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穿得越丑反而越时尚,是VETEMENTS 在搞事情?

穿得越丑反而越时尚,是VETEMENTS 在搞事情?

2020-07-27 11:49:28NOWRE


或许你会觉得,现在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迟(ruò)钝( zhì)…因为全世界都已经知道,就是 VETEMENTS (或 Demna Gvasalia )在搞事情 ,所以… 


今天就到这了…


Demna Gvasalia(图片来源:Google)


呵呵,如果套路这么快就崩掉的话,我大概明天就得离开这家公司了吧。所以,答案并不!只!是!上面那个(或那位)。


(图片来源:vetements_official/instagram)


不只?在把“以丑作美”普渡众生的任务上,还有谁和 VETEMENTS 在一起搞事情?蛛丝马迹,就藏在 VETEMENTS 的秀里…


Lotta Volkova(图片来源:Google)


细心的你,应该会发现好几季的走秀里面,这幅面孔都是定番出现的。嗯, Demna Gvasalia 不是唯一搞事情的人,这位定番模特也是,她的实际身份,就是 VETEMENTS 的造型师 — Lotta Volkova 。


《VOGUE》对她的形容(图片来源:VOGUE)


在审美标准还是在审美的当时, VETEMENTS 的出现难免令时尚达人有种错觉,这牌子简直是在搅屎一样。但令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后来知名时尚杂志 《VOGUE》 对 Lotta Volkova 的形容 — Making Bad Taste Look So Good ,肯定了“以丑作美”的新审美标…不对,审丑标准。


(图片来源:Google)


这杂志在圈里够权威了吧?这一下,简直为 VETEMENTS “以丑作美”的审丑标准带了一波助攻,还指名道姓地钦点了 Lotta Volkova ,更长篇大论地介绍了一番… 


Demna Gvasalia 你们应该够了解了,Lotta Volkova 呢?




一个同样经历苏联时期的俄罗斯女生

为好友 Gosha 出镜拍摄(图片来源:Google)


像 Demna Gvasalia 和 Gosha 两位设计界新星一样,Lotta Volkova 同样经历过苏联时期。 


我们曾经在 Gosha 的一篇文章里提到过,生活在 gòng chán 主义的苏联时期,很大程度意味着你就是一个齿轮罢了。人们虽然不至于在温饱线上挣扎,也有特定的工作职业,但关于生活起居上的一切,必须听“导演”的,按剧本来走。至于时尚是何方神圣这种问题,大概就是人(sū)类(lián)的未解之谜吧


90 年代的 Vladivostok(图片来源:Lotta Volkova/ W Magazine)


但 Lotta Volkova 是幸运的,从其他苏联孩子看来,绝对是“猥琐发育”了。这全因为她居住在俄罗斯远东最大港口城市 Vladivostok ,以及爸爸是一名货船船长的关系。 


大部分的人可能连可口可乐都没见过,但她已经在感受来自西方国家的音乐、身上穿着资本主义的服饰,至少,是知道可口可乐长着什么样吧。


15 岁的 Lotta Volkova,俄罗斯小孩来说,这身已经很狂了(图片来源:Lotta Volkova/ W Magazine)


“我爸爸到访世界各地,给我带来了音乐、衣服,甚至是 Tina Turner (美国歌手)的录影带,Depeche Mode ( 80 年代英国电子音乐乐队)的录音带…” Volkova 在 《W MAGAZINE》讲述她的童年回忆。


Led Zeppelin(图片来源:Rock)


“在苏联时期,我妈给我取了个名字,叫 Whole Lotta Love…”,看似是无厘头的一个外号,但里头其实是藏着一些什么梗。《Whole Lotta Love》是英国 60 年代末的重金属摇滚乐团 Led Zeppelin 的一首歌…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苏联时期、住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妈妈,竟然会知道 Led Zeppelin 以及他们的歌… 


如果说 Volkova 的爸爸为她带来物质补给的话,那她妈妈应该就是为她打通任督二脉的那位世外高人了。


(图片来源:Lotta Volkova/ W Magazine)


“我妈妈对我的影响很大,她告诉我到底什么是时尚、音乐和艺术之余,也教会了我如何摆脱路人的形象,变得与别不同。她很喜欢朋克音乐和 Vivienne Westwood,对我来说,她简直就是我人生里的先锋。”在苏联解体之后,她妈妈应该就是当地第一批穿上 Alexander McQueen 和 Vivienne Westwood 的人,而她们家里也偷偷接通了西方国家的电视信号,不夸张地说一句,大概就像我们栏目「墙外世界」那般精彩吧(呵呵)...




“审丑标准”,启发自电视节目?

英国 channel 4 深夜娱乐节目《Eurotrash》


你可能怎么也想不到, Volkova 的时尚品味就是来自这部电视机,启发自英国一档深夜娱乐节目 —《Eurotrash》。 


反正主持人就是这画风…


主持人的奇装异服,对这个刚解封的国度来说,简直像外星人般的新奇(节目在 93 年开始,苏联才刚刚解体不久)。“我看到 Jean Paul Gaultier (主持人)裸体并乔装成一棵树,采访另一个同样裸体的人,这太 tm 有趣了…”(你要是 93 年看到这样的节目,我相信也能打开你的小宇宙) 


另外就是,节目还经常讨论中欧和西欧的各种不寻常的话题…


再感受一下…(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就像法国前第一夫人 Carla Bruni (年轻时是名模),在 96 年的时候也受访于这节目,不过不是谈什么正经话题,而是类似“Do u like my txttxes…?”以及《Hot!International Love and Sex in 7 Languages(中文翻译请自行脑补)》等等的话题。重点是,一个当时只有 10 来岁的俄罗斯小妹妹,已经在看这些被列为是“家长指引”的节目,导致…


Volkova 之日常…画风也不是那么容易看懂(Lotta Volkova / instagram)


形成出她现在对时尚的“审丑标准”。很直接的反映是,你可以看看 Volkova 的 Instagram ,几乎都被那些另类、无厘头以及敏感的话题图片填得满满的,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版本的《Eurotrash》。


(图片来源:Google)


除了这些,另一方面就是环境的影响。 


苏联的解体对她们这一代来说,是大量外来文化和资本主义的乱入。所以,还是我们之前在 Gosha 一文中聊到的那个问题:对那时的俄罗斯人来说,什么都是新奇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渴望去搞一件 adidas 三道杠外套或者 Levi’s 的牛仔裤,尽管是假货也不介意(或者根本就不知道)。


…无法配文(图片来源:Google)


在对西方世界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除了各种没见过的服装品牌以外,夜店、毒品以及各种西方青年文化同时涌入了俄罗斯。不像现在有互联网的日子,你坐在家里也可以知道大洋彼岸的同龄人都在搞着什么事情,在几乎没有适应期的环境底下,俄罗斯特有的“坏品味”(Bad Taste)也逐渐形成。 


Volkova 就把这些“坏品味”渗透到 VETEMENTS 里面,展开那些视丑为美的造型。



“(VETEMENTS 的)衣服挺好的,就是造型方面有点衰…” — Lotta Volkova

VETEMENTS 2015 春夏,第一个季度(图片来源:theFashionSpot)


这是 Volkova 预览 VETEMENTS 第一个季度系列时给出的评价,因此,Demna 就邀请了她为 VETEMENTS 负责造型,尽管开始时没有薪水,但 Volkova 还是去了,还当上了模特。


(图片来源:francois goize photographer )


当然,Volkova 在 VETEMENTS 里不只是负责造型,她甚至和 Demna 一起为季度系列定立方向及形式,有时候还细致到一些细节之上:“ VETEMENTS 是个关乎于态度的品牌,我们尝试把一些情绪融合到(系列的)整体感觉及衣服轮廓上去展现。


(图片来源:The Corner Berlin)


VETEMENTS 的造型,对不少人来说可能就是袖子长一点、版型大一点的下坠型颓废感,但实际上,这样的造型很多都是来自欧洲地区的 stereotypes (既定形象)以及衍生亚文化,看上去确实不像普遍时装品牌的传统审美标准,甚至可以说…有点土吧。例如…


VETEMENTS 第二季里,Volkova 也以模特身份走秀(图片来源:Google)


在 VETEMENTS 刚刚出来第二季走秀, Volkova 身上穿的就是一件剪接而成的 Jumper ,在法国生活的人应该会蛮熟悉的,毕竟这是来自法国消防员的制服,而造型方面,当然也是在向消防员靠拢了。


之前搞过的事情…(图片来源:Google)


当然了,你们熟悉的 DHL 和 IKEA ,都是差不多的 stereotypes ,甚至在 2017 的秋冬走秀上, VETEMENTS 索性直接采用 stereotypes 为季度主题,全部形象均来自地方文化下的既定造型,这个我们在之前的文章有介绍过的,戳这里可以顺便回顾一下。


VETEMENTS 2017 秋冬季度走秀 (图片来源:GQ)


在这些造型里面,几乎都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坏品味”,在把“以丑为美”发扬光大的这件事上,除了 Demna ,Lotta Volkova 应该是最不遗余力的那个了。况且…


巴黎世家 2017 广告大片


《Re-Edition》


《DAZED》(以上图片来源:LottaVolkova / instagram)


不单是 VETEMENTS ,Volkova 还长期为巴黎世家以及不少时尚品牌及杂志大片担纲造型一职(真的不是在吹,刚好之前也写过一关于 Volkova 负责造型的品牌…),但基本上…


为 Wendy Jim 负责系列造型(chantaltv / instagram | manyofthem / instagram)


感觉都是一致的“美(chǒu)”,这点很稳。




但有趣的是, Demna Gvasalia 在最近的 WWD 访问里称:“东欧(元素)对我来说已经整段垮掉了…”


(图片来源:VOGUE)


而在前几天《VOGUE》的访问上,Demna 也宣布 VETEMENTS 决定暂时不再举办时装秀了,原因是因为他觉得在场有 80% 的人都在拍照、拍视频,实在太浪了…所以,在马上要举办的巴黎时装周里,VETEMENTS 只会设立一个不对外开放的 Showroom,大概就只有买手和少部分行业从业者能看到吧。这也意味着,大概只有等正式的造型照推出,才能再次看到 Lotta Volkova 的造型创意了。 


虽然 Demna 说东欧时尚已经垮掉了,但在人们看来,VETEMENTS 已经成功颠覆(或者破坏)了现有的时尚审美体系,但 Demna 却说自己很讨厌这个词(另一个则是 “cool” ),坚持 VETEMENTS 并没有刻意搞事情,只是追随着 VETEMENTS 本有的态度而已,是大家误会了。


(图片来源:LottaVolkova / instagram)


这么一说,又让我想起了去年《032c》对 Lotta Volkova 发起的一个问题:你觉得未来的时尚是…? 


她的回答并不是什么青年文化、东欧时尚之类的,而是:“有态度的。” 


嗯,这倆,果然是一起来搞事情的…


(图片来源:vetements_official / instagram)


最后再说个事,那些在秀上经常玩手机的人终于“启发”了 Demna ,所以他决定很快就要关闭他的社交账号了,可惜具体没说是什么社交账号,我相信你不会希望是 VETEMENTS 的。 


而我始终相信,这只是搞(另一桩)事情的又一个开始而已…



编辑:DntSay.LeeD.WthMe

回复“名下无虚”查看往期内容


其他精彩内容

点击以下图片查看

名下无虚 VOL.51 | 几十万人为看他们的展排队,冠希也是其中之一


名下无虚 VOL.50 | 一手引领“机能服热潮”的这位,你了解吗?


名下无虚 VOL.49 | 她是巴黎世家的顾问,也自称是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