吗?”,那些年的噩梦便会浮现,仿佛被人戳中心经一般,因为


只要说出“外贸”两个字,就是低人一等,而且永远无法改变。


但是,毕竟在外贸待过三年(第四年基本不太去),谁不希望外贸好一点,不要让自己的历史太不堪呢?最近外贸“合并”商学院一事,


其本质,是上海商学院本科评估不及格,直接注销之,把招生名额转给上海外贸招生,这显然是一件好事。


上海外贸和上海商学院“撤二建一”之后,上海外贸几乎可以扩招一倍之多,虽然今后的录取分数线会有所下降,但对学校来说扩招带来的资源增加与实力增加是显而易见的,人多经费多、人多力量大,这当然是毫无疑问的好事;同时对社会来说,为上海的用人单位输送更多商科毕业生、让更多分数略低一些的考生学商科,给大家都多一个机会,这对上海社会也是一件好事。


对于目前在上海外贸和上海商学院就读的学生来说,虽然当年的高考分数差了60分甚至100分,但今后无论是读研究生,还是找工作,都是要笔试、面试的,无论是外贸的学生,还是商学院的学生,能通过笔试、面试就是能录取,不能通过笔试、面试就是不能录取,并没有什么不公平。


同时上海外贸学院本来在99%的企业招聘中就被归类为普通二本“垃圾”学校,只有无处不在的“歧视”,根本不存在什么优待,无论是外贸的学生,还是商学院的学生,本来就占不到“上海外贸”这四个字什么便宜。谁都是靠自己。


对于“合并”“撤二建一”一事,本来就是好事根本没有什么可反对的。唯一值得商榷的是,新校名“上海经贸大学”的英文名称能不能直译为


“Shangha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


简称“SHUEB”


这比简称“SUIBE”拼音“sui b”(脏话)、“SBS”=“sb的复数”(也是脏话)、“SHUBE”拼音“shu b”(还是脏话)都要文明一些,至少不是脏话。


最后,感谢上海外贸学院收留过一群失败者、倒霉蛋,在那些艰难岁月给过一群失败者、倒霉蛋一点点小小的空间(外贸学院由于级别低→经费少、建设标准低,图书馆和自习室十分紧张,每天都需要排队抢座位,想找个地方看看书真是痛苦不堪)反省自己、重建自己。


祝上海经贸大学越办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