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Vetements|时尚竟可以如此简单粗暴

Vetements|时尚竟可以如此简单粗暴

2021-02-28 09:21:40余欲



2016年,提到正在火爆中的品牌,即使你对时尚毫无兴趣,哪怕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你也一定听说了Vetements的名字。很多媒体都说,如果2015年是Gucci新设计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的大势之年,那毫无疑问,2016年绝对属于Vetements。

Vetements,法国时尚品牌,读音为vet-Mahn,法语中“衣服”(Clothes) 的意思,由Gvasalia兄弟Demna Gvasalia和Guram Gvasalia在2014年创立。现年35岁的Demna Gvasalia是品牌的总设计师,而Guram Gvasalia则是品牌的CEO。短短两年之间,他们的品牌已经在全球超过200家店有售,那些基础款的休闲装(像是普通的套头衫、DHL体恤、二手改良牛仔裤)虽然标价不菲,却都通通卖断货,预定量几乎占了很多店铺的90%。Demna Gvasalia继王大仁离开Balenciaga之后接棒Balenciaga的总设计师,更是让他们留恋在时尚版的头条。


Demna Gvasalia

Guram Gvasalia


Demna Gvasalia之前曾在Louis Vuitton做过两年高级设计师,分别在Marc Jacobs和Nicholas Ghesquiere手下工作,也在Maison Martin Margiela工作过四年。Demna毕业的学校,则是出了无数前卫设计师的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不过在采访中,Gvasalia说:“我选择这所学校是因为这是我唯一负担得起的大学,当时差不多500-600欧元一年。”出生于Georgia的他从小生活在苏联统治下,也就意味着从小他和朋友们全部都必须穿一样的衣服。离开Georgia之后,Gvasalia过了七年的“吉普赛生活”,而最后终于选择在德国定居,并被比利时的安特卫普设计学校录取。品牌除了两兄弟以外,剩下的几位都是Demna曾经读书和工作上认识的伙伴,是一群对时尚界的腐朽感到疲乏的艺术家,对整个时装界发起的一次逆袭。

Vetements的第一个系列在2014年巴黎秋冬时装周发布。设计师曾提到他们设计衣服的方式非常依赖直觉。通常同一时间所有人只设计一件衣服,如果在一件衣服上面花的时间超过了20分钟,就会立即取消掉它,因为这说明他们感觉不对。在一次采访中,Gvasalia曾这么说:“对我们而言没有什么工作时间,我们只是在玩。”


Vetements for Balenciaga


Demna的兄弟Guram提出了要将他们的设计商业化,他安排了showroom,带来了买家。所有Demna不能做的事都由Guram来做,制造商业广告,销售,营销。Guram在采访中说:“Demna非常富有创造性,而我很有分析头脑。Demna可以清楚知道年轻人想要什么,老人又想要什么,然后将产品设计得非常原始。而我可以看着他的设计思考,谁会来买,谁来付钱,谁将穿它。”

Vetements虽然样式简单,价格却贵得吓人。一件oversize的套头衫甚至会买到1215美金,一条迷你牛仔裙要卖1160美金,很多外套都是1000美金以上。而这也让他们吸引了很多追求潮流的年轻富人,这群人自然也成为了品牌最好的代言人。


很多大牌的时尚媒体都将Vetements评论为是如今无聊的时尚产业中的一股新鲜空气,而他们的销量也的确证明了这句话。不过正因如此,Vetements也成为了备受争议的品牌,一件DHL的T-shirt真的值330美金吗?一件重构的Levi's牛仔裤真的能够卖到上千美金吗?

Man Repeller做过这样刻薄的比喻,能够理解在现实生活中洗盘子的人想将自己打扮成一个贵族,但谁会花大价钱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洗盘子的?

不过同样的,这样的高价钱却给了这些“平民款”不一样的身份。虽然价格看起来不合理,却给了任何等级的穿着者随时穿着这些平民休闲服出街的理由。“在过去,你能仅仅因为天气冷就穿着运动衫去时装周吗?不能想象,现在你却可以了,因为它们很贵。”

其实Demna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每一天的日常生活。去年秋天的男装秀,第一个走出来的模特儿身穿的那件DHL的T-shirt看似和巴黎时装周如此的不搭,却瞬间成为了超级爆款。今年一月开始售卖以后,所有店即刻售罄。有的评论者说,这件卖到185欧元的黄色T-shirt在DHL自己的网站上几乎相同的样式只需要4.5欧。

模特儿,时尚博士,造型师,摄影师纷纷穿上了这件DHL黄色短袖,俨然成了一种时尚现象。而DHL的主席Ken Allen在三月也被拍到了身穿Vetements的这件衣服。

它的流行速度之快,价格之贵,立马引发了无数的评论。至今为止,这件大黄衣也算得上是今年时尚界最大的“新闻”。而Demna本人怎么说呢?他在巴黎的一次采访中提到:“我们的灵感都是每天的日常生活。DHL是我们办公室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我们用它来邮寄样品、材料、报告,这件T-shirt每天都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除了设计以外,Vetements在销售上的特立独行绝对也是品牌在短时间内爆红的一大原因,而今年在英国版Vogue的采访中,他们具体谈了自己的“经营之道”。


-饥饿营销-

和其他品牌相比,Vetements有相当高的正价售卖率,而Gvasalia在采访中提到,这完全得益于他们对于供给和需求这个简单法则的运用。“时尚行业的很多商人常常会忽略这个最简单的经商之道。我会在每一季季末去店里逛逛,看看打折的商品。如果有不少打折品,那说明供给大于了需求,因此我们就得调整我们的供给曲线。如果我们认为某个店对于销量的看法过于乐观,我们甚至会减少他们的订单量。因为如果你卖的衣服少于来买的人,说明你卖光了,但如果你多生产了一件,则意味着你必须得打折。”

Vetements的销售有一个原则,绝不会再生产已经出过的款式(除了那件爆红的价值800美金的套头衫)。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训练自己的客户了解品牌的每件单品都会在正价时候就卖光。也正因如此,很多店客人的预定量竟然达到总订单量的90%。

至于设计的样式为何如此“引人注目”,Gvasalia说到因为品牌的目的在于用上乘的材料生产那些尽量简单的款式,让人们穿上以后可以移动,可以旅游,反应“今天的现实”。

他们曾经还表示过生产太多衣服对于环境和灵魂都是一种伤害,一个人并不需要太多件衣服。正因如此,他们也被视为时尚界的“反时尚”代表。



-不走寻常路,不随时装周-

Gvasalia在采访中提到:“大部分的品牌将它们70%-80%的预算都放到了早春和早秋系列,而我们却集中火力在我们的春夏和秋冬主系列。分成那么多系列根本没什么意义。”不同于巴黎时装周每年在3月和10月走秀,Vetements选择在1月和6月走秀。因为这样做的话,衣服上架的时间就有整整6个月,而不是仅仅两个月,这样他们可以被正价售出的机会就更高了。



-关于成衣定制-

7月3日,Vetements第一次作为受邀设计师参加巴黎定制时装周。但不同于其他豪华精致的定制设计,Vetements宣布他们只会做简单的衣服,“那些看起来简单,实则复杂的衣服,甚至包括牛仔裤。”Gvasalia提到:“成衣定制的定义已经超过70年没有改变了。”而没有刺绣和亮片的他们,显然是定制秀场上的另类。

而在这季的走秀上,Vetements和多达17个品牌进行了合作,当中包括Levi's, Hanes, Reebok, Juicy Couture, Brioni, Manolo Blahnik, Canada Goose, Champion, Church's, Dr. Martens以及Mackintosh。 Vetements选出这些品牌的代表作,再将它们重新制造。Demna对Blahnik先生说:“我们也许会水洗、煮、甚至烧这些鞋子,你Ok吗?”而Blahnik回答:“Please!”

Vetements在最初拿到这些品牌的产品时,会将它们剪开,寄回去。这时候他们往往会得到邮件写着:“发生了什么?”但最终,这些品牌都同意和Vetements合作,任凭他们在自家的当家款上任意发挥。而Demna和Guram也充分表示了对这些合作伙伴的尊重:“这一季,Vetements就像是胶水一样,将所有的牌子粘在一起。”




-保持自己的态度-

“我们坚持解构和重构主义”,Gvasalia提到,品牌不会就细节设计做更多了。“很快的,你将会从人人口中谈论的牌子变成大家都厌倦的牌子。我个人认为自己在这个行业也会有过气的一天,也许十年之后我就进入酒店行业了。”


如今,火红的Vetements已经得到了不少投资,终于从只有4个人在卧室里工作的团队发展到了有25人,且有自己的Studio和办公室的团队。团队里他们有自家的画室、打版师,以及发展小组。

“终于,我们可以用DHL的Express来寄东西了!”


Street Snaps: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