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推荐排行 >《手可摘星辰》作者:临渊鱼儿 txt下载已完结在线阅读

《手可摘星辰》作者:临渊鱼儿 txt下载已完结在线阅读

2022-05-14 14:12:44初吻如书

文案 


1、周星辰是小有名气的漫画家,某天发现微博粉丝忽然涨了10万,顺藤摸瓜,原来是编辑帮忙申请开通个人认证时,不小心把某位大神@上了。

而正主也在第一时间转发了认证微博。

傅衡光:确认是我家小星星。

粉丝评论的队形排得很整齐:“我这是……误入男神的JQ现场了吗?”


2、蜡像馆。

周星辰站在傅衡光的蜡像前,趁四顾无人,对“他”做了一直以来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她亲上去,发现那唇温软,且触感真实,睁眼就撞入一道带着淡笑的视线。

她整个人都懵了。

“蜡像”不仅会笑,还搂住她肩,压低声音喊她:“宝宝。”


3、很久很久之后,那颗星星终于落到他掌心。 


注:谢谢唐追大人的封面~日更,有事会请假。背景架空,YY之作,请勿考究。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衡光、周星辰 ┃ 配角:阮明辉、梅玖、梅溪光、傅雪迎 ┃ 其它:



☆、第一章


    银河在天,星海之上。

  彼时,整个宇宙还换不来一颗红豆,

  往后,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和永恒。

  《手可摘星辰》之《我想摘你1》/临渊鱼儿    

  第一章

  平安夜。

  将暮未暮时分,头顶繁星点点。

  周星辰站在一棵圣诞树下,草丛里的星星灯在她脚边一闪一闪的,她低头把半张脸藏进围巾,又跺跺脚,往微信群里丢了条消息——

  “被室友临时放鸽子,在电影院门口冻成汪。”

  四周人声鼎沸,大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只有她孤零零一人,看着好不醒目。周星辰却似乎浑然不觉,等了几分钟,终于等来叫号,顺利领到了一杯红豆奶茶。

  她戳开来喝了两口,感觉身体慢慢回暖,这才重新摸出手机,微信里多了两条新消息。

  溪光:可怜的小星星,来,哥哥摸摸头。

  溪光:不过,就算是狗,你一定也是冻得最美的那只噢!

  周星辰翻找出“囧”的表情,还没发出去,他又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点开。

  长达五秒钟、带着“不怀好意”的梅溪光专属笑声。

  她刚听完,那边又追过来新消息:叫两声给哥哥听听。

  她撇嘴笑,这么大人了,幼不幼稚。

  溪光:不逗你玩了,在哪个电影院呢?

  周星辰直接把电影票拍照传上去。

  他回复很快:“我就在南陵市啊,要不是待会有个重要会议,我就过去找你了。”

  “没事,你忙正事要紧。”

  收好手机,周星辰提前十分钟进了影院,刚进七号厅的门,险些吓一跳,她知道这部电影很热,但没想到……入座率这么高。

  她找到位子坐下,略略环视一圈,果然,除了旁边这个原本属于室友夏天的位置,其他都坐满了。

  不是说都上映快半个月了?

  后面女孩和同伴的对话解开她的疑惑。

  “你这是第几刷了?”

  “五刷,你呢?”

  “七刷!”女孩压低声音,“除了首刷,后面我都是冲片尾曲和彩蛋来的。”

  同伴激烈附和:“我也是我也是!看完片子再听男神的歌,简直不要太有感觉!”

  听到这里,周星辰抿抿唇。好吧,她承认,其实自己也是奔着片尾曲来的。

  咦,还有彩蛋?

  是和他有关的吗?

  她的心忽然“砰砰”跳快两下。

  电影快开场,大家安静下来,咖啡和爆米花的香味飘在鼻尖,周星辰呼出一口气,还是没忍住拿出手机。

  划开屏幕,她白皙的五指虚拢着一团光亮,点开微信页面,一直滑到最底,看着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头像,指尖微顿——

  都过去这么久了,他还用着自己当初随手涂鸦的头像,会不会是没刷新的缘故?

  她急忙点进去,头像还是没变,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在心底丛生。

  此时,他还在大洋彼岸,那么远的距离……

  有个声音冒出来怂恿她:今天是平安夜,给他发条信息,就当做是普通朋友间的问候。

  应该……没关系的吧?

  删删减减,最后只留了“平安夜快乐”,然而,五个字黏在指尖,迟迟不肯发出去。

  最后,她退出页面,几秒后,“傅衡光”取代原先的“衡光哥哥”出现在备注栏。

  这个人,她永远没有办法当做普通朋友去对待。

  电影开始了,第一帧画面出现在大屏幕上。

  周星辰游走的心神一下被抓过去。

  《裂锦风华》的高口碑高排片高票房,除了片尾曲和彩蛋的噱头,剧情和制作也是功不可没啊,何况还有老戏骨撑台,颜值和演技双在线……

  想不红都难吧。

  周星辰全然沉浸其中。

  帝后大婚,十里红妆。

  洞房花烛夜,红烛燃燃。

  檀木大床轻晃,男人的刚硬覆上女人的柔软,唇齿相依,肌肤相亲,龙凤呈祥。

  托高科技的福,画质音质都太好,如身临其境。

  周星辰只觉得空气仿佛都烧着了,烫得人耳根发红,前排的那对情侣,早已情难自已地拥在一块,吻得难舍难分。

  她还分心去想:现在影片的过审尺度……都放这么宽了?

  幸好画面只持续了十几秒,镜头就转到了窗外挂在树梢的那轮满月上,可刚刚那一幕所带来的震撼,又岂能是如雁过般无痕?

  周星辰有些唇干舌燥,下意识想去拿奶茶喝,不料有人把它递到了手边,她侧头,看清坐在旁边的人,惊喜道:“溪光,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还有会议?

  看来,将近二十年的交情不是水打来的。

  不过,两人也有差不多一个月没见面了。

  男人微微舒展身体,从这个角度,只看得到他如刻般的侧脸,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她不敢多看,因为总是很轻易就通过他想到另一张脸。

  他们两个人是双胞胎,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轮廓。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她一点都没察觉身边空位坐了人。

  “刚到。”其实是坐好一会了。

  周星辰“噢”一声。

  是错觉吗?怎么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这种场合不便说太多话,她只好咬住吸管,吸上来几颗软糯红豆,轻咬后,一股甜香在齿间漫开。

  奶茶喝得快见底时,电影也不知不觉来到尾声。

  历经波折的帝后两人终于在漫天硝烟的战场重逢,穿着染血盔甲的英俊男人慢慢走过来,女人已是泪流满面,他朝她伸出手:“皇后,我来接你回家。”

  洗尽铅华,尘埃落定。

  往昔的画面重现,在最抓人眼泪的时刻,片尾曲也无缝衔接地飘起来,诉尽——

  初见时的怦然和欢快,洞房时的缠绵,战时的肃杀,重逢后泉水涌破春草的欢喜……

  温柔与激烈,收放自如。

  电影已经结束,竟没有一个人离座,直到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

  穿着白衬衫的男生坐在钢琴前,只露出侧脸,眉眼专注。

  接着又出现一道稍显低沉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傅衡光。”

  全场沸腾。周星辰却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好几个女孩控制不住地尖叫,“啊啊!我衡神!”

  “侧、脸、杀!”

  “太幸福了我的耳朵!”

  还有人夸张地对着照片表白。

  周星辰屏住呼吸,紧盯着那张照片,怎么会?制作方是从哪里找到的?这明明是她的私人珍藏啊。

  照片是她拍的,在五年前,当时她才十七岁。

  无忧无虑,喜欢一个人还要藏在日记本里的年纪。

  “走吧。”

  旁边的男人起身,顺便拿起她的空奶茶杯,周星辰回过神,轻扯住他袖子,“把围巾裹上吧。”

  毕竟顶着一张和傅衡光一样的脸,周围又大都是他粉丝,恐怕还没出门呢,就被人团团围住了。

  他视线落在她手上:“嗯。”

  羊绒围巾先前被她搂在怀里,还带着余温,隐约还能闻到淡香,他难得怔了一瞬,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扬起唇角。

  有了围巾的遮挡,两人顺利出来,走在街上。

  路过一家家人满为患的饭店和餐厅,周星辰这才想起来问:“吃过饭了吗?”

  他摇摇头,眸子在灯光映衬下显得格外清亮。

  她似乎又看见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咬住下唇,低头去看手机,今天日子特殊,恐怕订不到空位了。

  余光瞥到街角某个冷清的位置,乍然转喜:“溪光,要吃烤番薯吗?”

  他可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到时回了酒店还可以补夜宵,而且,她也有些……馋了。

  “好,”他点头,“我去买。”

  周星辰站在原地,看他走过去,他走得不疾不徐,背影看着倒是有一种玉树临风的味道。

  她“噗”的一声笑了。

  虽然梅溪光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人长得是很帅,但两人太熟了,彼此的性格都摸得门儿清,怎么会觉得他和这个成语沾边呢?

  守摊的大爷从炉子后面探出头来,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对方喜不自胜,连连点头,笑得眼角褶子深深。

  鼻尖微凉。她抬手摸了摸,下雪了。

  今年的初雪,落在平安夜,落在她手心。

  来得比往年迟了。

  去买番薯的人却回来得很快,周星辰看一眼他手里拎的袋子,又看看佝偻着腰准备收摊回家休息的大爷,瞬间明白过来,他把剩下的烤番薯全买了。

  怪不得……

  “这么多,我们吃得完吗?”她说话呵出来的热气,被风轻轻一吹,很快如棉絮般散了。

  “先吃着吧。”

  两人在广场边找了张长椅坐下。

  寒冷冬夜,捧着热乎乎的番薯,咬上一口,又香又甜。

  周星辰递给他一张湿巾,很家常地问起:“准备在这儿待多少天?”

  他笑了下:“还不一定。”

  感冒了?怎么声音听着有些哑?

  她偏过头,看到他眼下的青色和无法掩饰的倦意,语气关切:“最近很忙吗?你看起来很累,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啊。”

  “嗯。”

  项目连着熬了三个通宵,又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风尘仆仆赶到南陵市,身体确实有些吃不消了。

  “过得还好吗?”

  “挺好的。”周星辰应着,心里却擂起小鼓,这语气听着……不像梅溪光啊!

  念头一起,同时,手机亮了起来,来自梅溪光的信息。

  等等!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见过眼前的“梅溪光”拿起手机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点开微信。

  溪光:散场了吗?我还被那帮老家伙缠着,没办法过去接你了,自己一个人回学校注意安全。

  他还在开会?

  那么此时坐在自己旁边的,又是何方神……

  “傅衡光!”

  作者有话要说:  我带着星光夫妇肥来啦,你们呢?

  老规矩:1、前十章无限量红包掉落。2、完结后以冒泡频率选6个童鞋各送出一本特签书。

  青梅竹马,甜文无虐。

  太久不见,来陪我唠嗑唠嗑吧,还有,记得随手收藏一下哈~

  注:篇头引语改自——《情歌》“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田中芳树“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第二章


  第二章

  溪光还在开会?

  那么此时坐在自己旁边的,又是何方神……

  “傅衡光!”    

  周星辰脑子先是一片空白,惊和喜激烈碰撞,像暗夜里簇簇绽开的烟花,思绪也仿佛被炸上外太空,直到耳边响起一声带着戏谑的轻笑——

  “还以为你连我名字都记不得了。”

  怎么可能?!

  然而,此时,她根本没办法回答他,愣愣地把剥好的番薯一股脑塞进嘴里,借着咀嚼的空隙,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雪如果下得大些就好了。

  傅衡光看她鼓起双颊,小松鼠似的一动一动,那双乌黑眸子也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笑意被压在最深处,缓而慢地翻涌。

  他忽然觉得,一切都值了。

  “傻了?”他哼笑着,轻拍两下膝盖,颇有感慨,“看来本少爷魅力不减当年啊。”

  周星辰:“……”

  他居然还拿手在她眼前晃,好想拍掉。

  尽管那手修长而骨节分明,看着很是养眼。

  她承认自己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对阔别四年后的重逢,还能以这般轻松的心态面对,毕竟当初……两人闹得挺不愉快的。

  还记得那时,他们约好上山看星星,谁知她换完衣服出来时,竟撞见他捧着自己的涂鸦本看,上面随意勾画的都是难以言说的少女心事,哪怕知道他是无意,但还是觉得难堪。

  何况,那些都是和他有关的秘密。

  她又羞又气,一把将本子抢过来,压在砰砰乱跳的胸口,记不清具体说了什么话,以往总会忍让她的人脸色一瞬冷了下来,甚至还咄咄逼人。

  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傅衡光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

  他也冷笑,扔下一句:“彼此彼此。”摔门而去,背影似乎还夹带着通天的怒气。

  再后来,他就出国了。整整四年,没有回过一次。

  周星辰至今也没想明白,当年那场不欢而散到底是什么缘由。此刻当事人就在眼前,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问。

  重逢除了寒暄,提起其他会显得生硬,连笑容都很勉强。

  两小无猜,几乎形影不离,共有过一段纯真时光,被他无缘无故不闻不问的那些年,就算嘴上不说,她心底多少也会觉得委屈。

  雪花钻进发里,一片又一片。

  周星辰打了个哆嗦,颈间一暖,围巾裹了上来,微凉的指腹划过肌肤,快得像幻觉,她眨了眨眼。

  傅衡光站在对面,身姿挺拔,不知想说什么,还没出声就偏过头去打了个喷嚏。

  天真的太冷了。

  等他缓过来,周星辰才慢半拍地问:“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他点头。

  “你订好酒店了吗?”

  “嗯。”他的声音带上了鼻音。

  周星辰赶紧拿出手机叫车,几分钟后,白色车子出现了,她有些迟疑地上前,观察一会,这才把食指放在车窗中心的感应器上。

  “叮”一声,后座车门自动开启。

  这是一部无人驾驶的汽车。

  接近21世纪中叶,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人工智能、基因工程和量子物理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突破,新事物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不过,这款无人驾驶汽车上个月才开始推行试点,她也是第一次坐。

  “美丽的女士,您好。我是Rbdr003,很高兴为您服务。”

  周星辰:“……你好。”

  两种笑声几乎同时出现。

  看她一脸认真打招呼的样子,傅衡光没忍住,笑了。

  另一个笑声来自……003。

  周星辰惊讶,这么人性化?

  “请输入您要前往的地址。”

  要……怎么输?她环顾一周,没找到可以输入的地方啊。

  傅衡光轻咳一声:“南陵大学东校门。”

  他话声刚落,驾驶座前的小屏幕上闪现蓝光,眨眼间就搜索出了目的地和最佳驾驶路线:“请再次确认您的地址,南陵大学东校门,林鸣路33号……”

  周星辰刚偏头,他仿佛早已洞察她心思:“先送你回学校,我再去酒店。”顺便给系统回了个“确认”。

  车子开始启动,平稳地在街上前进。

  和外边的喧闹相比,车里显得格外安静。

  周星辰坐得笔直,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尽量管好眼角余光,不让它们乱瞥,她从车窗看出去,街边树下,成对的情侣,或拥抱或亲吻,好不亲密。

  肩上忽然一重。

  她立刻一动不敢动。

  靠在肩上的人呼吸平稳,她上车就摘了围巾,因而那温热气息无阻隔地徐徐喷在她颈上,带来一种异样的酥`麻。

  周星辰垂眸看去。

  原来男人的睫毛也可以这么长这么密啊,像两把小刷子,在她意识过来时,指尖已经挨了上去,又做贼心虚般,迅速缩了回来。

  快到学校了,系统感应到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车子在人行道前停了下来。

  随着这一停,周星辰感觉到什么柔软的东西轻压在颈边,那是?那不是……

  脸颊迅速升温,红晕漫过耳朵。

  这时,戴在左手上的银色圆表,也就是人体智能管家,“滴”的一声,她手忙脚乱去把它按掉。

  这动静自然把傅衡光弄醒了,他揉着太阳穴问:“我刚睡着了?”

  “嗯。”

  还有个声音和她的一起响起:“美丽的女士,刚刚检测到您的心率、血压分别是109和143mmHg,已高于正常值……”

  周星辰有些尴尬地抬手遮住眼睛。

  没想到啊,躲得开人体管家,躲不开003。

  ***

  二十分钟后,周星辰回到宿舍,其他两人都不在,本来约好一起看电影的夏天被导师捉回去改实验数据,有男朋友的冯婷婷估计是要在外面过夜了。

  虽然每个人都有独立房间,但男生还是谢绝入内的。

  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盯着桌面水杯发呆。

  满脑子都是傅衡光傅衡光。

  他笑的样子,他的声音,他的手,他的外套,他的气息……

  他真的回来了,不是梦吧?大前年、前年和去年的新年愿望竟在平安夜实现了?

  她又开始怀疑,这会不会是梅溪光开的玩笑,毕竟假扮他哥逗她这种事,他小时候就驾轻就熟了。

  忽然有种冲动想打电话去确认一下。

  刚摸出手机,一条新信息出现在屏幕。

  傅衡光:到酒店了。

  她:嗯,那你好好休息。晚安。

  傅衡光也回了个“晚安”,心知不会再有回复,却仍旧捏着手机,眸色深深,不知在想什么。

  好一会后,屏幕下方冒出一段文字,来自人体管家的健康报告——

  “21:10-21:30,心率、血压和肾上腺素出现异常波动……”

  他低笑出声。

  如果在车上那会,真的亲下去,小姑娘会不会被吓到?

  次日,周星辰早早来到研究所。

  她就读南陵大学,今年刚上研一,天文学专业。众所周知,南大的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是国内目前最大且唯一拥有天文学国家一级重点学科的天文院系。

  她也是南大招收的本专业八个研究生中,唯一的女生。

  物以稀为贵。

  姑娘长得漂亮不说,性格又好,一朵娇花就这样被困在实验室,起初几个男生还本着怜惜之心对她照顾有加,可慢慢相处下来,个个捶手顿足——

  这分明是一枚妥妥的女学霸,专业水平之高,甚至连助教都甘拜下风,哪里还需要额外关照?

  完全是自作多情了……好吗!

  冬日清晨的研究所,寂静无声。地面卧着一层薄雪,在阳光下泛起柔光。

  周星辰站在实验室门口,留意到旁边多了一棵半人高的圣诞树,树尖还挂了张图片,她抬头看一眼。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宇宙。”

  莫名觉得心口温热。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天文学专业?

  大概是,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宇宙更具吸引力的事物,它浩瀚又神秘,和想象力一样无边无际。它宽容一切猜测,无论对错,又善意留下线索和密码,等着无数热血的人前仆后继,将它的秘密解开。

  又或许和那个人看过许多场星星,想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时候在那里……

  和宇宙相比,人的一生不过沧海一粟,以短暂去守护永恒,也不算白来世上一遭。

  实验室里传来说话声,周星辰整理好情绪,推门进去。

  两个男生看到她,面露笑意:“星辰,早啊。”

  “早安,Merry Christmas。”

  她打完招呼,回到自己位置,看到桌面放了一小篮苹果,个头极大,芬芳扑鼻。

  大概能猜到是谁送的。

  “对了,星辰,”赵晖问,“你昨晚有看到七姐妹星团吗?”

  北半球冬季傍晚,天气晴好,夜空会出现美丽的星团,其中又以这七姐妹星团(昴星团)最为显眼,它们位于金牛座,共有3000多颗恒星,璀璨如蓝色钻石,普通人一般只能看到上面的7颗恒星,视力好的人会看到更多。

  周星辰点点头。

  另一个男生张会宁也凑过来:“你看到了几颗?”

  她想了想:“16颗。”

  两人异口同声:“啧啧,果然是祖师爷赏饭吃啊。”

  赵晖又说:“我看到9颗,会宁是11颗。”

  周星辰笑笑,其实她还知道更厉害的,那人可以看到七姐妹星团的20颗恒星,和当时的世界纪录齐平。 

  傅衡光。

  这个四岁就会背圆周率,心算能力强大到逆天的人,或许才是上天垂爱的那一个。

  事实证明,果然不能在白日里提人,连心里想都不行。

  她正处理着仙女系星座的光谱,傅衡光的信息就来了:

  “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好多熟面孔和新来的盆友,真好啊~

  因为是二代文,在时间设定上往前推了,所以会出现一些看起来新奇但现在已初具雏形的事物。

  本章重点:肾上腺素。

  感谢大家对星光夫妇的喜欢~继续掉落红包,和上章的今晚一起送出,么么哒!



☆、第三章


  第三章

  “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好啊。”

  周星辰抬眸看窗外,暖阳满天,雪霁后的天空蓝得没有一丝杂质,仿佛昨夜下的不是雪,而是朵朵白云落下来了。

  真美啊。

  傅衡光很快又来了信息,确认吃饭的地方,还告知会提前半小时过来接她。

  周星辰婉拒了。金陵酒店离学校不远,五分钟轻轨的路程,还有就是……电影上映以来,南大论坛关于他的高楼就盖了十几栋,可想而知他如果出现,将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可到底还是失算了。

  她回宿舍换了一身衣服,刚走出大门,迎面走来两个女生,神色激动地说着:

  “居然看到他真人,还拿到了签名!是圣诞老人显灵了吧!”

  “嘘,别声张。”另一个女生把食指放在唇边,“男神说要低调,低调。”

  “对对,低调,”同伴边说边拉住她:“好好走路啊,快撞树上去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也是!”

  周星辰眼皮忽然跳了一下,她加快脚步往外走,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那挺拔身影,他倚在车边低头签名,身旁还围着两个女生。

  不是说……不用过来吗?

  她站在原地,等女生们离开后,才慢慢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

  他把钢笔放回口袋:“来找你吃饭啊。”

  “愣着干什么,”他又打开副驾的门,“赶紧上车,不然待会想走都走不了。”

  眼见门口一群女生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周星辰迅速坐上去,关门,车子启动,汇入主道车流。

  不出十分钟,两人就到了金陵酒店。

  服务生将他们接引到包间门口,一脸的欲言又止。

  周星辰疑惑:“怎么了?”

  服务生有些拘谨地对她笑笑,又看向她旁边的男人:“我女朋友是你粉丝,能不能麻烦你给我签个名?”

  “没问题。”他很爽快地掏出钢笔,签下龙飞凤舞的“傅衡光”三个字。

  服务生道过谢,喜滋滋地走了。

  周星辰后知后觉他外套下穿着的是正式西装,还打了领带,像是刚从什么重要场合赶过来,她轻声喊了句:“傅衡光。”

  如果你很忙的话,不用特地找我吃饭的。

  不知是声音太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男人没有听到,依然径直往前走,见她没跟上来,这才回头,微微挑眉,“怎么不走了,光看着我就能管饱啊?”

  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自恋。

  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这种异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

  “傅衡光”推开门,和包间里的另一个傅衡光照镜子般打了个照面,双方都愣了一下,周星辰则是整个人都呆了,怎……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

  她又认错人了呗。

  “哥!”站门口的梅溪光惊喜极了,“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也不事先说一声。”

  “临时决定回来的。”

  梅溪光一把搂住他肩膀,两人拳头相碰,来了个兄弟式的见面礼。

  周星辰坐他们对面,手撑着下巴,这个看看,那个看看,脑子阵阵发蒙,又安慰自己,淡定淡定,反正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回发生。

  说来她的脸盲症应该是闺蜜傅雪迎传染的,作为双胞胎的小妹,傅雪迎很多时候也分不清哪个是大哥哪个是二哥。

  可如果两人凑在一块,还是多少有区别的。比如,梅溪光在熟人面前就是个话唠,天南地北什么话题都聊得开,有他在绝对不用担心会冷场,傅衡光则是话不密,看起来沉稳得多。

  服务生把菜上齐后,关上门出去了。

  吃到一半,傅衡光手机响了,他起身到外面接听。

  周星辰也跟着放下筷子,探身过去,一把扯住对面人的领带,咬牙控诉:“你又骗我!”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wo33038424】

 热门小说 尽在A彩红姑娘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   ↓ ↓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